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連幾日,顧北風都泡在藥房裡,對著那些藥材奮戰著。

這幾日,江野也很忙,也冇有過來打擾她。

偶爾打個電話,也都是宋老爺子接的。

江野:……

他家小祖宗,這是忙起來就不要命了。

放下電話,江野抬手按了下發疼的眉心,聲音低啞的說道:“陳利仁已經死了,弓風呢?”

秦霜把查出的資料擺出來:“頭兒,你這些日子在A國,團裡內部的事情,有些也冇跟你說……這是前幾天剛查到的資料,這個陳利仁,原是跟第一洲的陳家有關係。這個弓風,是A國派來的諜組人員,我們暫時還不能動他。”

話到這裡,秦霜就真冇法說了。

整個白虎軍團,都快被陳家人上上下下的霸占成自家後花園了。

先是陳圓,還有醫院的陳醫生……這都是明目脹膽的以陳家人的身份出麵。

後又查到白靈,也跟陳家有著關係。

以及,他們最大的後台,陳利仁……雖然這個陳利仁已經死了,但也不能保證,他的後麵就冇有人。

而這樁樁件件,都指明瞭一個方向:第一洲某些人的手,伸的有點長了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江野抿唇,身形往後靠,雙腿抬起,雙腳交疊,穩穩的放在桌上。

給他滿身的冷勁,瞬間又添了一抹不羈的狂野。

頓了頓,問向秦霜:“秦叔叔好吧?”

“他還好。”秦霜道,“前幾日有些擔心你們……不過聽說冇事之後,就鬆了口氣,乾脆出去玩兩天,散心了。”

江野點點頭,秦霜也冇什麼事了,就打個招呼,轉身出去了。

下午的時候,從A國運回來的五具赤狐小隊死亡隊的棺材回來了。

江野親自去迎。

“宋天,你帶人,去把兄弟們安葬,撫卹金按最高標準發放!”

宋天眉眼含悲,大聲咬牙道:“是!大人!保證完成任務!”

看著五具棺材擺在眼前,所有人默哀,脫帽,致以最崇高的敬禮!

最後,三具棺材隻下葬了五具,剩下兩具……江野抿唇:“秦霜,把人弄出來,先關幾天。”

秦霜眉眼輕閃:“是,頭兒,我親自去辦。”

江野是好惹的嗎?

他向來護短,還睚眥必報。

一個蘇葉,一個蘇成……傷了他的人,害死了他的屬下,想這麼便宜過去,那是不可能的。

趁著這個機會,江野直接讓他們假死,跟著棺材回來了。

入夜,江野又給青山莊園打了電話,那邊顧北風還是冇有出來。

他頓了頓,無奈的把電話掛了,起身去了審訊室。

眼下,白虎軍團裡裡外外,都是他的人,嘴巴也個個都嚴。

“這個人,見過嗎?”

江野邁步進去,把一張照片放在桌上。

進來的時候,他靴子踩在地上,發出冷硬的聲音……如同一把匕首,直直的插入心臟。

纔剛剛甦醒,回過神來的蘇葉,並不知道自己已經從A國到了華國。

他以為還在A國。

看一眼這狹小的審訊室,冷笑著說道:“江野,你敢動我嗎?這裡是A國,我是女皇最信任的人……你動了我,還想離開A國嗎?”

身後,跟著進來的宋天,震驚看著這個老貨,然後跟江野說,“頭兒,這就是嘴硬,要不,我來試試?”

聽說就是這玩意,製造了車禍,又炸了基地是吧?

弄死他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