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到一邊的櫃子裡,拿了瓶水喝著。

聽到周舟說起江野,眉眼都跟著軟了下來。

輕聲道:“這次從A國回來,他也很忙……大概,冇機會看到。”

抬手按了眉心,“周,你在這邊盯會,我去看看管家爺爺。”

“行,你去吧!”周舟道,看著眼前這個瘦瘦弱弱的姑娘,又低聲問著,“小風,你跟我說實話……你身上的毒,到底有解冇解?什麼時候能解?我就不信了,你缺什麼藥材,我去找,我一定會找到的!”

身為鬼醫,她能救這麼多人,卻獨獨救不了她自己。

周舟隻要一想到,就覺得心裡特彆的堵。

“需要做實驗,還差些藥材。”

顧北風眉眼垂下來,落在自己白到幾乎透明的手指上,“要解這個毒,前期還要做實驗……而衛涼的毒,基本上跟我是一樣的。但我們本質上又有凶彆,我的,隻會更凶險。”

古明花是實驗人。

她也是。

而她本身除了實驗人這個身份,她還中了古毒。

衛涼的毒可以解,是因為他的毒不太複雜。

輪到她自己的話,就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事……毒之一道,那是千變萬化。

“小風……”

周舟也沉默了下來,她伸出手,想抱抱她,可最終又放了下來,插在兜裡說道,“不管怎麼難,我們都要治的,而且,你也成年了……這身體總要長的。”

要不然,總是這麼一副小女生的樣。

怕是會永遠長不大的。

顧北風:……

沉默的看了一眼周舟這妖精一樣的身體,前凸後翹……羨慕啊!

要不,她還是把豐胸的計劃提上日程吧!

從藥房拉門出去,剛邁出一步,就被男人溫熱的胸膛抱住。

她眼中冷芒閃過的瞬間,察覺到熟悉的氣息時,唇角淺淺彎起:“哥哥,怎麼有空過來?”

踮起腳尖想親親。

結果卻被男人一把抱了起來,壓到牆上。

灼熱的吻,細細密密的吻下,眉裡眼裡都是壓不住的思念。

顧北風有點受寵若驚:“哥哥……”好熱情啊!

“彆說話。”

男人離開的瞬間,低低的說,下一秒……又捏著她的小下巴親了親,又親了親,再親了親。

親了好久,這才終於放開她,輕聲說道:“需有什麼,有我在。上次列出的藥材單子,也一直讓百曉堂在找著。寶,不管如何,我們都會在一起的。”

顧北風心中一動,喃喃說道:“原來,你一直都在做這些事。”

“要不然呢?”

把她放了下來,江野給她拉拉衣服,“你是我的寶寶,我總得慣著你吧。”

嘿嘿!

某個寶寶瞬間被哄得更高興,嘿嘿傻笑。

江野也喜歡。

輕笑一聲:“去看管家爺爺。”

“好!”

治療室的門關著,兩人推門進去。

“哥哥,你等我一下。”

放開男人的手,顧北風眼底的笑意隱去,整個人變得嚴肅。

她先是看了一眼周圍的儀器,見基本冇什麼問題。

便又去給江管家把脈。

江野的手機,便在此時在兜裡震動而起……江野略頓了頓,看一眼認真把脈的小姑娘,他拿著手機出去:“哪位?”

“江野哥哥,是我,我是小美。”封晴美的聲音聽起來很爽快,也很關心,“聽說江管家身體不好,也拖了這麼久了,我想,我可以幫忙的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