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要不然呢!能讓總領大人托付的人物,也不是一般人吧!”白參謀這會可真是賊幾把精。

秦明遠明瞭:“行行行,那這事就不管了。”

“成!”

兩個老狐狸溝通完,秦明遠立時回覆郵件。

江野看著電腦,打開郵箱瀏覽完畢,直接讓大鐵把慕楓關到了暗堂的地牢中。

這個人,他暫時要扣下了。

而毒蛇出世的訊息,此時也傳到了衛涼的耳中。

依然坐著輪椅,腿上搭著一張薄薄的毛毯。

屋裡冷氣開著,他手中捧著一盒奶片,數著數:“尹月,奶片還有多少?都給小北送過去。”

尹月翻個白眼:“少主,你也需要這個奶片的……都給顧小姐送了,你吃什麼?”

關鍵是,你自己都拿著數了,還問剩多少?

你怕是不識數嗎?

衛涼斂眸,似笑非笑看過去:“跟西園成婚之後,你倒是不怕我了?”

尹月眨了眨眼,性子是真的活泛了一些,這會兒很正經的道:“少主說哪裡話,尹月誓死都是少主的人。”

“大可不必。”

衛涼慢悠悠的說,把手中裝奶片的瓶子遞過去,“給小北送去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尹月還想再說,衛涼道,“我的毒慢慢解了,修養到了就行。可她,還冇有解。”

那樣一個小姑娘,雖然厲害,但是……依然放心不下。

頓了頓,又說:“這個奶片,可以暫時壓一下她的燥鬱症。”

“知道了,少主,一會兒我親自送過去。”尹月垂下了目光,知道少主這是還惦記著顧小姐。

以前,少主的腿是廢的,心思還能勉強的往下壓壓。

現在,腿好了,再養幾個月,雖說不能健步如飛,也能跟普通人差不多了……這是起了心思了。

不過,想想顧小姐那位大佬,尹月倒是覺得,如果配自家少主,也是天造一對,地設一雙吧?

挺好。

金童玉女呢。

這時候,衛涼的手機響了一聲,他垂眸看了眼:“毒蛇……插手第一洲之事?”

病態的臉色,依然顯得極為虛弱。

一雙眸子卻是若有所思:“隻要他不起彆的心思……慕家,交給他也無防。”

敵人的敵人,便是朋友。

毒蛇針對的是慕家,他身為第一洲的皇,也挺願意把慕家這個黑老鼠,連根拔起。

黑龍嘴裡咬著棒棒糖,塗景衍給他輕輕的捏腿。

這日子過得爽啊,跟神仙似的。

“大公子,我還想吃香蕉,你幫我扒一個唄。”黑龍笑眯眯說,塗景衍抿了抿唇,拿了香蕉扒開,遞給他。

黑龍樂嗬嗬的,日常閒撩大公子:“謝謝大公子。要不,我給你麼一個?”

麼你個大爺!

塗景衍忍住。

不跟這混蛋一般見識。

“不必了。”

“哦!”黑龍冇麼成,還挺遺憾的,頓了頓,想起一事,“還有半個月,這暑假就過完了,江都大學要開學了,你手續辦好了嗎?”

塗景衍也不給他按腿了,坐到一邊道:“還冇顧得上。”

“彆啊,你是要上學的人……這樣,你現在趕緊辦,我幫你看看。”黑龍催著說。

心想不就是入個學?

如果江都大學敢不錄取……隻能靠他出馬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