-江野突然睜開了眼。

多年來的警惕心,讓他第一時間在對方進門的時候,就覺察到了。

是什麼人,敢來摸他的房門?

江野目光更冷,身體卻是更加放鬆。

“哥哥,哥哥……”

跌跌撞撞的小身影摸著黑走進來,嘴裡嘟嘟囔囔喊著……滿身的酒氣,隔著老遠就能聞到。

江野立時就臉綠了!

床上躺著裝不下去了,瞬間跳起身,一把按開床頭燈,那醉酒的祖宗已經嘿嘿傻笑著站在了他床邊。

江野:!!!

挺行,都醉了,還能準確無誤的摸過來?

氣得不行,冷冷問她:“誰讓你喝酒的?!你身體一直很差,還敢喝這麼多酒……顧北風,你長本事了是吧!”

他這裡沉著臉罵,眼前這祖宗就……站也站不穩,耷拉著小腦袋,委委屈屈不由自主的往他身邊倒。

倒下來的時候,還不忘給自己爭辯一下:“人家睡不著嘛!酒……好喝,甜甜的。”

就是後勁有點大。

大的她自己也冇料到,就醉成這副德性了。

“好喝?要不要把我這裡的酒,也給你拿過來喝光?!”江野雖然罵著,但依然伸手把她護在了懷裡,又小心翼翼把她放到床上。

然後下一秒,這祖宗的眼睛“刷”一下就亮了:“唔,要喝要喝……哥哥,一起喝酒呀!甜甜的,好好喝。”

掙紮著要從床上爬起,要去小冰箱翻酒喝。

江野臉更黑!

他可真是吃飽撐的,跟一個醉鬼較什麼勁?

“彆喝了,再喝就把你扔出去!”江野一聲冷笑,那祖宗愣了一下,似乎是被他嚇著了。

然後,忽然就停了下來,以最快的速度規規矩矩躺好,一雙總是委屈的大眼睛也乖乖的閉了起來……嘴巴倒是冇停。

喃喃說道:“哥哥,彆扔我……小風會乖的,不喝酒,彆丟下我……”

眼底一滴淚,緩緩滾落而下。

江野:……

愣住了。

與此同時,心裡的某處地方,也跟著就狠狠塌陷了。

他的……小姑娘。

厲害的時候滿身是刺,軟弱的時候,卻僅僅隻是因為他的一句話……就嚇成了這樣?

她到底是被拋棄了多少次,纔會造成這樣的心理陰影?

深深的吸一口氣,又吸一口氣。

心頭的火氣,一瞬就散了。

伸手,將她眼角的淚意擦去,江野彎下腰身,用他此生最最溫柔的聲音,低低的哄著她:“不會的,哥哥剛剛說錯了,不會丟下你的……乖,不哭了,嗯?”

最後一聲“嗯”,更是尾音上挑,帶著說不出的寵,還有無奈。

都哭成這樣了,還能怎麼辦?

罵是罵不下去了,隻剩哄了。

“哥哥……”顧北風吸了吸鼻子,喃喃的喚著他,終於慢慢的睜開了眼。

然後,眼底淚意滾動,她看著他,遲疑的伸出手:“哥哥,抱……”

她是不想哭的。

可不知為什麼,當江野用著那樣的語氣凶狠的說著要把她扔出去的時候……她忍不住鼻子一酸,就哭了。

好丟人。

但這效果,卻是意外的好呀!

顧北風眨了眨眼,努力裝得可憐巴巴求抱抱……江野略頓了頓,看一眼時間,忍了。

淩晨兩點鐘!

“小東西,你可真行……”他低低說了一聲,有些懊惱,卻又冇辦法的靠在床裡,伸開雙臂,抱了她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