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爆炸響起的時候,江野已經帶著顧北風從車裡翻滾而出,以最快的速度了衝了出去。

但即便如此,他的腿部仍被飛出去的一根鋼筋慣穿。

當下,他臉色難看,正要伸手把那根鋼筋拽出來……一隻瘦小,卻很有力的手,握住了他的腿。

“彆動!”

漆黑的眼底噙著冷戾的光澤,顧北風嗅覺極為靈敏。

他們所處的這個位置,已經翻滾到公路外麵的坡底溝渠中。

爆炸的火光在他們頭頂亂閃。

明明灰灰的光亮,照在女生的眼底,拉出一種噬血的殺戮之感。

“哥哥,你受傷了。”

女生握緊他的腿,聲音低低的說,“我給周舟打電話,讓她帶急救包,馬上過來。”

“彆打。”

江野吐一口氣,眼底閃著冷凝的光,“趁這個機會,直接釣出幕後的凶手!”

“可是你的傷?”

“不要緊。”江野道,“寶,一會兒會有人搜尋這裡,我們馬上離開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沉默的看了一眼受傷的男人:“可是要去醫院。”

“乖,聽話,去醫院要暴露。”

要想速戰速決,以身為餌是最快的。

他想看看,在這A國,到底還有多少牛鬼蛇神想要他的命。

“那……行吧!”

顧北風這個小管家婆終於是嘀嘀咕咕同意了。

但臉色依然很難看。

這種情況下,她不可能把一個腿上長著大鋼筋的男人帶走的。

想了想:“哥哥你等我一下。”

然後,不等江野回話,她已經快速離開。

再回來的時候,手裡拿著一個電鋸。

江野:……

江野默默看她:“寶兒,這玩意兒,哪來的?”

“路邊一個冇人的工具車裡找到的。”

還好這玩意是充電的,顧北風直接打開開關……吱!

一陣令人牙癢發酸,頭皮發疼的聲音刺耳的響起。

江野臉都綠了。

緊咬牙關,連聲道:“等,等一下!”

聲音都帶著顫。

“怎麼了?”電鋸的聲音停下……江野也跟著鬆口氣,抬手抹把汗,“寶兒,我覺得,你這像是分屍現場。”

顧北風拿著鋸子看了看,又看了看,鼻尖動了動,臉色有點白了:“哥哥,你血流的更多了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江野淡定的道,似乎不覺得疼,還有空伸手摸摸她的腦袋,歎口氣說,“這個,插到大腿了……你這樣鋸,我總覺得,以後會廢掉的。”

那種感覺,真的,是快要廢了。

怕是以後都不能用了。

“不會的,我會很小心的。哥哥,你再堅持一下,這麼長的鋼筋,我冇法帶著你離開。”顧北風認真的道,又打開了刺耳的電鋸。

江野:!!!

快速阻止,並道:“寶兒,有冇有一種可能,你直接把它拔出來,給我止血,這樣來得更快?你看,傷口靠近大動脈,你這一鋸下去,倒是乾脆了,但是,傷口會受到震動,血也會流得更多……”

夜色靡靡,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。

頭頂上是連綿不絕的火光。

麵前是拿著電鋸的小惡魔……江野覺得自己好難。

他媳婦還冇娶到手,肉還冇吃上,不想這麼早,就廢了小江江啊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