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周舟跳開,趕緊到一邊喘氣。

江野伸手,握著那姑娘砸出的拳頭,眼裡有了凝重:“寶兒?”

顧北風麵無表情,竟是絲毫不理被抓住的拳頭,拚著一抹狠勁,賠上胳膊折斷,也要殺了眼前這擋路的人!

雙足略頓,嬌小的身體猛的借力翻轉,淩空踢向江野。

江野怕她受傷,連忙放開她,向後退步!

砰!

重重一腳踹在江野胸口,江野悶哼一聲,喉嚨有一股血腥衝了上來,又狠狠壓下。

“小風!”

眼看第二拳又到眼前,江野一聲厲喝,竟然站立不動!

衝進來的風二嚇壞了,急聲大叫:“頭兒!”

周舟下意識衝過去,想抱住這發狂的小祖宗!

下一秒。

帶著淩厲殺氣的拳風,穩穩停在江野鼻子前。

拳頭與鼻子的距離,隻有微微的一毫米!

周舟:……

風二:!!!

臥槽槽槽,這他媽嚇死了。

大氣都不敢出,也更不敢上前,生怕萬一再刺激到了這位祖宗,又要出事。

“小風,你看看,是我,是哥哥……”

江野的聲音低低響起,帶著嬌寵,帶著心疼。

他慢慢的伸出手,大手輕輕握住這姑娘砸出的拳頭,輕輕移開自己的鼻尖。

聲音再度放軟:“小風,乖,不怕,哥哥來了……”

失去理智的小姑娘,眼底戾氣衝上又落下。

似乎在努力掙紮。

“小風,哥哥來了,哥哥帶你回家好不好?”江野輕柔的哄著。

慢慢的張開懷抱,小心翼翼的把她抱入懷中。

顧北風僵硬的身體漸漸變得鬆軟。

鼻間也隱隱有了熟悉的味道。

眼底血色緩緩褪去,她慢慢抬眼,看向一旁擔憂的周舟。

風一,風二。

然後,又慢慢的眨了眨眼,吸了吸鼻子,聲音啞啞的一聲:“哥哥……”

這一聲“哥哥”出口,所有人可算冷靜了下來。

周舟扯了唇,一屁股坐到地下,捂著自己被打到的臉說道:“祖宗,你可真狠啊!”

風一跟風二也鬆了口氣。

下一秒,已經恢複神智的小姑娘,卻忽然就在江野的懷中,軟軟的暈了過去。

“小風,小風!”

暈過去之前,耳邊響起的,是江野幾近失控的叫聲。

從冇見江野這麼慌亂過。

風一震驚的看著,連聲道:“頭兒,快,去醫院!”

“去醫院!”周舟也顧不得坐地休息了,立時翻身坐起,聯絡上外麵的黑龍,“出事了,馬上聯絡醫院!”

而至於蘇家莊園,留了赤膊大漢處理善後。

黑龍剛剛在監控中也看到了這邊的事情。

他沉著並迅速的指揮著那隻小蒼蠅回來,幾乎在同一時間,直接與塗景衍通話:“大公子,你還在醫院嗎?我朋友出事了,馬上過去。”

塗景衍:!!!

臉色冷沉的很。

他想說:你彆來。

但那邊很快中斷了通話,塗景衍咬了咬牙,想起這男人的朋友,也都是妹妹塗寶寶的朋友,硬是深吸一口氣,忍下了。

轉頭跟宋雷道:“你是華國人,為什麼要插手A國蘇家的事?這事情,冇有表麵上看起來的這麼簡單!”

是一場牽涉很廣的……博弈!

“我知道。但是……我們頭兒吩咐的,我也隻能照辦。”

宋雷說道。

與蘇研那邊的人去交談。

塗景衍:!!!

一個比一個麻煩!

轉身要去手術室,忽然又道:“你們的朋友,麻先生打來電話,說是有朋友出事了,一會兒就來醫院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