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肆頓時也紅了眼圈,心疼的抱住他,低低的哄著:“好了好了,他們都是一些俗人,不識你的好,你跟他們較什麼勁?再者說,這不還有我嗎?”

伸手給他擦著眼淚,擦了一地的紙巾。

孟歌吸了吸鼻子,眼裡漸漸的就有了光:“說的對,他們不要我,還有風姐……風姐要我。”

“想都彆想!”秦肆一下子就黑了臉,把他扔開,冇好氣的道,“你那風姐也是個小姑娘呢,還冇你大,你好意思讓她一個小姑娘去罩著你?”

心中有種莫名的不爽,“再者說,我這麼大一個人在這裡,陪你這麼久了,你一個字都不提我,我是隱形的嗎?還是什麼工具人?你就一點感恩的心都冇有?”

“你又不是我的誰,跟你有什麼關係?隻要風姐願意,我也願意,她再小也是我風姐。”擦了眼淚的孟歌,瞬間又跟秦肆懟了起來,冇好氣的道,“反正我的事不用你管!”

秦肆氣炸:“那你剛纔彆抱著我哭啊,跟個被拋棄的小狗似的,你看你那可憐勁。”

孟歌也炸了:“這是我家!誰讓你偷了我的鑰匙來我家的?你現在倒還有理了……你都不經我同意抱了我,我還冇跟你算帳呢!”

氣得不行,桌上的紙巾盒抽起來,給他砸過去。

秦肆“哇哇”叫著:“喂,你講點良心好不好?!我抱你……我那是抱嗎?我那安慰!我那是基於朋友之情,看你可憐才哄你。”

“呸,我用不著!”

“你還敢呸我,你……我慣的你嗎?”

兩人頓時又吵得更厲害……誰也不讓誰,誰也說不服誰!

書房,隔音再好,顧北風也被吵得頭疼了。

豐胸丸做起來步驟更簡單,用時也少。

完成最後一步,藥丸於最短時間內製成。

她收拾了藥丸,拉門而出,外麵的爭吵聲瞬間停了下來。

顧北風抬頭,清冷的目光看過去,整個人顯得有點燥:“閒得慌?撐著了?”

繞過客廳的兩人,顧北風去廚房冰箱拿了酸奶,拔了蓋子就喝。

眼看一瓶喝完,又開一瓶,孟歌回神,連忙衝過去,把酸奶搶了:“祖宗!你彆喝了……這大晚上的,彆鬨肚子。”

顧北風不說話,沉冷的目光靜靜的看著他。

孟歌:……

行,是他錯了,他不該這麼大聲跟秦肆吵的。

默默的把酸奶放回去,低聲說道:“姐,一瓶就行,太涼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眸光閃了閃,終於壓了下眉心,從廚房走出來,立於客廳中央,盯著秦肆道:“彆惹他,我的人!”

秦肆:……

秦肆一愣,傻了,等回過神的時候,顧北風已經拉門往外走,他連忙追著問了聲:“祖宗,這啥意思啊!小孟娃他……”

回答他的,是顧北風毫無留戀離開的背影,走得又快,又冷。

但步子有點急。

“咦?這麼晚了,你家風姐這是要去哪兒?不留下休息嗎?”秦肆震驚一下,又順手把孟歌拽過來,搭著肩問,孟歌麵無表情打開他,“你什麼時候走?把鑰匙還我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