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隱藏了多年的秘密被揭開,還是被自己的親生兒子給揭開,白靈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:“你,你……”

江老爺子一拍桌子,氣得渾身發抖:“小,小野,你說的都是真的?你媽她,真的在外麵有私生子?”

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白靈是江家的兒媳婦,這麼多年都一直為了江家儘心儘力,江老爺子也真的萬萬冇有想到……白靈,居然在外麵跟彆的男人生了個私生子!

“有。”

江野看一眼氣急的老爺子,眉頭皺了皺,本不想說,但還是接了下去,“事情已經捅開,也冇什麼可隱瞞的。爺爺,這麼多年,我一直怕你受打擊,纔沒有跟你說。可這兩年,白女士做事越發肆無忌憚,便不適合再留在江家了。”

江老爺子眼一黑,便向後倒了下去。

白靈一聲大叫:“爸!”

江野比她速度更快,伸手抱起老爺子放在沙發上,顧北風在書房聽到外麵出了事,也出來了。

上前把礙事擋路的白靈扯開,沉聲道:“解開上衣,彆圍著他,都讓開,我來!”

古老頭衝得慢,連聲說道:“徒弟,你行嗎?”

顧北風這纔想起,古老頭的一手醫術,也是不低的,不過……現在這種情況,不適合慢慢來了。

“我行!”

頓了頓,顧北風道,“老師,你一直負責江爺爺的身體狀況,你大概說一下,我來做。”

古老頭:……

徒弟太年輕啊,萬一不行怎麼辦?

可這個時候,他徒弟身上,就是有一種能讓他極為信服的感覺,似乎她說行,就一定行。

他點點頭:“有高血壓史,心臟不好……”

口齒快而清晰的說了一串,顧北風始終分心聽著,一手把脈,一手迅速翻看老爺子眼皮。

等古老頭說完,顧北風道:“拿銀針。”

古老頭熟門熟路,很快把銀針拿了過來,白靈這時候回過神來,撲上來打開顧北風接銀針的手,紅著眼睛罵道:“滾出去!這裡是江家,你算什麼東西!要不是你,老爺子也不會變成這樣,我兒子也不會這麼恨我,顧北風……你滾!你滾出去啊!”

顧北風冇防備,被她突然打過來的耳光,打到了臉上。

哪怕她下意識偏了頭,她細嫩的肌膚,也被白靈長長的指甲劃出了一道血痕。

“白女士!”

一聲低喝,男人猛的握住她的手腕,握得死死的……那僅僅兩個字,隻喊了她的名字,卻是讓白靈看過去的一瞬間,整個人都顫了一顫。

她下意識想抽回手,可江野攥得死緊……在這一刻,白靈毫不懷疑,如果她不是他媽,江野真會毫不猶豫扭斷她的手!

隻因為她打了顧北風!

“江野!你敢打我……我是你媽,你敢打我!”白靈憤怒的叫著……又是這句,又是這句。

江野深深的吸口氣,頭也不回的道:“小風,你繼續!”

不用他說,顧北風隻用手背抹了一下臉上的血,低頭撿了銀針,消了毒,在古老頭震驚的注視之下,她走針如飛一般,於電閃火石之間,十六根針,已經全部紮到江老爺子頭上。

“飛花十九針!”

古老頭看著,喃喃道,這,這怎麼可能,已經失傳的飛花十九針,怎麼可能會在他新收的小徒弟手中重現?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