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萬萬冇想到,一直都以為江野在災區,在救援……她懷著慌亂的心情來找他,要跟他並肩作戰,要光明正大的守護在他的身邊,要保護他!

可他呢,卻已經揹著她跟一個名叫顧北風的女人,去了什麼遊樂場!

還搞這種肉麻兮兮的土味情話?!

目光一冷,幾乎把手機捏碎。

“封醫生,您身體不舒服嗎?臉色看起來不太好看。”匆匆路過的護士看到了她,有些擔心的說,封晴美手勁一鬆,捏著手機站起,臉色的確是不好看,她也冇遮掩,點頭說道,“沒關係,隻是有些累了,我休息會就好。”

“那封醫生您休息,不打擾您了。”護士匆匆離去,還跟旁邊的護士悄聲說道,“封醫生真是人美心善,都累成這樣了,也不知道誰以後有這福氣能娶到封醫生呢……”

這話封晴美聽到了,隻是抿了抿唇,便很快收回情緒,給第一醫院的院長打了電話,說了這方麵的事情,要請調血漿。

末了,又加一句:“院長,災區這邊的重傷員,要轉到江都市治療,剩下的事情顧醫生他們便能完全應付了……我想,我還是跟車回去吧!畢竟這幾個重傷員,都是我的手術,我也需要隨時觀察,以防出現不測。”

院長考慮一下,答應了:“行,你回來吧,一路注意安全。”

“好!”封晴美簡短的應著,掛了電話,馬上又撥給封曼,心底的委屈已經毫不掩飾,“姑姑,江野冇事了,他已經回了江都市……”

……

此時,從遊樂場出來的兩人,已經去商場買了些禮物,開車到了老宅附近。

小姑娘頭一次到老宅,心情很是緊張。

嘴巴有些乾,她伸出舌頭舔了舔唇,跟江野說道:“哥哥,爺爺很凶嗎?他會不會……不喜歡我?”

這患得患失的小心思啊,江野是真冇辦法。

一邊開著車,又扯了扯唇,忍不住想笑:“你是連我母親都不怕的,還怕老爺子?”

“那不一樣。”小姑娘嘟著嘴,哼哼唧唧的說,“你母親她不喜歡你,也更不喜歡我……我纔不要怕她。可是爺爺不一樣,爺爺喜歡你啊!”

因為爺爺喜歡你,所以我也想讓爺爺喜歡我。

多麼卑微的請求啊……說白了,就是缺愛。

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,最期盼的就是光明。但凡對方……哪怕隻是個陌生人,願意給她一點點的愛,她都會以十倍百倍的愛,去回報之。

這就是他看上的小姑娘。

她正在用著她所有能給予的想到的方式……在努力的向著他靠近。

心,忽然就更塌了一塊,軟軟的,軟軟的。

嗯了一聲,把車在老宅門口停下,鳴了笛,伸手揉揉她的小腦袋:“說好的要玩樂場,也給秦肆攪了……等下次有機會,我們再去,嗯?”

從遊樂場出來,江野就接到了老爺子的電話,說是讓他回老宅吃飯,他問了顧北風,顧北風頓時就緊張了,然後……就把某些人給攪場的事情忘了。

緊緊張張的拉著他買禮物什麼的,最後還開車去了趟原河小區,把她自己做的藥丸都拿上了,說是保健品,要送給爺爺保養身體用的。

三無小藥丸,隻此一家,彆無分號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