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古老頭氣得不行:“我騙你乾啥!這是我嫡親的親徒弟,我能認錯?”

簡直是侮辱他的智商!

古老頭白眼一翻,倒是把他剛剛其實也不自信的事情主動忘光了……然後,轉眼就笑開了一臉的喇叭花,跟自己的徒弟說道:“小風啊,來來來,我後來才知道,你這是去災區救人了。這行為光榮啊!等回頭老師一定要向學校給你要個獎,好好表揚表揚……唔,對了,還有你這次出去,吃苦了吧,瞧瞧這剛走了幾天就瘦成了啥樣?回頭也要好好的補補。”

伸手把顧北風拉過去,好一頓的噓寒問暖。

顧北風抿著唇,既不笑也不說話……內心裡:嗯,這個老頭有點煩,叨叨個冇完,好吵!考慮一下從中醫係轉走?

“好了好了,我也就是說那麼一句,看你護犢子這勁……”江老爺子看不下去了,把顧北風又拉過來,讓她在沙發上坐,上上下下又打量她一圈,很是和藹的說道,“你姓顧,叫顧北風,爺爺叫你小風好嗎?”

麵對江老爺子,小姑娘明顯的有點緊張。

下意識看了眼江野,江野雙臂抱著,正看著她輕笑……小姑娘一下就覺得不緊張了。

轉過頭,乖乖的說道:“江爺爺叫我小風就可以。我已經十八歲了,我成年了……我就是看著瘦,其實我很有力氣的,真的。”

說了不緊張,可還是有點緊張。

瞧瞧這介紹的都是什麼?

江野冇忍住,一下低低的笑了出來,然後便是古老頭的目瞪口呆,還有江老爺的哈哈大笑。

三個人,三種不同的笑法,頓時好尷尬啊!

小姑娘總算後知後覺發現自己還是乾了點蠢事,便果斷閉了嘴,不出聲了。

嗚!

好氣!

哥哥不幫她就算了,還笑她!

還有古老頭,那是什麼表情?她說的不對嗎?她覺得挺對!

倒是江爺爺……唉,算了算了,哥哥的家人,要忍,願意笑就笑吧!

顧北風鴕鳥一樣的自我安慰,倒是又讓人跟著又心疼了。

笑過後,江老爺子清一下嗓子,開口說道:“……怎麼就瘦成這樣?不過放心,你以後要跟著小野常來,爺爺都給你做好吃的,保證吃得胖胖的好不好?”

這語氣,跟哄親孫女似的。

顧北風眼裡一瞬間有了濕意……用力的點頭:“好!”

作為一個從小被拋棄的人,顧北風太能分辯人的善意與惡意,是真心還是虛偽……江老爺子話裡的疼愛,作不得假。

直接就把她拿下了。

正如之前江野分析的一樣……一個人在黑暗裡活久了,總會期盼光明。

江老爺子給她一份善意,她將來回饋回來的,隻會多,不會少。

“江爺爺,初次登門,這是我的一點心意。”除了商場買的禮物,是一塊手錶,顧北風把自己製作的三無小藥丸拿了出來,遞過去,“江爺爺,強身健體的。”

再多的也就冇說。

江老爺子連連點頭:“誒誒,好,真是個好孩子啊,還知道給爺爺帶禮物呢……那啥,這是啥保健品,咋連個名字都冇有?”

說著話,已經擰開了瓶蓋,頓時一股藥味撲鼻而至,江老爺子聞著,渾身一震,連多年的鼻炎都好像好了一些似的,感覺真的很不錯。

便在這時,古老頭忽然瞪大眼睛撲過來,一臉急切的說:“老江,這個藥,可不可以給我一粒?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