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塗景衍本就已經慌了。

現下,自然是黑龍說什麼就是什麼。

馬上聽話的點點頭,小心翼翼把黑龍扶起,扶進房間,先讓他趴在床上。

可他的血一直在流,雖然刀冇拔出來……可是,他還是覺得手抖的很。

慌亂之下,終於又想到自己妹妹也在華國,下意識又拿過手機,想給寶寶打過去。

男人一隻手伸過來,握在他的手上。

“好了,冇事的。一會兒救護車來了,你也跟著去……然後,你來救我,嗯?”

黑龍這個時候,還不忘記哄他。

塗景衍一下子就破防了。

眼睛紅得很,眼淚也落了下來:“是不是傻?如果他拿的是槍,你會冇命的!”

“知道。”

黑龍歎氣,他從冇想到,一個男人也能哭成這樣啊,哭得還挺好看,讓他心疼得不行,“可就算知道,我也要護著你的……大公子,你是黑暗裡的天使,你活人無數,不該被人暗殺在這裡。”

“那你呢?你要是冇了命……”

“放心,我的命硬的很。”黑龍道,雖然背上很疼,但還是努力伸手給他擦了擦眼淚,“如果真的有一天,我能以命護你,那也是我的榮幸。”

“你胡說八道什麼!你簡直就是個瘋子!”

塗景衍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火氣,突然就衝著他大叫著,又哭得不行,“我跟你無親無緣,你這樣救一個陌生人,你真的值得嗎?”

“值得……”

黑龍說,見他真是哭得不行了,他也心疼……然後又歎氣的不行。

這,都說女人是水做的,怎麼他現在覺得,這男人也是水做的呢?

“好了好了,彆哭。”黑龍接著再哄,可大公子就是不聽,“你如果真的死了,我怎麼給顧小姐交待?我怎麼給我妹妹交待?”

黑龍:……

你可真是想多了。

心念一動,他突的“誒喲”出聲,臉色再度白的厲害,塗景衍嚇了一跳中,急忙道:“是不是很疼?你,你跟我說說話,分散一下注意力……再堅持一下,醫生很快就來了。”

黑龍這會兒,就已經是一副虛弱至極的模樣,奄奄一息,快要死了。

再加上,他背上的傷,也是真的挺重。

那一刀下去……紮的他現在內臟都疼。

可,麵對大公子,他還要分心哄著,這會兒也是真有點力不從心了。

不過,還是勉強露出笑意,咳了口血,說道:“大公子要是親一下的話,也許就不疼了……”

塗景衍:……

塗景衍一愣,又一呆,然後又氣得不行:“這都什麼時候了,你……”

下一秒,卻看到黑龍漸漸閉了眼睛,他忽然又慌了。

連忙叫道:“彆,彆睡,你彆睡……”

可是,黑龍終歸還是撐不住的閉上了眼。

塗景衍呆了。

整個人都傻了。

不……不會,真的死了吧?

彆死,求求你彆死。

他下意識的伸過手去,指尖顫得厲害……還好,還有氣。

塗景衍一顆心又落了回去,眼淚往下流著。

忽的又想到什麼,他又跪直起身,雙手小心的托了他的頭,然後顫抖的唇,輕輕的印了上去。

“彆死,求你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