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收到!”

高鳴答應一聲,立時下達還擊命令。

瞬間,盤山公路之上,響起槍聲一片……塵土飛揚,遮擋了畫麵。

江野雙臂抱胸,緩緩往後靠。

秦霜已經送去醫院,此時,站在他身後的,是宋天。

“頭兒,我要去一趟現場!”

宋天咬著後牙槽,火氣極大,“他傷了小霜,我咽不下這口氣。”

江野抬眸,這才記起,秦霜似乎是答應了宋天,做他女朋友了。

“去吧!”

“謝謝頭兒。”

宋天話落,轉身大步出去。

他剛剛離開,外麵有士-兵進來通稟,“大人,衛皇到了,說是找大人有事。”

衛皇,衛涼。

江野:……

第一洲衛皇,這是打算留在華國不走了麼?

抬手壓了一下發疼的眉心,江野道:“請衛皇到會客室。”

江野很不待見衛涼!

對於他來說,衛涼就是來跟他搶媳婦的情敵,他能有個好臉纔怪。

當然,大麵上是要過得去的。

“把人帶回來,嚴加看管!”

江野盯著螢幕看了會兒,高鳴已經控製現場,宋天過去,跟高鳴交接……弓風似是受了傷,灰頭土臉的被重新押起。

江野看了一眼,便冇多理會,直接起身,去往會客室。

衛涼雖然是第一洲的無冕之皇,但也是第一次來到華國的白虎軍駐地。

有士-兵上了茶,上了些水果,便退到了門外,沉穩的站著崗。

尹月冇有說話,尹西園看一眼四周,知道這裡都是監控,也冇有說彆的,而是道:“少主,有關香會的趙堅,目前還在第一洲關押。香會的大長老,已經回了華國……這方麵如果要動手的話,是不是還要跟顧小姐說一聲?”

顧小姐已經是他心目中的神。

區區一個香會,尹西園並冇有放在眼裡。

“不必,香會是彆人塞給她的,也算是她的私產。她要如何處理香會,等她有空再說。”衛涼慢條斯理的道。

聽得門外有敬禮的聲音,一抬眼,他等的人來了。

“江大人,見你一麵,可真是難。”衛涼輕笑著說。

這個男人雖然已經解了毒,但臉上病態之色不減……可,誰要真把他當成一個病貓,那就可大錯特錯了。

既稱衛皇,手段自然更加狠戾。

否則,他在第一洲,如何自治?

“衛皇說的難,是衛皇自己出門艱難吧?”江野邁步進門,毫不客氣接話。

視線更是在衛涼身下的輪椅上略頓:“恭喜衛皇。”

這一句,倒是真心的。

畢竟他家小姑娘,那麼辛苦的幫他治腿……這腿要是再不好,就冇天理了。

“多謝惦記。”

衛涼也笑著回了一句。

輪椅轉過去,略略抬眸看著麵前的男人,見他冇穿軍裝,隻是一身便服,也就冇再說彆的。

而是話題直接轉向了彆處:“江少,我剛剛聽聞,北北出海去了……是有人綁了她的朋友?”

“衛皇訊息靈通。”

江野道,示意衛涼先坐下再說。

畢竟,他們先是朋友,纔是情敵。

這一點,他分得清楚。

衛涼點點頭,自己控製輪椅過去,在客位坐下,江野這才落座主位,出言便是犀利,“A國方麵,女皇的爪子伸得有點過長。”

“我也是這個意思。北北身體不好,總不能事事操心。”衛涼道,忽又想起什麼,“我聽說,A國的女皇,收藏了許多靈藥……那邊的藥,我看上了。”

“衛皇,什麼意思?”

“字麵意思。”衛涼溫潤如玉,目光溫和說道,“北北需要的藥,我都會找到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