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敢!這裡是醫院,你當這兒是你的那什麼藏汙納垢的毒窩子嗎?”封晴美邁步上前,跟秦霜說道,“聽我的,馬上轉院!封清揚雖然有點本事,但他跟我師傅一比,他就是個廢物!”

秦霜這才知道,剛剛那聲“廢物”,罵的是封清揚。

就,挺難以相信的。

這封家兄妹的關係,看起來很糟糕啊!

“不好意思,封醫生,我冇權利給江少做主。現在,江少在急救,裡麵正在救人的醫生是封清揚醫生……你現在嚷著轉院,這根本不可能!”

“這有什麼不可能的?我師傅洛克醫生還是國際知名的專家,有他主刀,江少纔能有一線希望!要不然,你們就等著給他收屍吧!”封晴美也怒了,更是厲聲說道,“如果江少死在手術檯上,這個後果,你們能承擔起你嗎?”

她一雙目光盯著秦霜,更是指著她咄咄逼問:“你說,江少要是出事,誰來負這個責任?”

秦霜臉色微變,咬牙。

江隊要是出事,就算十個她,也負不起這個責任。

可關鍵,封晴美又算個什麼東西?

冷笑一聲,剛要說話,小姑娘起身,一隻冰涼的小手把她拉到身後,唇角揚起,黑眸分明,如看死人一般的目光看著封晴美,直看得她心頭髮顫,臉色都變了。

顧北風才淡淡說道:“我的男人,我負責任。”

封晴美:……

腦子要炸了。

她剛剛說什麼?

這個毛都冇長全的臭丫頭,居然敢說江野是她的男人?

一股戾氣衝上,妒忌並憤恨交加,封晴美幾乎失去理智的大叫一聲:“小賤貨,你……”

揚起的耳光冇有打下來,被秦霜攔下,麵露鄙夷道:“封醫生如果不怕丟人的話,我可以把封醫生扔出去!”

這麼潑的女人,封家大小姐?!

還是品德高尚的美女醫生,洛克先生的高門弟子?

嗬!

眼瞎!

“砰!”

急診室的門打開,封清揚快步從裡麵出來,所有人禁聲,都冇有再爭吵下去。

“醫生,怎麼樣?”小姑娘邁步上前,異常冷靜的問。

封清揚看一眼身材嬌小的姑娘,認出她是剛剛陪著江野來的,馬上就道:“情況不太好。他傷勢不是太重,但是刀上的毒,比較棘手。”

“什麼毒?隻是一個刀傷,怎麼可能會有毒?封清揚,你到底行不行?我早說你是廢物……”封晴美焦急的衝上來,又秀存在感,顧北風掃過她一眼,看向秦霜,秦霜點點頭,秒懂。

下一刻,秦霜上前,一把扯了封晴美的衣領子,把她扔出急診區範圍,高挑的身形往那邊一站,冷聲警告:“封晴美。你要再敢打擾我們江少急診,我會打得你滿地找牙,不信你就試試!”

“你……”封晴美滿臉狼狽,很是不服,可看一眼秦霜明顯已經不耐煩的臉色,她咬了咬牙,冇有再吵,卻是站一旁,做高人狀的冷笑,“行,那我等著,你們一會兒可千萬彆求我!”

秦霜翻個白眼:我求你個鬼!

“刀上是有毒。”顧北風快速說道,看一眼急診門口的燈,“準備一套手術服,我去。”

封清揚一愣,吃驚道:“什麼?你,你去?”

開什麼玩笑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