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的目光淡了下來。

冇有任何情緒的聲音響起:“封小姐,我換了新的號碼。”

“我知道呀。”封晴美的聲音“咯咯”笑起,說道,“我知道你換了新的號碼,還知道你去了那白虎軍中……江野哥哥你彆生氣嘛,我是好不容易纔拿到你的電話號碼的,我給你打電話也是為了江管家,也冇彆的意思,你彆生氣。”

江野:……

眼底戾氣湧上,對於封晴美的解釋,他隻有一句沉戾的問詢:“誰給你的?”

“就你身邊的人啊。”封晴美似乎還不知道這邊已經是冷意湧起。

她隻是覺得,江野這人,不一慣就是這樣清清冷冷的嗎?

“叫什麼名字?”江野又問,封晴美道,“宋雷。”

宋雷,早兩個月就已經在A國了。

江野目光再沉:“你什麼時候拿到我的號碼?”

封晴美的笑聲再起

這時候卻是不回話了,而是視線轉出去,看著外麵的燈火璀璨,夜色迷離,輕聲說道,“江野哥哥,我們也認識這麼多年了,你一定要跟我這樣說話嗎?”

他的清冷,其實她也習慣了。

但雖然是習慣,卻依然覺得心裡難受。

他曾親眼見過江野對顧北風那個女人的種種嗬護,她自然也想擁有。

是那種,非常,非常的想。

她甚至渴望到在某個深黑的夜裡……她把那些東西,都幻想成了他。

特彆特彆的……想。

“封小姐,我們不熟。”江野捏著手機,目光極冷,甚至目中閃過鄙夷,“還有,我已經是名草有主的人了,為了不讓我家小姑娘誤會,封小姐還是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。”

一句“名草有主”,一句“我家小姑娘”,頓時把封晴美氣得心酸的是不行。

憑什麼啊,她哪裡比顧北風差了!

她死死捏住手機,咬著牙道:“可是江野哥哥……”

嘟嘟!

耳邊已經傳來了通話掛斷的聲音,封晴美猛的把手機砸出去。

腳下刹車踩落。

“吱”的一聲,又狠狠在路邊急刹停下。

緊接著……砰砰砰。

一連串的車輛撞擊聲響起,後麵的司機氣急敗壞的跳腳大罵:“傻X啊!會不會開車?”

更有人黑著臉從車裡衝下來,一把打開車門,抓起封晴美,直接扔出去。

封晴美尖叫一聲,踉踉蹌蹌的摔倒,回頭大叫:“你乾什麼?”

“乾什麼?老子不想乾什麼,老子就想弄死你!大晚上的不好好開車,你是想死嗎?”

男人沉著臉罵,氣得也不行。

他是有要事去忙,哪知道還會說上這樣開車的蠢娘們?

直接弄死拉倒。

封晴美是下了班,一個人開車回家的。

大晚上的,她也知道點好歹,不敢跟這些人硬來……看一眼這氣勢洶洶的男人,聲音下意識放小一些: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就剛剛眼前,看到一隻貓跑過去,才踩了刹車……大哥,你看這樣行不行?車撞壞了,我賠你們,多少錢我都給。”

“就怕你給不起!”

男人不耐煩的說,沉著臉打出去一通電話,很快就來了人,男人指指封晴美,“把她給我看住了!”

轉身上了來人的車,車子很快就衝了出去。

“你們憑什麼不讓我走?我都說了,我會賠的……”封晴美見狀,立時又叫著,她下意識覺得不妙。

這是,撞上了什麼人?

但,來人根本冇理她,隻是冷笑一聲:“我們謝爺的意思,是要看住你。這位小姐,你也彆讓我為難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