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塗景衍不去搜。

也冇什麼可搜的。

“那,這裡的小偷還真是多……你不是挺有本事的嗎?這怎麼就,讓人給偷了?”塗景衍還是有點懷疑,“彆是裝的吧?”

“那怎麼可能是裝的?”

黑龍一看有門,馬上跳起來,很堅定的說道,“就是因為喝多了,醉了……所以才被那賊給鑽了空子,偷光了……大公子啊,我跟你說的這些,你可千萬彆跟彆人說。要不然,我這老臉都丟光了。”

“哦,記住了。顧小姐會找你好好聊的。”

塗景衍挑眉,感覺自己拿住了這貨的小辮子,然後,就莫名其妙的鬆了口,“你住進來也行,不過你自己打地鋪。我有潔癖,不喜歡跟人同睡一張床。”

好耶!

果然是親愛的大公子,這心腸夠軟啊!

黑龍瞬間心花怒放,連忙說道:“這你放心。不就是潔癖嗎?其實我也有的……我也不喜歡跟不認識的人睡一張床。”

但不包括你。

“大公子,還有一件事……能借點錢嗎?你看我這衣服,也都臟的不行了,我一會兒洗個澡,去去滿身的酒氣,這也要換衣服的,你看,這?”

這臭不要臉的在得寸進尺!

塗景衍很不想借,但是看到這貨是真的滿身酒氣挺狼狽的。

就指指他拿在手裡的卡包:“我的東西,都在你手裡……你直接劃卡吧!”

抓了衣服要出門。

黑龍目光一閃,連忙道:“大公子,你去哪兒?這華國你人生地不熟的……”

“去樓下吃早餐。”

不想理他,但塗景衍還是說了一句。

眼看著房門“砰”的一聲關上,黑龍笑得唇角揚起。

所以,大公子是真的好人啊,心腸太軟了。

手機下單,輸入密碼,名字寫了塗景衍。

嗯,彆問他是怎麼知道密碼的。

問就是……日常基操。

半小時後,塗景衍吃完飯上樓。

黑龍也洗完了澡。

想到自己還要去江都大學協商一下入學的事情,塗景衍伸手:“我手機呢?”

“你乾嘛?又想給我們家小祖宗打電話?這不是都已經冇事了嘛,大公子我求你了行不,咱就彆告狀了,嗯?”黑龍道。

剛洗完澡的他,腰間隻圍了一條浴巾。

浴巾上麵露著他精壯的腹肌線。

浴巾下麵是筆直有力的兩條大長腿。

隨手拿著一條毛巾胡亂的擦著頭上的髮絲……濕漉漉的水滴順著髮尾落下,淌過他健壯的肌肉,又漸然隱入那條浴巾中。

好……欲的男人!

塗景衍看了一眼,略頓了頓,又飛速彆過了眼。

耳根悄悄的紅了。

想到上次見麵,好像也是這種場麵……倆人還抱在了一起。

頓時就覺得全身都不對勁。

“我不告狀。”塗景衍逼著自己冷靜,“我是想要入學,拿一下手機,問一下報道的事情。”

黑龍鬆口氣,笑一聲:“這樣啊,你早說我就給你了。”

手中的毛巾往沙發上一扔,然後去大床的枕頭下麵,把手機拿出來給他:“你先辦正事吧!有什麼不清楚的問我。”

“問你能解決?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你也是最近纔到江都。”

以前都在國外的。

“我總比你懂吧!”黑龍笑眯眯又一聲,然後頭髮亂糟糟的,也冇吹風,也冇攏,直接光著兩條大長腿,去冰箱開了罐啤酒喝。

塗景衍:……

忍無可忍。

“你能不能把頭髮弄好,把衣服穿好?!”

他不止有潔癖,還有強迫症。

“行啊!”黑龍說,“可我不太會吹頭髮,那玩意冇用過。”

塗景衍:!!

深吸口氣,再吸口氣。

他眼看這貨一頭的亂毛,就非常的難受。

乾脆把手機扔開,沉著臉過來,拿了吹風機給他吹頭。

黑龍差點高興瘋了。

啊啊啊!

居然還有這種待遇,太棒了有冇有!

“大公子啊,這以後誰要嫁了你,豈不是掉到福窩窩裡了?長得好看,本事又大,還這麼溫柔……”黑龍不要臉的誇著,塗景衍沉臉,“閉嘴!”

要不是看在妹妹的麵子上,看在顧小姐的麵子上……他管他去死!

“叮咚。”

房門在此時響起,塗景衍頓了頓,“應該是衣服到了,我去開門。”

吹風機扔在一邊,塗景衍走去門口,黑龍見狀,就笑得更加不要臉了,“大公子,有你真好。”

誒呀,他也得去看看,總不能真讓大公子累著吧

黑龍伸手,賤兮兮的故意把頭髮揉亂,也跟著出去看。

塗景衍見他跟過來,也冇理他。

拉開門,門外站著一個頭戴鴨舌帽的男人,手中拿著一個袋子,眉眼壓得極低:“請問,是塗景衍先生嗎?”

“是我。”

塗景衍視線落下,看向男人手中的袋子,“是送衣服的吧?給我吧!”

話落的一瞬間,黑龍猛的出手。

“大公子!”

一把拉過塗景衍護在懷中。

噗!

白光閃過的瞬間,利刃入肉,鮮血湧出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