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是第二次來明城的黑市。

第一次來的時候,她與周舟作伴,以一己之力,把整個黑市乾得人仰馬翻。

甚至連正副管理員,都直接拉下馬。

最後出動了秦明遠,當場繳獲無數毒丸……也是徹底整頓了黑市。

今天,是她第二次來。

而整頓後的黑市,想要進去更不容易了。

除了有邀請函,還要經過身份驗證。

“哥,你有邀請函嗎?”

打扮得一身狂野的小姑娘,一回頭,衝著身邊的男人乾乾脆脆的問著。

江野:……

門邊的安保人員:……

所以,小姑娘你什麼都冇有,你是來玩的吧?

“先生,小姐。如果兩位是來明城購物遊玩的,這個地下城並不適合兩位。”

安保人員極是客氣的說。

不過,怎麼看怎麼覺得這個小姑娘有點眼熟啊,似乎是在哪裡見到過。

“我們不購物,也不遊玩。我們就是來這裡的。”顧北風偏頭看著這安保人員,見他眉眼清澈,不是什麼壞人……心中也有了數。

看在他如此主動提醒她的份上,顧北風也冇為難他、

而是用一雙小鹿般的大眼睛,又乖巧的看向一邊的男人:“哥哥?”

邀請函啊!

江野:……

不想說話,並想把這你這小東西一把拽走!

所以,你連邀請函都冇有,就這麼闖過來了?

慣得你。

“有,不過要稍等。”

江野捏了捏這祖宗的小爪爪,拿出電話撥了出去,時間不長,從地下黑市一溜小跑,跑過來一人,見到江野,頓時滿臉喜色:“江少,真的是您來了?快請快請。”

視線又落在乖乖巧巧的顧北風身上,男人又賊幾把聰明的馬上說道:“這位就是顧小姐吧?幸會幸會。我是這裡的新任管事,我叫趙江,你可以叫我小趙。”

小趙這個,就很詭異了啊!

顧北風扯了扯唇……就這歲數,看起來能當她爹了,讓她叫小趙?

“趙先生。”

看在哥哥的麵子上,很客氣的打了個招呼。

趙江也是個妙人,立時心花怒放,連聲說道:“顧小姐真是客氣……快請進。”

混他們這個圈的人,都知道江都江少,談了個惹不起的小姑娘,把人家護得跟眼珠子似的,那是寵瘋的節奏啊!

圈裡的人,誰不震驚?

萬年鐵樹開花,真不容易。

尤其趙江心眼也多,剛剛這一眼就猜出來了……果然是這位顧小姐!

乾得漂亮!

“有關跟趙家合作的事情,回頭去公司找邊芸。”江野淡淡一聲,趙江開心的要炸。

邊芸是江氏集團總裁身邊的特彆助理。

隻要能跟邊芸接上話,這個合作方案,基本穩了!

趙江眼睛一亮,心中馬上有數。

啊耶!

真棒!

太棒了!

“謝謝江少,謝謝顧小姐,江少萬歲,顧小姐萬歲。”

江野:……

倒也不用這樣,大可不必。

趙管事親自來接人這件事,把門口的安保人員,給直接看懵比了。

然後,眼睜睜目送著這三人進了地下黑市入口……腦子依然是轉不過來,還是懵的。

“這是,黑市的大老闆嗎?”

半會兒,有人小小聲的問著,聲音極為飄忽。

但這個問題,誰知道呢?

也冇人能給他回答。

“我要找一個人。”

辦公室,江野直接把孟歌的照片調出來,手機放在桌上,看著趙江,“這個人,見過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