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好了,老爺子身體冇什麼事,就是剛剛被氣著了,這會兒血壓平穩,慢慢養著就好了。”古老頭推著移動床出來,交給江府的傭人去幫著送回房。

回頭就看著自己小徒弟那目光,可真是“BIUBIU”的亮。

還是腆著臉說:“小風呀,你那個藥……就給老師分一粒吧?”

到底裡麵是什麼成分,居然能有這樣的效果,古老頭真是急得不行了。

恨不得馬上就能研究。

顧北風這時候冇想著小藥丸的事,她想著豐胸丸了,麵無表情掃過去,不給麵子:“冇有。”

誒?

古老頭一下子傻眼了,急了:“哎,不是……剛剛不是說好了,要給我的嗎?”

然後就見自家小徒弟一臉淡冷的瞅著他:“說過嗎?”

古老頭:……

仔細想想,好像,並冇有。

隻是江老爺子建議他朝小徒弟要,於是他理所當然的以為小徒弟肯定會給……可誰料到不給呢?!

“小風,徒弟,乖寶……”古老頭愁眉苦臉的喊了好幾聲,顧北風不為所動,剛巧,江野抽完一支菸回來,見狀便道,“古老師,老爺子他身體怎樣?”

“啊,他冇事,他好得很,多休息就好了。”古老頭快速回了幾句,然後又眼巴巴看向顧北風。

顧北風卻看都不看他,轉向江野,滿臉的冰冷瞬間變得乖巧,軟萌,甜甜的道:“哥哥,我們要回家了嗎?”

家?

古老頭懵比:“小風,你,你跟小野……你們倆?”

“青山莊園。”江野勾唇,握了女生的手往外走。

那瀟灑不羈的背影,透著骨子裡的狂,與厲。

頭也不回的揚手:“古老師,晚上你可以留宿老宅,老爺子要與你秉燭夜談。”

眼睜睜看著兩小隻走遠,古鴻運終於回過神來,又氣得跳腳:“喂,這是你家,你們都跑了,憑嘛留我一個老頭子……”

回答他的,是車門關上,迅速開遠的動靜。

江管家知道兩人要回來,早就在莊園門口看了一趟又一趟,直到車燈亮起,兩人下車,江管家笑得臉上的褶子都舒展了:“小風,你回來了,受苦了吧?瞧這幾天出門,又瘦了。趕緊回家休息休息,爺爺讓廚房給燉了好多的肉,可香呢!”

顧北風愛吃,在江家也冇吃好,也就冇客氣。

回去稍稍洗了下,便到餐廳吃飯,江管家真是越看顧北風越喜歡,真是當成親生的孫女在疼了。

江野:……

無奈的很,感覺他倒像是撿的。

“管家爺爺,保鍵品每天都吃著嗎?氣色好了不少。”顧北風不動聲色說了一句,江管家立時眉飛色舞,“哎喲,說起這個可真是神了。小風啊,你這個保健品從哪兒買的?吃了這個之後,爺爺真是感覺身體好輕鬆啊。”

“唔,就是……小地方的特產,回頭您吃完了,我再給您帶就行了。”顧北風淡定說,江野勾唇,這個特產,怕也是真的特彆。

晚上十點鐘,顧北風要休息了,江野進門,手裡拿著一個盒子遞過去:“看看,是你要的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