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就比如第一洲那邊,就冇這麼嚴格,畢竟,衛皇也是自己人,肯定不會讓小風出事的。

可眼下這是在華國。

就算江野有點本事……可上麵還有領導,這可怎麼辦?

一時間,周舟腦門都炸了。

但依然迅速的快速進門,先把門關上,然後看向溫易:“弄點藥,先把這裡的血腥味除了再說……要不然傳到外麵,引起轟動就不好了。”

溫易已經做好準備了。

但這個味……需要一段時間的揮發。

他隻能去把窗戶打開,然後,把兩個死去的人拖到廁所裡,等回頭再處理。

再轉向周舟的時候,也頭疼的不行:“這事,要不要通知一下江少?”

“通知他乾什麼,冇亂添亂的嗎?”周舟冇好氣的說,“他本來就是兵,咱們本來就是賊……眼下這裡出了命案,他稟公不是,徇私也不對,還不如不告訴他。”

“也是。”溫易把眼鏡往上推了推,無語的說,“所以,大佬厲害的話,要什麼男人?簡直就是來拖後腿的。”

像他們家大佬,冇談戀愛的時候,那麼冰冷肅殺,說一不二,多厲害?

現在談個男人,瞻前顧後,費勁。

“給衛皇打電話。”

思來想去,周舟隻能用上這個男人,“衛皇總不能把小風交出去。”

“行,你說的這個辦法可以。”

溫易馬上點頭,“周爺,你先幫一下大佬,我去給衛皇打電話。”

但是,他的手機打衛涼的肯定是打不通的。

他存著尹西園的電話。

那邊打過去,尹西園倒是秒接,乾他們這行的,尤其是身為衛皇的親衛,尹西園哪怕是睡覺都睜著一隻眼睛。

“溫先生,有事?”

清冷的聲音,隻要出口,就絕對冷靜,溫易也冇跟他客氣,“衛皇在嗎?顧小姐這邊出事了。”

尹西園瞳孔一縮,猛的起身:“我馬上過去。”

但尋思著,凡是涉及到顧小姐的事情,自家衛皇一定要第一時間知道。

尹西園看一眼時間,現在是晚上十點鐘,還不算太晚。

馬上拿著手機過去,跟正在看書的自家主子輕聲說道:“少主,顧小姐出事了……”

此刻,因為塗景衍的這個案子,說大不大,說小……也算是跨國案件,江野親自動手,拔了K組的一個據點。

看一眼時間,已經是十點。

“時間不早了,休息吧!”讓大鐵與秀才把K組的兩個人先收押,調轉車頭,奔回酒店。

路過露天燒烤難的時候,江野停下車,又很耐心的買點肉串,還有杯奶茶。

這才心情不錯的又繼續往回走。

纔剛剛停好車,就見前方比他略早一點到達的保姆車內,先行走下了尹西園,然後是一輛輪椅放了下來。

再然後,腿腳還是不太方便的衛涼從車裡走下,坐了輪椅……兩人很快進了酒店,上了電梯。

江野細細盯了一眼,垂眸解下安全帶,然後帶了燒烤,大步走進酒店。

剛出電梯,鼻間嗅到一股微淺的血腥味……雖然很淡了,但對於他來說,這味道絕對鮮明的很。

江野目光沉了下來。

手放在腰間,拿出了槍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