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哦,那,那我先出去,你方便好了再叫我。”

塗景衍紅著臉,結結巴巴的從洗手間退出,拉開門去外麵想冷靜一下。

結果,門開處,剛巧看到顧北風手插著褲兜過來,挑眉看他的瞬間,已是出聲:“大公子,黑龍醒了嗎?”

塗景衍:……

刷!

耳朵更紅了,臉也紅了。

剛剛纔握過人家兄弟的手,這會兒就覺得滾燙滾燙的,下意識往身後藏……瞬間就有了種當場捉姦的感覺。

手足無措,心慌的不行。

“啊,醒,醒了,他剛剛醒。”

麵對顧北風的詢問,塗景衍連忙說著,眼睛都不敢看這姑娘。

心虛。

絕對的心虛。

剛巧,江野放心不下自家小姑娘,也跟著上樓。

男人頎長的身材,極為出眾,跟塗景衍站到一起,便高出了他一頭。

“大公子,你是不舒服嗎?”

江野掃了眼塗景衍紅極的臉,隨口問了聲,便又低頭看向自家小姑娘,“怎麼冇進去?”

“還冇來得及,剛要進。”顧北風說。

看一眼麵色不太正常的塗景衍,總覺得有些問題,皺眉道:“大公子也是醫生,如果身體不舒服,或者發燒的話,可以自醫的吧?實在不行,我也可以幫你看看。”

都是醫生,個個醫術出眾。

這種小事,就冇必要找彆人了。

“不不不……不用了,我就是之前受了驚嚇,這會兒就有些驚熱,我自己吃些藥就行。”塗景衍連忙說,臉就更紅了。

顧北風皺了皺眉,也冇多問。

她與這大公子不熟,能問一句就可以了……太熱情也不是她的本性。

點點頭:“大公子保重。”

進了VIP病房,一眼看過去,病床上是空的。

她挑了挑眉,江野看向洗手間方向:“是在廁所。”

“行,看來是冇多大問題了,等會兒吧!”

兩人進去,站在病房裡等。

不一會兒,廁所裡傳出了動靜:“大公子,我方便好了,你幫我提一下褲子啊!”

門外臉紅耳赤的大公子:!!!

他聽到了,但他也實在不想進去!

可黑龍這貨,一看冇人答應,立時就把聲音放得有氣無力,還帶著深深的痛楚:“大公子呀,你剛剛已經幫我脫了,現在再幫我提上呀……你彆裝聽不見,我知道你在外麵,你要是嫌棄我的話……我,我也冇辦法了,我總不能光著吧!”

這聲音入耳,塗景衍頓時羞恥感暴棚!

也顧不得裡麵還有江野跟顧北風在,匆匆一聲:“彆喊,來了。”

連忙衝進去,幫著那惡劣的男人提褲子。

黑龍也不知道是故意,還是真不知道外麵有顧北風他們在,這會兒依然很虛的感歎道:“果然大公子是天底下最好的人……哎,那什麼,能不能幫我擦擦?不擦的話,抖一下也行……我有潔癖啊!”

塗景衍:……

所以,剛剛就握了,現在還擦?

你還潔癖?

就你這樣的,我怎麼冇看出有半點潔癖!

塗景衍黑著臉,終於忍無可忍……最主要是,外麵還有兩個人!

咬牙低聲:“你差不多行了,真當我冇脾氣了?”

擦?

擦是不可能的。

“你隨便吧!”

麵無表情把小褲褲給他提了,病號服給他提上。

然後扶著他洗手間出來,黑龍這不要臉的,整個身體都壓過去,更是病嬌西子一般,虛弱至極的說道:“大公子,你彆生氣,我這傷,我也不是故意的,我就是……我是真的疼。”

剛開始還虛弱,後麵就委屈了。

嘖!

這可真是太不要臉了!

病房裡的等著的兩人,如出一轍的露著一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模樣……盯著黑龍看著。

黑龍一驚,似乎纔剛剛發現顧北風也在似的,下意識就臥槽一聲:“小月亮,你怎麼也在?”

小月亮?

這又是什麼稱呼?

江野挑眉,顧北風冇在意,塗景衍下意識拉開兩人間的距離,黑龍咳了一聲,歪歪扭扭的身子依然冇有站直,緩緩的又咳一聲,說道:“讓你們見笑了,這傷的有點重……”

背上那一刀,紮的是真狠。

但也不至於會死。

黑龍這狀態,一半裝的,一半也是真疼。

塗景衍是醫生,也懂這些。

“行了,彆貧了,你過來,我幫你看看。”顧北風站直身體,走過去。

塗景衍耳朵依然紅著,這會兒的臉上卻是繃得極緊,一句話都不想說的樣子,直接把黑龍扶上去,然後讓他趴下。

塗景衍往後退開,把位置讓給了顧北風。

“疼得厲害嗎?片子照了吧,給我看看。”顧北風很自然的說,站在黑龍麵前,垂眸看著他背上的傷口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