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條件?”江野挑眉問,“我可真是謝謝衛皇的好意,但我們也不能隨便占衛皇的便宜……這樣好了,衛皇找到的藥材,我們會按市價的兩倍買。衛皇你覺得這事怎麼樣?”

衛涼:……

衛涼沉默了下來。

不得不說,這個姓江的也是隻老狐狸。

這是半點縫隙不給他漏。

防得真嚴。

“江少客氣,市價的兩倍就不必了……不過,藥材的事情,我也已經開始著手,回頭我會跟北北直接聯絡。北北若是需要,隻需一句話。”

衛涼笑意溫和的說,這又是一記軟刀子甩過來。

關係好啊。

我們關係親密的很,隻要她一句話……我命都可以給!

衛涼是身體不好,但這腦子卻是一點都冇壞。

甚至,還步步為營的算計到了他的眼皮子底下。

江野輕笑了一聲,整個身體舒展,向後靠著椅背,指節敲著手邊的桌麵,認真考慮了一下:“既然如此,那就卻之不恭了。衛皇這麼客氣,我們家小風,定也會好好考慮……這樣,不如,就當之前我們家小風幫著衛皇治腿的費用了?”

眼前這男人一口一個“我們家小風”的說著,明顯就是在宣誓主權。

尹月跟尹西園兩大得力助手,麵無表情的站在衛皇左右……表麵冷靜得一匹,內心裡早無語的直翻白眼。

就問,你們有話不能好好說麼?

非要一口一個機鋒……猜謎玩呢?

站在外麵的白參謀聽到這裡,實在聽不下去了。

摸著鼻子進來,仗著自己資格老,樂樂嗬嗬的打圓場:“大人,您這是有朋友在聊啊……不過我這邊有點事,想跟大人彙報一下?”

衛涼很認趣,視線掃過白參謀,禮儀方麵無可挑剔,頷首說道:“江少儘管去忙。”

江野點點頭,道一句“抱歉”,隨後離開。

他一走,尹西園就擦了把頭上的冷汗,小聲說道:“少主,這江少挺厲害的……”

這一場不見硝煙的交戰,兩人幾乎打個平手,半斤八兩。

自家少主是身體弱,但也不是冇有一戰之力。

而江野,還真不愧叫了這個名字,全身都是野勁……難啃的很。

“北北自小就明珠蒙塵,彆人不知她的好,我是知道的……能被北北認可的男人,怎麼可能太差?”

衛涼淡淡的說,“去查,北北如果真的去了公海……我們也要準備一下了。”

尹月愣了下,臉色微變:“少主,我們第一洲,向來不參與其它洲的事情……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就是公開站隊了。這以後,怕是不得安寧了。”

“這個世界,何時真正的安寧過?”

衛涼半眯了眼睛,淡然說道,“我們第一洲,如果真的安寧,這些年的毒,就不會一直在我身體裡,而出不去。眼下,我僥倖有機會還能站起來,那就說明老天冇有放棄我。我喜歡她,總是要拚一下的。”

就算頭破血流,也不後悔。

不拚這一次,他死了都難安。

“少主,我明白你的意思……”

尹月歎息,視線往上,掃過會客室的監控,又快速說道,“此次A國出手,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那麼愚蠢,我們得到訊息,對方有可能會使用……氣象武器。如果顧小姐已經入了公海,那麼,很危險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