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不,這樣的想法不可取。”江野道,“我們是遵紀守法的人,該做的事情,已經幫他們做了。至於皇室跟警方怎麼處理……那就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。”

發生了這種事,想要全身而退?

冇那麼容易!

電話掛斷,風二已經開了車出去。

車載電腦連上剛剛皇宮裡的監控視頻……立時便看到了羅總管的那張臉。

以風二的身手,裝個監控還是賊容易的。

視頻中,蘇總管臉色很難看,似乎拿著手機在給誰打電話。

風二看了眼,說道:“頭兒,這件事情,他是不會報給女皇的。”

江野冇出聲。

報不報女皇,不是他能控製的。

到時候,直播一起,熱點衝上去……怕是女皇不知道都不可能。

至此,江野身為華國方麵的態度已經擺了出來:絕不容忍,絕不退步!

你都已經炸到我的眼皮底子了,難道還要讓我給你好臉嗎?

人命,要用血來償!

羅總管打不通蘇葉的電話,無奈之下,撥給了江明月,劈頭就問:“江理事,你們蘇先生在哪兒?女皇有事找他。”

江明月愣了一下,吃驚道:“羅總管,蘇先生已經去皇宮了。”

“什麼時候?”羅總管頓時覺得不妙。

“就,半小時前。說是女皇召見,蘇先生從醫院離開,去了皇宮。”

羅總管:……

臉色難看到了極點!

出事了,一定是出事了!

想到剛剛江野帶人直闖皇宮,卻一副冷靜沉著的樣……他腦袋疼得要死!

完了,這事壓不下去了,必須要報女皇知道。

視頻到這裡,便冇有了再看下去的必要。

風二把監控關掉:“頭兒,去醫院嗎?”

眼下這個時候,江野最想去的,是醫院。

塗氏私人醫院,顧北風做了最全麵的全身檢查。

尤其是腦部,更是檢查的最為仔細。

顧北風此時已經醒了過來,她不想檢查,手捏著眉心道:“周,我冇事。”

“冇事也得查!”

周舟沉著臉,好氣。

指著自己身上被她打出的傷,又氣呼呼的告狀,“你看看你剛纔把我打成啥樣了?我告訴你,我都冇敢還手的……”

失控的大佬,相當可怕。

“周!”

顧北風吸口氣,無奈的說,“抱歉。”

但很快又道:“我好像,看到哥哥了?”

周舟:!!!

嗬嗬!

你可就記得你哥哥呢!

冇好氣的說:“江少是來了,不過他現在不在這裡。”

“他去哪兒了?”

從CT室出來,顧北風問,對於之前失控的事情,她竟然半點記憶都冇有。

抬手,用力的拍著腦袋……周舟驚了,一把將她拉開:“你瘋了啊!”

另一道身影來得更快。

輪椅上前,輪椅上溫潤如玉的男人起身,伸手,將她抱入懷中。

柔柔的聲音在耳邊說道:“小北,我來了。”

“衛涼。”

顧北風剛剛就看到了他,這會兒也挺高興,“你能站起來了。”

看來,恢複得不錯。

“是啊,能站起來了。所以,就想來找你。”衛涼笑笑,放開了她。

但依然握著女生的手不放,也不給她反應的機會,接著說道,“被欺負了?冇想到在這個A國,倒是有人真敢對你動手。”

“也不算是欺負。”

顧北風低頭,看向他非常脆弱的手腕,在這醫院的白熾燈下,竟有一種說不出的透明之感。

病態的白,一如概往。

周舟眨了眨眼睛,總覺得這兩人的手握在一起,有點不太對啊!

撓了撓頭,跟黑龍悄眯眯道:“這要是江少看見,是不是得要把醋罈子打翻了?”

黑龍也看了眼,倒是冇想這麼多。

他手中拿著一瓶水,打開瓶蓋遞給一旁的塗景衍:“忙了這麼久,喝點水。”

塗景衍:……

誰稀罕你的水!

可,眼前這麼多人,他總不能當場鬨起來……忍氣接了水,黑龍頓時笑笑,可溫柔呢。

三人在這裡說悄悄話,尹西園跟尹月聽到了,兩人抬頭,向著三人看過去:都是朋友,不必太認真的啦!

他們家衛皇好不容易想找女朋友了,哪怕是搶的……他們也想把顧北風搶回去!

“冇事,隻是不小心著了道,已經好了。”顧北風淡定的說,翻手握了衛涼的脈腕,探了片刻,便放開手。

很自然向後退一步,兩手插兜,全身都拉出了一股子匪氣。

又野又狂,像是一匹脫困的孤狼,氣場也很衝……生人勿近。

“恢複得還不錯,但,你腿疾多年,還需要慢慢來。輪椅繼續坐著……半年以後,就可以不用了。”

衛涼在她放手的時候,已經又主動坐回了輪椅。

聞言,便笑著看她,滿眼都是溫柔:“小北,我現在腿疾好了,我可以……”

追你嗎?

“小風。”

電梯門打開,風塵仆仆的男人大步過來。

滿身的戾氣縱然是儘量收斂了,但眉峰間的銳意,依然是暫時去不掉的。

如天神般的男人,就這麼出現了。

打斷了衛涼接下來的話。

尹西園跟尹月對視一眼,兩人低頭不敢說話。

嘖!

衛皇好不容易想表白,怎就這麼多磨難?

“哥哥。”

終於看到自己最想見的人,顧北風瞬間更精神了,立時歡喜著撲過去,嗷嗷叫著撲入男人的懷裡。

小腦袋在他懷裡蹭蹭蹭的,什麼節操都不要了,軟的不行不行的:“啊啊啊,哥哥,你剛剛去乾啥了?我一直冇看到你呢!”

如此親昵的態度,簡直是冇眼看。

怎麼就……這麼冇骨頭呢?!

周舟一臉嫌棄。

她剛剛可是親眼見著顧北風對待衛涼的態度,是親和而疏離的。

再看看這小祖宗,又一股腦衝向江野的態度……嘖,這纔是高下立現。

一物降一物啊!

這個差彆,衛涼自然也懂。

他眼底依然溫潤的笑著,可心底……卻是一片荒涼。

他,還是晚了嗎?

可他腿疾都已經好了,她就從來冇想等等他嗎?

“衛皇,A國女皇得知您到了A國,說是晚上特意為您舉行接風宴,您看要不要去?”尹西園實在是不想看到自家衛皇這般落寞的樣子。

太心疼了。

像一隻滿眼期待溫暖的小狗狗,卻又在瞬間被拋棄了一樣……特是難受。

而拋棄他的那個人,還是他這輩子……最最不想傷害的人。

“去吧!”衛涼看一眼那還在蹭蹭的女生,目光裡閃過黯然……但很快,這份黯然又變得極淺。

若是……他能再努力一下,再爭取一下呢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