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中醫係嗎?真是好巧,我也是中醫係的……可我以前怎麼冇見過你?”宋庭遇眼睛一亮,話頓時就多了起來,“不過,上次聽古教授說,我們係是要來一個新生。那個新生,就是你嗎?”

古老頭嘴巴還是挺嚴的,隻說要來新生,冇說名字,也冇說是男是女,宋庭遇還真不知道就是顧北風。

顧北風:……

沉默的看一眼這個極致興奮的師兄,冰冷的唇微微上揚,總算是有了個好臉:“是我。”

“啊,還真是你啊,那真是太好了。那你剛來,就是我師妹了?我跟你說啊,師妹,咱們係雖然是中醫係,聽起來名頭挺大的,但整個班加上你,也就一共九個同學。所以,咱們係可是最團結的!”宋庭遇這一路都嘴巴不停的說著,看起來很熱心。

顧北風則是抿唇不語,遇到宋庭遇,也就省了她去找教學樓的煩惱,直接跟著他就走。

而宋庭遇果然不愧是學生會的,什麼都知道……一路給她介紹了不少各係的事情,其中不泛一些桃花新聞,直聽得顧北風嘴角抽搐,打斷他道:“師兄,我品性不好,你不必與我多接近。”

實際情況是……太煩了,趕緊離我遠點!

隻要你肯離我遠點,品性不好這種事,我都認!

可偏偏宋庭遇冇GET出她話裡的意思,頓時就沉了臉,不高興的說:“師妹,不是我說你媽媽壞話,而是她有些過分了吧?她自己一身名牌,就給你穿這樣的衣服?你們母女關係再不好,她也不能這樣壞你名聲的。”

顧北風腳步停下,一路冇什麼表情的眼底,終於泛上了一絲漣漪,她看著他,很乾脆的問:“你信我?”

“當然!我這雙眼睛,一向是火眼金睛的!師妹,你絕不會是你母親說的那種人!我相信你!”宋庭遇堅定的說,這也讓顧北風對他的印象好了一些。

點點頭,眼底終於帶了笑意,算是對他初次見麵就儘力維護她的回報:“師兄,我會關照你的。”

說完這話,教學樓就在眼前,顧北風先他一步進去,宋庭遇愣了下,又愣了下:“關照……我?難道不該是我這個師兄來關照她嗎?”

顧北風怕他再追上來,給古老頭打了電話之後,馬上去了頂樓辦公室,古老頭就出來接她,一眼看到這祖宗總算是來了,古老頭興奮得不行,連聲道:“快,就等你了!先跟我進來!”

辦公室的門一關,古老頭把拉著她的手鬆開,張口就要東西:“徒弟,你給老師的小藥丸呢?那江老頭可真是沾大便宜了,我今天早上給他檢查身體的時候,各項指標都明顯見穩……徒弟,你那小藥丸必須給我研究研究!”

想著這麼多年,中醫都被西醫壓得夠嗆。

他堂堂國醫聖手,對上西醫那群老梆子貨,都覺得氣短……冇啥,學生太少,滿打滿算加上顧北風也就隻有個九個學生!

臉都快丟儘了,也好氣!

他就不明白了,中醫多好,可現在的年輕人,為什麼都不願意學中醫呢?

“帶了。”顧北風低頭從書包裡拿出一個白色的紙團,直接扔給他,“就一粒。”

隨隨便便的,完全不當回事那種,古老頭嚇得心臟一抽,連忙手忙腳亂的接住,急得直叫喚:“祖宗,你小心點!這藥這麼貴重,扔壞了怎麼辦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