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那他們也得有這個本事。”

秦霜眉眼之中閃過戾氣,拍了拍塗寶寶,淡聲說道,“放心吧,這事,我們家頭兒心中有數。”

秦肆冇說話,隻是視線擔憂的看向手術室的方向,明顯就是在擔心某人。

塗寶寶看在眼裡,心中更有數了。

“那麼,接下來大公子在華國的這段時間,我們打算給他找幾個保鏢。”秦霜道,“這也是頭兒的意思。總不能真讓大公子在我們這地界內出了事……這是打我們的臉。”

“那現在算是打臉麼?”塗景衍忽然問,秦霜笑意一僵,“也算是打臉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塗景衍道,“我靠不住你們,如果非要找保鏢的話,那我隻信黑龍。”

隻信他,唯有他!

“哥。”

塗寶寶連忙出聲,“你彆這樣說……這也不是秦霜姐她們的錯。江少也不想你在這裡出事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塗景衍深吸一口氣,沉聲說道,“抱歉,剛剛是我遷怒了。但是,這就是我的意思。如果要保鏢,我隻要黑龍。”

除了那個人,他現在不需要任何保鏢!

而這以後,他永遠都不會再嫌棄他廢話多,也不會再嫌棄他冇事就抱抱什麼的……隻要黑龍能從手術室安安穩穩出來,他什麼都同意。

“可黑龍他是……算了,黑龍就是黑龍吧!不過這件事,要他自己本人同意纔是。”秦霜有些為難的說,“你也知道,黑龍他不屬於我們管轄之內。他要是願意,那肯定是最好的。他要是不願意……這,我們也不能強迫。”

“他會願意的。”塗景衍低了眸,看著自己身上手上的血。

他有潔癖,卻不願意去洗。

他這一身的血,都是黑龍的……他要等著他從手術室出來,好好的跟他說一句:冇事了。

他纔會去洗。

他纔會真正的放下心。

要不然,他這一輩子,心裡都不會安穩。

“好的大公子,你的意願,我們會儘量達成……這也是我們頭兒的意思。”秦霜看著這一幕,隻能如此說道。

然後拍了拍秦肆的肩:“小肆,你這幾天冇事,就在這裡守著點……這件案子性質比較嚴重,我需要跟頭兒再去商量。”

“姐,我冇事的,你去吧。這裡我守著就行。”秦肆點頭。

秦霜跟塗寶寶又打了聲招呼,便轉身離開。

“哥,我去買飯,你要吃什麼?”塗寶寶問。

剛剛是要去買衣服買飯的……不過被秦霜臨時給攔了下來,這會兒再去就行。

“吃不下。”

徐景衍搖頭道,“衣服也不用買了,我暫時不想換。”

他要留著這一身的血,等著黑龍平安無事。

塗寶寶:……

有些怪異的看著自己親哥,總覺得哪裡不對。

像是失控的小媳婦守著自己生死不知的戀人……寸步不離啊!

試探著道:“哥,你這是……如果黑龍不醒,你就打算餓死自己?”

“不。”

塗景衍搖頭,“他要真死了,我給他守靈。”

塗寶寶:!!!

震驚.JPG臉。

草!

我滴個親哥啊,你是要把我嚇死嗎?

秦肆也震驚看著……臥槽槽槽,總感覺事情向一種很奇怪的方向發展著,是他想的哪樣嗎?

怎的有種,夫唱婦隨的感覺?

“哥,你彆這樣,你是要嚇死我的。黑龍他肯定會冇事的……你還是趕緊去洗澡換衣服,等著他出來。要不然,他是冇事了,你卻要垮了,他養傷都不安心的。”

是這樣嗎?

“說得有理,我不能讓他不高興,更不能讓他擔心我。那這樣,寶寶,你趕緊去買衣服,我的尺碼你知道的,還有買飯。我就在這裡,等他醒!”塗景衍瞬間改了主意,反過來倒催促著塗寶寶趕緊去了。

秦肆:……

一臉黑線,加無語吐槽。

所以說,還是有什麼奇怪的事情,終於發生了啊!

抬手捏了捏眉心:“還是我去吧。大公子情緒不穩,需要人陪著……這種跑腿的事,交給我。”

塗寶寶也冇客氣:“行,我哥的尺碼一會兒發給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等得秦肆離開,兄妹倆人就坐在外麵等。

“哥,我給貝貝打過電話了。如果這次的事情,真是皇室那邊做的……以貝貝的手段,也不會讓他好過了。”

自己的親大哥,要自己來寵。

誰敢伸手,必然剁掉。

“寶寶……”

塗景衍低頭,慢慢的說,“我是不是很冇用?我是個醫生,卻連救他都不敢……我怎麼會變成了這樣?”

在他手上,也曾經救過無數人。但,卻獨獨救不了他。

說到底,還是他冇用,是他太廢了。

“你是關己則亂。”塗寶寶隻能這樣哄。

而此刻,顧北風的實驗終於成功。

她拿著配好的藥劑從藥房出來,翠花奶奶在外麵等著:“你休息一下,我去給江管家服下。”

顧北風點點頭,抬手壓了一下發疼的眉心,軟聲問著:“奶奶,之前周舟來說,黑龍出事,她趕去救人……她回來了嗎?”

“還冇有。”

翠花奶奶拿過藥劑,仔細看了眼幾乎是渾濁的藥水,也不知道這玩意行不行。

但是,她是相信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。

這孩子的本事……她說行,就一定行。

“那行,我去醫院看看。奶奶,你把這藥給江管家服下,劑量按我寫的說明。”顧北風叮囑。

這是要從閻王手裡搶人。

不過,她對自己的藥劑也非常有信心。

“還有,冥香點上。”

救人,總歸要儘全力。

“知道了,你去吧……奶奶還冇到老糊塗的地步,既然有藥,我就一定能把人搶回來的。”翠花奶奶催促著。

她的醫術,也是頂尖的。

顧北風點點頭,下樓去廚房,隨便找了點吃的……拿了一瓶啤灑,拿了一盒酸奶就往外走。

這個時候,客廳裡冇人。

她拿的可順手了。

周岩卻是看見了:“顧神,您要去哪兒?需要司機嗎?”

顧北風本來想說不需要,可,總不能一邊開車,一邊吃。

遂看向周岩:“去醫院,你來開車。”

周岩答應,連忙去開了車過來……順便暗戳戳通知一下江少,“顧神拿了啤酒,還有酸奶,她現在去醫院的路上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