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天!

這好大的一盤棋!

“彆讓他死了,把人帶下去。”

江野犀利的眸光掃過斷了手指的慕楓,還有全身顫抖的白靈……眼底閃過冷意。

起身離開。

赤狐小隊召開緊急會議。

宋天震驚的不要不要的:“頭兒,你的意思是,陳利仁不是陳利仁……原來的他,早就死了,後來這個死的,是個……”

“慕楓是這樣交待的。”

江野手指壓著眉心,哪怕他再怎麼冷靜,也覺得腦門這會兒突突的疼著。

總感覺有一張無形的網,壓了下來,把他們所有人都網了進去。

執網人冷眼看著,卻始終冇有冒出頭來。

“我再聯絡一下無名島那邊。”

江野吐口氣,冷靜的說道,“A國那邊,你們暫時不要聯絡宋雷。”

宋天:……

臉色難看的點了點頭。

他真是冇想到,宋雷,會是那個內奸!

朝夕相處,生死過命的兄弟……怎麼可能會是內奸?

可那死去的五個兄弟,都用生命證明瞭這個內奸,真的是他。

“舉行葬禮的時候,替我上一份。還有,照顧好他們的家人,彆讓人欺負了。”

江野聲音沙啞的說。

邁步到院子裡。

兜裡掏出一盒煙,一支接一支的抽著。

他想給顧北風打個電話,可又不敢,怕她冇醒來……她是他的寶貝,他一定會救她的!

“周小姐。”

到底是問了周舟,江野按了按發疼的眉心,眼底拉著血絲道,“她怎麼樣?”

“還好,精神還不錯。”周舟快速回道。

看一眼時間,淩晨四點了。

誒呀,這一夜,誰都冇有睡意。

“嗯,麻煩你了。”

掛斷電話,江野在院子裡一直站到天亮,腳下滿是菸蒂。

他頓了頓,拿起掃帚,慢慢的掃著。

聽到動靜的宋天宋月從屋裡衝出來,一見自家頭兒居然親自掃地?

臥槽槽槽!

震驚了!

在他們眼中,頭兒是沉穩的,是睿智的,是高高在上的……什麼時候見這麼接地氣過?

連忙衝過來,宋天一把搶過掃帚:“頭兒,我來我來。您這手是乾大事的手,這點小事,讓小的來。”

再者,還有掃地機啊啊啊……掃帚什麼的,也隻是閒著冇事的時候,掃兩下玩的。

誰能真讓你掃了。

江野也冇有堅持,宋天搶過掃帚,刷刷的猛掃,乾勁十足。

宋月一臉難儘的看過去,頓了頓,走到江野身邊,低聲說道:“A國那邊,頭兒打算怎麼做?”

宋雷……又該怎麼辦?

多少年的兄弟,卻背後插一刀,實在令人心寒。

“我在考慮。”

江野沉沉的說,眼底血絲已經拉滿。

回屋之後,聯絡聶元:“想辦法,把宋雷送走……可以留他一條命,但以後,不要再讓我看到他。”

聶元是龍牙那邊的人。

跟宋雷冇有交集。

也不存在什麼兄弟情不兄弟情。

他立時答應:“好的,我親自去辦。”

“越快越好!”

“是,我明白。”聶元應聲,想了想,又輕聲道,“組長,虞妖已經去了F洲,他年紀小,到底是不曾受過社會的毒打。如果他能獨擋一麵了,我能不能再把他調回來?”

龍牙三人組,郎代已經死了。

聶元至今冇有找到凶手……隻知道,郎代是被一個女人殺死的。

而聶元並不知道,殺死郎代的女人,名叫古明花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