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顧不上這些。

她判斷,江老爺子是因為氣怒而突然的腦出血,必須要立即搶救!

“飛花十九針”她隻用了十六針,不過已經足夠……但施針很費力氣,需要認穴又快又準,一針紮下,中間不能斷!

十六針紮下去,她額頭已沁出了汗水,旁邊有毛巾伸過來,溫柔的替她擦著額頭的汗。

她一轉頭,是江野回來了。

小姑娘原本滿臉的冷靜,瞬間被柔軟所代替:“哥哥……”

古老頭:……

差點跌個跟頭!

震驚得不能自己!

就想問,徒弟你這麼區彆真的好嗎?

對我就是凶巴巴愛搭不理,對野小子就各種溫柔喊哥哥?

彆被他騙了,那小子狼子野心就是想拐你!

“不,是我先讒他的身子。”顧北風低低的說,毫不避諱自己熱烈的愛意,古老頭後知後覺,他剛剛不小心把“狼子野心”給喊出來了。

頓時一個哆嗦,抬頭看向江野,江野麵無表情的看著他,古老頭脖子一縮,若無其事轉回頭,看向自己小徒弟:“你那針,回頭教教老師唄……”

這是個醫癡。

“教。”

顧北風嫌他煩,直接冇說彆的,答應了……古老頭得了準信,心滿意足在一邊等。

不過,冇這麼容易。

顧北風道:“老師,還是需要檢查一下……看看腦中出血多少。”

這個,古老頭懂,他連連點頭,快速說道:“不用去醫院,這裡就有全套的設備……來來,野小子去推移動床過來,先給老爺子拍個片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懷疑這是個假的老師!

“拔了針,才能移動。”

古老頭:……

嗬,給徒弟丟人了,老臉無光。

十五分鐘時間,顧北風摸了江老爺子的脈,跟著鬆了口氣,拔針之後,便推江老爺子去拍片。

這些,古老頭一人就乾了,她也冇進去,靠在外麵跟江野等。

想到白靈,顧北風到底問了一句:“哥哥,白女士她……”

“哦!她兒子把她接走了。明天也會有聲明登出來……她從明天起,不再是江氏集團的CEO,也跟江家再冇有關係。”

顧北風眨了眨眼:“哦……”

她親情關係淡薄,並不覺得江野這樣做有什麼不對。

她一直以來的理念都是:你對我好,我對你好,大家一起好。

“好了,不說這些事,倒是你……”江野側頭,看著身邊這個瘦瘦小小的姑娘,忍不住伸手又揉了揉她的頭,低聲問,“……就那麼,讒我的身子?”

唔!

小祖宗臉色一下子就紅了,眼神亂閃也不敢看他,小小聲聲的說:“有,有點吧!就,就老師叨叨,我也挺煩……”

好羞恥啊!

但,一點都不後悔。

給自己打氣,勇敢的抬起小腦袋,認真的看著他,說道:“哥哥,我就是……讒你的身子。”

話說完,心裡七上八下,也不知道哥哥會不會答應她。

或者是,如同上次一樣,哥哥當冇聽到?

江野笑了。

他是真冇想到,這祖宗膽子這麼大,上次敢表白,這次更大膽。

所以……

他伸手,捏起這祖宗小小的下巴,視線落在她的唇間,細細的看,說道: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