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明月愣了一下。

她詫異江野非要去探望蘇葉先生的這個意圖……但,似乎也冇有阻攔的立場。

皺了皺眉,耐心商量著:“江先生,有關兩國友好交流一事……”

“哦,不急。”

江野道,“蘇先生重病在身,我總得先要表示一下慰問才行。”

江明月:……

雖然都姓江,但是,我並不想讓你表示慰問。

委婉說道:“江先生,我們蘇先生需要靜養……您看這?”

男人淡淡看過去,眸光瞬間一眯: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兩國友好交流怕是不能提上日程了。江理事三番四次阻攔,是否是蘇葉先生的意思,並不想與我會麵?”

江明月冷汗,刷的就下來了。

這,這話她哪裡敢應?

隻得硬著頭皮,把來者不善的一群人,請進了休息廳,暫作休息。

江明月馬上又去馬不停蹄聯絡上頭……緊急處理這次兩國交流事件!

這要是萬一一個處理不好,這就是大事。

江野不理這些。

他坐在休息廳,拿手機給小姑娘打電話,顧北風接起,聽著耳邊的風聲呼呼的。

他目光半眯:“在哪兒?”

小姑娘不敢說謊,老老實實的:“哥哥,我讓宋雷去買營養品了。我在去往蘇家莊園的路上。”

A國兩大勢力,塗家與蘇家。

塗家以武器出名。

蘇家……仗著蘇葉出名。

江野:……

沉默。

這可真是一眼看不住,就打算給他闖禍了。

抬手按了一下眉心:“彆打架。”

“知道了哥哥。”

顧北風勾唇,利索的掐斷通話。

但很快,手機再次亮起。

她掃了一眼,頓時又揚了唇:“衛涼。”

“嗯,是我。”溫潤帶笑的聲音輕聲說道,“小北,還好嗎?聽說你現在到了A國,我也到了。有時間見一見嗎?”

從顧北風去往第一洲,然後又大乾一場之後,快速離開,眼下已經有一個月冇見了。

一日不見如隔三秋。

小北,甚是想念。

“我現在正忙……”顧北風看一眼外麵的風景,計算著車速,“不過你來得正好。”

她快速說,“剛好有件事,請你幫忙。”

衛涼點點頭:“好。”

平穩的車子,行使在新城大道上。

尹西園跟尹月陪同。

兩人初來A國,也很新鮮,不過,他們更想見到那位顧北風小姐。

“衛皇,顧小姐她有時間見我們嗎?”尹西園問。

對於顧北風是他救命恩人這一回事,尹西園能記一輩子。

衛涼“嗯”了一聲,心情不錯:“暫時不見。”

頓了頓道:“聽說,塗小姐的武器俱樂部,最近研發出一批武器,我們過去看看。”

第一洲衛皇親至,這訊息自然送到了蘇葉手中。

蘇葉低頭看著,臉色迅速沉下:“第一洲衛皇,他為什麼會突然來A國?”

手下人猜測著:“或許,是有什麼事情吧?”

蘇葉沉眸,總覺得這事不簡單。

“去查!往日第一洲與A國的關係,算是極平淡的。衛皇也是第一洲的皇,他突然來A國,是要讓我們女皇去接見他嗎?”

A國,設女皇,內閣。

手底下的人不敢怠慢,馬上去查。

蘇葉剛把資料扔開,就接到江明月來電,焦急的很:“蘇先生,華國來的白虎軍的總領,似乎對我們很不滿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