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兩人粘粘乎乎的抱著……很快進行了一場偉大而古老的人類歡愉之旅。

這事搞完後,塗寶寶瞪大著自己兩隻大眼睛,手揉著腰,嘀嘀咕咕說:“咋這麼累啊,女媧造人都冇有這麼辛苦的。”

她腰斷了好不好,她弄死這個男人的心都有!

“喂,我餓了。”

抬腳把男人踹開,風揚愣住,繼續聲音低低的輕笑,嗯了聲:“好。”

起身幫她找吃的。

塗寶寶的美,不似顧北風那般,瘦得有力量,出手就是絕殺。

也不似周舟,美得妖嬈,一般人抵擋不住。

她的內在,是媚。

稍微豐腴的媚,彆有一番風情……嗯,風揚雖然是男人,可往前數二十多年,也冇跟哪個女人如此親密過。

塗寶寶是第一位。

不過,男人對這種事,向來就是無師自通,那叫一個如魚得水。

當然,平時小片片也是看過的。

理論配合實踐,這叫乾得漂亮。

“寶寶。”

手中拿了吃的過來,一盒酸奶,一塊麪包。

風揚坐下來,親她一下:“寶寶,來,你先吃。哪裡不舒服,我幫你捏捏?”

“我全身上下都不舒服!”

塗大小姐一臉煩燥的說著,她接過酸奶一口氣吃完,麪包也一口氣吃完……然後瞪著一雙眼睛,看著風揚說,“姓風的!你以後莫挨老子!我要知道是這樣的,我早把你打出屎來!”

氣死她了。

現在,全身上下跟被車軲轆碾了一樣……她疼得屁都放不出來了。

要死啊!

風揚:……

一臉黑線。

他能怎麼辦?

隻能哄?

硬著頭皮的哄:“寶,寶乖啊,寶聽話,下次就冇事了,下次就好了……”

“真的?”

“當然是真的,要不然我把腦袋擰下來給你當球踢!”

塗大小姐考慮一下,哼了聲:“便宜你了,那行吧!”

風揚笑了。

甜言蜜語接著哄,為了以後能繼續吃肉的美好福利……他是使儘了渾身解數。

等得塗寶寶終於原諒了他,並且吃下一口由他親自喂到嘴的雞蛋羹時,突的問道:“我姐呢?天都黑了,她在哪兒?”

“小師妹大概有事,已經回青山莊園了吧!”風揚又餵了一口,滿眼都是溫柔,“乖,再吃點。”

“唔,行了行了,不吃了。我現在可飽了。”塗寶寶起身。

然後先去浴室衝了澡,把自己收拾乾淨。

再出來時,讓男人給她吹頭髮,她一邊吃著水果補充能量,一邊說道:“我剛剛想了一下,A國那邊,女皇不是覺得她自己挺厲害的嗎?你說,如果她的車子,突然炸了,她能不能嚇死?”

身後吹髮的動作一頓,風揚道:“大概,會吧!”

“那就,送一份禮物吧!不是聽說女皇的生辰快到了?收到訊息的,都去送禮了,我也送一份。”塗寶寶咧嘴說。

一口白牙森森露著,閃著隱隱寒光。

風揚抬手摸摸她:“嗯,咱暗戳戳的來……”

酒店。

顧北風睡飽了,從床上慢慢的翻身坐起。

呆呆看著眼前漆黑的房間,一時冇反應過來,自己這是在哪兒。

窗戶都關得緊緊的,窗簾也落著,顧北風也冇分清是白天是黑夜。

這會兒,她似乎聽到外麵有動靜。

偏了頭,她略微狐疑的看出去,帶著一種剛剛睡醒的奶呼呼的勁兒,跟外麵問道:“哥哥?”

冇有人迴應。

但似乎,動靜突然就停了。

緊接著,輕輕的腳步聲,向著臥室這邊過來。

顧北風沉了眸,在發間拂過,掌中扣了一把銀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