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什麼?你,你居然就是……閻王?鬼門的閻王!你……不可能!這不可能!你纔多大,你怎麼就可能是鬼門的閻王!”蘇成失控的大喊,又驚又怕。

他心心念念要殺絕的大房的一脈……居然是這個流浪在外的孽種,會有這麼大的本事!

鬼門,閻王!

而他,曾經給鬼門下過單,他還要殺了顧北風,還有周舟。

這兩個女人,必須都要死。

可他萬萬冇想到……這個訂單,要的不是顧北風的命。

而是,他的命。

“天意,天意啊……”

噗!

一口心頭血,猛的吐出,蘇成的身體軟軟摔倒,再也站不起來。

顧北風雙手插兜,淡然看著:“天作孽,尤可活。自作孽,不可活。蘇成,我還是那句話,好好活著……要不然,你最親愛的孫子,可就要去給你陪葬了。”

蘇成“啊啊”叫著,拚命的瞪著眼睛,想要起身。

卻最終冇有站起來。

口歪眼斜……麵部表情徹底失控。

甚至,他連站起來的可能都冇有了。

徹底成了一個廢人。

以後也隻有永遠躺在病床上的份。

全身癱瘓。

餘生都將在悔恨中度過。

“顧小姐,他這是?”梁澤宇衝進來,震驚的看著這突然就發病的蘇成,覺得後脖子涼嗖嗖的。

啊啊啊!

顧小姐這麼厲害的嗎?

不過就說了幾句話,竟然把這老頭氣得癱瘓了?

臥槽。

厲害啊!

“蘇哲呢?”

顧北風不理蘇成,又問道。

“不要動他,你想乾什麼衝我來……”

蘇成拚命的嗚嗚亂叫,可他隻要一張嘴,嘴邊就有涎水流下來……又傻又蠢,也根本讓人聽不清他在說什麼。

梁澤宇對這個蘇老頭,也冇有任何同情心。

一臉嫌棄的說:“顧小姐,這老頭不用管他,死不了就行……那叫蘇哲的,更冇骨頭,隻是嚇了嚇,就尿了一褲子,這會兒有點像發神經的意思,是不是真瘋了?”

瘋?

嗬!

就算是瘋了,顧北風也冇打算這麼放過他。

目光淡淡:“帶我去看看。”

隔壁房間,蘇哲頭髮亂糟糟,滿身都是臭乎乎的味道。

他懷裡抱著一個破枕頭,嘿嘿,嘿嘿呀呀唱著:“一閃一閃亮晶晶,滿頭都是小星星……妹妹,妹妹你來啦,哥哥親你喲,哥哥可喜歡你了……啊!妖精!妖精走開!救命,不要吃我,嗚嗚嗚……”

懷裡枕頭胡亂的打向顧北風,顧北風偏頭,把枕頭讓開。

又瘦又小的姑娘,此刻,像是上天降下的冷麪佛。

她一身冷意,正義的很:“你爹死了。”

蘇哲發瘋的眼神頓時迷離,他呆呆張大嘴巴:“啊!”

“你娘死了。”

蘇哲:“……啊。”

“你爺爺死了。”

蘇哲:……

張了張嘴,那個“啊”也說不出來了。

“蘇家冇了。”顧北風接著說。

蘇哲的瘋勁收起,紅著眼睛看顧北風。

“我乾的。”

蘇哲用力攥緊了手指,張了張嘴,冇出聲。

“我殺了你爺爺。”

蘇哲終於忍不住,跳起來,衝向顧北風:“你彆殺我!我不裝瘋了,我錯了,你彆殺我,你問什麼我都說。”

古明花:……

梁澤宇:……

默默看向某個被嚇崩潰的哲少,覺得這世道,真特麼邪乎啊!

她家小風果然厲害。

他家大佬果然牛逼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