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再次關掉電鋸,認真仔細看了眼江野大腿受傷的位置……忽然就無師自通了什麼。

眼睛一瞬間瞪大,嘀嘀咕咕:“……小片片白看了。”

傷在這個位置,可不就,容易扯到那啥!

耳根一瞬間紅起,直接把電鋸扔開。

看了看江野的腿,有點心疼:“冇有麻藥,可能會有點疼……我的銀針也不知道丟那裡去了。哥哥,你忍著點!”

江野終於算是鬆口氣,點頭:“好……”

突然而至的劇痛,瞬間直入靈魂。

江野一個字冇完,這要人命的小祖宗,已經伸手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把那根鋼筋拔了出來。

鮮血湧出,江野疼得已經說不出話。

就想問……祖宗你拔的時候,就冇打算提醒我一聲的嗎?

“哥哥,忍著點!”

手中冇有東西,顧北風用力撕了塊T恤上的布條,先把大動脈壓住!

血出的少了。

“寶兒……”

江野終於吐出一口氣,臉色白得嚇人,“早晚死在你在手裡啊……”

“不會的。我一定會救你的!”

摸遍全身上下,所有東西都丟了……顧北風一張小臉也是臟兮兮的,在頭上火光的映照下,莫名帶著一絲詭異。

“哥哥,我們走。”

瘦小的女生說道,下一秒,已經把江野背起來……從夜色中迅速離開。

他們剛剛離開不久,便有人搜到這裡。

在看到地上的鮮血時,沉默了下來:“……他們還活著。”

幾天時間過去,江野的腿傷早已經處理好。

陽光從視窗進來,今天又是炎熱的一天。

顧北風跟個勤勞的小蜜蜂,一會兒過來一趟,一會兒過來一趟……每次過來,都乖乖的湊到男人身邊,讓江野伸手摸摸她的頭:“哥哥,你傷口疼嗎?我在研究新藥,很快就會好的。”

江野無奈,重複著這些天每天都重複的話:“不疼,乖。”

“是我不好……如果我再厲害一些,哥哥就不會傷這麼重了。”小姑娘低低的說。

很明顯,她一個人背起了所有的鍋。

江野覺得,這小祖宗有點走火入魔的意思了。

這樣可不好。

索性把她拉過來,虛虛環在身前:“寶兒,這些事情跟你沒關係。哥哥受傷,也跟你沒關係。你不用覺得內疚。你是我的人,我救你,是理所應當,這都不是你的錯。不要再鑽牛角尖了,嗯?”

“可是,可是如果我能再厲害一些……”

“冇有可是,也不許說這些。”

江野抬手按在她的唇上,眼底閃過冷靜,“那一場車禍,明顯就是蓄意殺人。”

“我知道,但是……”

她過不去心中這道坎。

歎一口氣,又用力拍一下自己腦袋: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因為太緊張,因為太在意,她失了自我。

江野伸手,抱了抱她,又親了親她的小鼻子:“乖,哥哥冇事的,嗯?”

“嗯!”

小姑娘用力點頭,眉間焦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開。

鑽牛角尖是她,瞬間恢複正常也是她。

一時間,江野倒真有點哭笑不得……就,挺行啊!

“衛涼他們這些天,也一直在找。以衛涼的本事,單是他一個人,就足夠女皇應付。”顧北風轉眼說起了正事。

小心避開江野的傷腿,乾脆坐在地上,眉間湧上一抹冷意,“香會來了人……另外,溫易他們也過來了。”

“有些人,是趁此機會,在A國撈點好處。”

“有些人,怕是真想要我們的命。”

而除了這些人,碩鬼紀冰他們也到了。

整個鬼門的頭頭腦腦,幾乎全部出動,都聚到了A國。

可華國那邊,除了秦明遠憤怒施壓之外……其它三方勢力,倒也出了點力。

“以神獸之名為軍團命名,我們四大團,本就是一體的……我要真死在A國的,打的不止是我們白虎的臉,他們三個也丟人。”江野伸手梳理著這小姑娘軟軟的髮絲。

眼底之間冷意浮上,“另外還有,IBI也動了。”

IBI一直就想殺了他,上次死了一個卡爾,江野直接把池越光調了過去。

但剩下的另一人,尼克……也不是個省油的人。

還是處處想弄死他!

“IBI如果與女皇聯手的話……哥哥,你的處境相當危險。”

“不會。”

江野眉弓挑起,“他冇那個本事。”

直到現在,小姑娘也不知道,他的另一層身份……還是IBI最高執行官。

當然,尼克那個老小子也不知道。

江野想著這些,懶洋洋的把身後靠在後麵的牆上,顧北風靠過去,小心靠在他的胸前,滿滿的安心之感。

“傷好了就滾,彆總賴在我家!”

煞風景的聲音響起,一身黑衣的姑娘冷著臉看著兩人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