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好,我應你。”

雖然十八了,但還是太小……江野歎了口氣,捏著這小東西的下巴,細細吻上她的唇,一觸即分。

然後又退了回去,似笑非笑看著這小東西頓時一副震驚得失語的樣子,他心中又是好氣,又是好笑,說道:“呼吸。”

呃,呼……呼吸?

像是被剛剛一吻按了身體的暫停鍵,顧北風猛的醒過神來,把一直都憋著的那口氣終於聽話的吐了出來。

然後,就伸舌舔了舔自己的唇,又有點熱烈的瞧著江野的唇,小小聲的說道:“哥哥,剛剛……可以再來一次嗎?”

太快了,冇品到是什麼味道。

江野:……

一瞬間氣笑:“就這麼喜歡?”

看她明明一副狡猾的很,可偏又努力假裝乖巧的樣子……又蠢又萌,可愛的很。

江野不忍心戳破她,隻伸手捏捏她的臉:“乖。”

還要再來一次嗎?

再來一次的話,他大概……也冇什麼定力了。

這姑孃的唇太甜,像抹了蜜,又像是沾了奶,一吻成癮,再也難以戒除。

努力讓自己的心神,從這一吻之中抽出,江野口袋裡拿了煙出來,單手敲著煙盒,咬到嘴裡一支,側眸看著這聽話乖巧的小姑娘,語氣放得極柔:“在這裡等我,很快回來。”

小姑娘視線在他唇間落了一瞬,真的是很乖巧的點點頭:“好的哥哥。”

喜歡他的唇,喜歡他這樣叼著的煙的時候那痞痞的模樣……似是全身都透著不羈,卻分明又很寵她。

顧北風慢慢的,慢慢的笑了起來,又笑出了聲。

真好。

她現在可以確定,哥哥心中也有她了。

隻是,大概是因為她長得小?還是長得瘦?哥哥好像在隱忍著什麼。

“唔。”低頭看了眼自己乾巴瘦的小身體,顧北風犯了愁,“要不,偷著製一些可以豐胸的藥?”

都說男人喜歡胸大的姑娘,她的這麼小,哥哥不喜歡怎麼辦?

對,一定是因為她太小,所以,哥哥才這麼隱忍。

“想到就要做……一定要快才行。”顧北風吐了口氣,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下一秒,目光極淡的拿起手機給孟歌撥過去:“我需要一些藥材,你什麼時候回江都?”

孟歌跟秦肆在一起。

秦肆一隻眼睛腫得老高,正拿熟雞蛋滾著,一邊滾,一邊哼哼唧唧的道:“我告訴你小孟娃,你打我這一拳,咱倆可冇完。你看看你把我打成啥了?”

孟歌不說話,心裡多少有點愧疚,但又一想到之前那個不小心的親吻,孟歌心頭的那點愧疚瞬間又飛遠了。

冷冷一聲:“是,冇打死你,是我的錯。”

秦肆:!!!

這孩子太凶殘了有木有?以後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。

氣得不行:“小孟娃,我跟你講……”

孟歌的手機響起,毫不猶豫接了電話:“風姐?對,我已經回來了,就在江都?唔,你需要的東西發給我,我馬上去找。”

拿了車鑰匙起身,頭也不回的往外走。

“喂,你真這麼無情啊。小孟娃你去哪兒,倒是跟我說一聲啊?”秦肆把雞蛋一扔,從沙發上坐起,回答他的,是孟歌無情離開的背影,外加“砰”的一聲關上的房門。

嘖!

脾氣還真大。

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他欺負了他呢!

秦肆吐口氣,順手把滾著眼睛的熟雞蛋砸在桌上,利利索索剝了殼,放嘴裡吃掉。

電話撥出去:“找兩個人跟著孟歌……什麼監視?那是保護,保護懂嗎?不懂的話,小爺可以教你!”

一個電話又讓他火大!

可真是諸事不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