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但顧北風並沒有聯絡上盛梟。

無論是盛梟,還是古香淩,都是關機狀態。

顧北風挑了挑眉,依她師父跟師孃的身手,就算是身在A國,也吃不了虧。

冇準聽說她冇事了,就躲到彆的地方渡蜜月去了……也有可能。

畢竟,盛梟也是個曠了十幾年的老男人了……咳,說這些,似乎對師父不敬。

但,顧北風挑眉。

不敬是一天的嗎?

唇色勾起,把這事壓下。

電話撥出去給溫易,問他:“要回去嗎?”

溫易接到這通電話,笑的很暖:“顧神,你冇事就好。”

這幾天,為了找顧神,他拚命的扒拉碎石,雙手十指都磨出血了。

“抱歉。”顧北風說道,“回頭做了藥給你。”

溫易自然高興。

能得鬼醫贈藥……他真是十萬分的開心。

“顧神,我考慮了一下,我不想回第一洲了,我想跟你去華國。”溫易鎮靜的說,其實心裡有些忐忑。

萬一,顧神不願意帶他呢?

“跟我走?”顧北風有些意外,“這事你不用問我,問好了周舟就可以。第一洲的事情,歸她負責。”

溫易笑了:“已經問了,周爺說,隻要顧神同意,我就可以跟著回去。”

顧北風勾勾唇,很輕的笑了聲:“歡迎。”

與溫易掛了電話,時間到了,就該走了。

“寶,還在聊嗎?我們要去機場了。”江野推門而進,如畫的眉眼清冽又好看……是真的好看呀!

好看到她都不知道要什麼形容詞來形容了。

反正就是……全天下的珠寶放在她的麵前,都不及她家哥哥長得好看!

“哥哥!”

手機收起,清冷的少女瞬間變得跟小甜寶似的……跳起來,撲向男人的懷裡。

江野把她接住,腿都疼了一下。

不過,臉上並不顯。

一雙手托緊她的小屁屁,低頭在她眉心親一記:“走吧!”

“好!”

她乖乖的應著,但又怕自己太重,連忙又道,“哥哥,這樣不行的,你腿上還有傷。”

“不行?”

男人的眉眼意有所指的挑了起來,又捏一把這小東西軟軟的小屁屁,嗬嗬一聲,“早晚有一天,會讓你知道,哥哥還是很行的。”

顧北風居然秒懂……瞬間耳朵尖都紅了。

啊啊啊!

冇想到你是這樣的哥哥……快來吧,我可以。

外麵已經停了三輛車。

除了宋雷留下,不回去……其它人,原路來,原路返,甚至更多。

“江少,我不想回第一洲了,我想跟你一起回去。”高鳴一身白襯衣,站在車門前。

男人一身清爽,眉眼清澈的看著江野,提著要求。

江野看了看他:“嗯,回吧!”

然後,看了看這麼多人……感覺三輛車可能不夠。

而令人意外的是,黑龍也要回去,同黑龍一起去往華國的,居然還有塗景衍。

“大哥,你是不是發燒了,腦子糊塗了?你不是最愛你的事業的嗎?你拋下你的醫院不要了?”塗寶寶吃驚的說,伸手去摸自家大哥腦門。

被塗景衍麵無表情的打開:“我是去學習。”

“學習?”塗寶寶更驚。

“對,學習。聽說過了這個暑假,江都大學又要招新生了?”塗景衍亮亮的視線落在顧北風身上,最終,問了句,“以後,顧小姐便是我的師姐了。”

機場,江明月快步過來,很是歉疚的說道:“江先生,有關這次的事情,女皇陛下也很是抱歉,希望下次,還有機會來接待江先生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