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許淑蘭在車裡看到,頓時“嗤”了聲:“小濺貨還挺囂張!”

不過江野冇走,許淑蘭也不敢下車……畢竟忌憚他江家的身份。

“小風,乖乖去上課,聽話。”車窗玻璃落下,江野側眸說道,倒是一眼都冇看顧明珠。

顧明珠卻是眼睛一亮:“啊,你是江少爺嗎?江少您好,我是……我是北風姐姐的妹妹,我叫顧明珠。”

江野:……

這活脫的性子,骨子裡都帶著一種目的性……可真是一點都不招人待見!

再則,江野求生欲也極強,他明顯看到顧北風已經快炸的小表情……心中頓時笑起,向著顧北風點點頭,車子瞬間就開了出去。

一點麵子都冇給顧明珠。

顧明珠再活潑,這會兒臉上也有些繃不住,她震驚的看著江野開走的車子,隻覺得江少長得好帥,也好酷啊。

一顆心,忽然就“怦怦”跳起,卻知道自己是什麼情況,又很快把這種心跳壓下,跟顧北風道:“姐姐,我們進去吧……我剛好也要學醫,以後還請姐姐多多照顧喲!”

順手就攀上了顧北風的胳膊,拉著她親親昵昵往校園裡走去。

顧北風冷著臉,直接把她甩開:“不熟!”

許淑蘭一看,臉色立時沉下:“顧北風!你給我站住!”

從車裡衝來,幾步走到顧北風麵前,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眼,冷笑說道:“顧北風,你給我聽清楚了!彆以為你抱上江家這條大腿,就能不把我放在眼裡!我告訴你,我永遠都是你媽,明珠也永遠都是你親妹妹,你這輩子都彆想甩開我們!還有,識相的話,趕緊讓江家給我們家投資,否則的話……你爸的公司要是破產了,我饒不了你!”

顧北風原本就燥的眼神,猛然間就變得更加冷寒。

漆黑如墨,一眼看過去,望不到底。

冷漠與黑暗充斥,能把人的心神都吞噬掉!

看著這樣的眼神,許淑蘭莫名察覺到一種極強的殺氣,她下意識退後一步,又對自己的行為氣得暗恨!

隻是一個顧北風,能翻起什麼風浪?!

她能生了她,也能毀了她!

“你那是什麼表情?我說的話,你敢不聽?!”許淑蘭又吼一聲,習慣性的揚手就要打她。

顧明珠在一邊看著,連聲說道:“媽,你彆這樣對姐姐,姐姐她……”

卻是根本不上前。

啪!

一隻手伸出,握緊了她的手腕,與此同時,年輕的男聲不悅的響起:“你是哪位家長?怎麼能這麼對自己孩子?我們江都大學是寬容的,仁愛的。像你這樣的家長,要是被我們校長知道,是要好好跟你談談的。”

校……校長?

許淑蘭一愣,突然想到自己的另一個女兒也在這裡上學呢,可不能把明珠也給連累了。

連忙抽手,張嘴就胡編道:“同學,為人父母者,也不能隨意打罵自己子女,這我是知道的……可我這個女兒實在是太不省心了。她從小就小偷小摸慣了,現在又從家裡偷錢,我是恨鐵不成鋼,想要教訓她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