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啪嗒。”

嘴裡的煙咬得有多快,掉的比這更快。

樓梯上,一身瀲灩的男人,帶著初醒的睡眼,正居高臨下看著她。

冇生氣,就那麼懶洋洋看著她。

顧北風心都揪緊了。

啊啊啊!

她手忙腳亂把落地的菸捲一腳踢到沙發下麵,打火機拿在手中“啪啪”的打著火苗,緊張的玩著。

臉上用力擠出一絲討好的笑,嘿嘿,嘿嘿的看向樓梯方向,慫得不行。“哥,哥哥……你不是睡了嗎?怎麼醒了?”

是她剛剛用的力道輕了,怎麼醒得這麼快?

江野:……

假裝冇看到她慌亂心虛的樣子。

點點頭道:“脖子有點疼,就醒了。”

有點疼?

嗬嗬!

這祖宗行啊,有事她是真敢上!

那捏他的一下,根本是發著狠勁呢!

要不是他警惕性高,真被她捏得一覺睡到明天去了。

從樓梯走下來,小東西已經討好的邁著兩條小短腿衝過來,哭唧唧的跟江野說:“哥哥……那個,你餓不餓?吃不吃飯?宋雷在做午飯,你想吃什麼,我讓他去做呀。”

一看就是心虛,這是放在這裡討好他呢!

看一眼時間,江野也頭疼的不行,拜她所賜,彆說覺冇睡好,脖子也疼了。

黑著臉道:“你挺行啊……”

“咳,不不不,不行。”

寶寶心裡慫,寶寶心裡苦,可寶寶不敢說啊!

寶寶想做點正事,你怎麼就醒得這麼快呢?

“好了,不吃飯了。時間有點來不及,下午的會馬上要開始了。”江野捏了捏這小祖宗的臉。

覺得……可真能惹禍。

當下,時間也是真的快來不及了。

江野起身,上樓洗澡換了衣服,就見剛剛惹禍的那祖宗,也跟著換了一身衣服,甚至還把頭髮紮了起來,換的衣服還是他身邊隨行人員的衣服。

目光略頓了頓:“想跟著去?”

“啊,對。”

小東西見被髮現了,索性也不藏了,小手拉著男人袖子,一臉討好的說,“哥哥,我好喜歡你呀,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那種……你要不帶著我去,萬一我心煩了,麻煩了,拆了誰家的牆頭,砸了誰家的玻璃,扭斷誰的脖子……這這這,這你不得還得費心撈我?”

江野:!!!

祖宗,你這麼野……行吧,也真不那顧家親生的。

吸一口氣,又吸一口氣,伸手拎了這小東西脖子往外走。

邊走邊繃著臉道:“安生些,彆惹禍,聽到冇有。”

“啊,聽到。”

等上了車,小東西跟江野先生坐在車後麵。

中間擋板升著。

江野低頭看著膝上放著的資料,小東西磨磨蹭蹭,磨磨蹭蹭的過去,小聲說道:“哥哥,要是有人欺負我,我可以還手不?”

江野捏了捏發疼的眉頭,伸手在她腦袋上呼啦一下:“乖。”

一隻棒棒糖遞給他。

小姑娘:……

默默的坐了回去。

哥哥這是啥意思?

車子到了A國內閣大院門口。

荷槍實彈的士-兵,在檢查了通行證之後,讓江野一行人進去。

“哥哥,我先下車。”

小姑娘眼睛一亮,看一眼中間的檔板,忽的伸手,拉過男人神聖而不容侵犯的高貴身姿,拉下他的脖子,吧唧一口,親到臉上:“哥哥,加油!”

話落,轉身要下車。

男人伸手,把她一把勾了回來,細細的吻落在她剛剛一直搗亂的紅唇上。

輕輕研磨,輕咬。

直到她哼哼唧唧,眼睛裡有了迷離水光……這才把她放開。

大手握著她的脖頸,親一下她的眉眼,又親一下她的唇,音色又低又啞,帶著壓不住的欲:“要是敢有人找你麻煩,打回去。”

他們家小祖宗,有這個本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