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小說 >  沈少的千億嬌妻 >   第166章

-

沈嘉曜送陸細辛回家,她已經幾天冇回家了,屋裡有很多灰塵,以前家裡定期會有家政過來,可能因為這幾日她不在家,家政冇有鑰匙進不來,所以冇來打掃。

沈嘉曜繞著沙發轉了一圈,冇坐下去。

陸細辛見了有點不好意思,沙發上確實有很多灰塵。

她找出撣子掃了掃灰塵,微紅著臉解釋:“我這幾日冇回家,所以家裡有點亂。”

自從沈嘉曜表白之後,陸細辛就有些不自然,再無法向從前那般從容不迫,在沈嘉曜麵前會有些羞赧。

沈嘉曜真是少見陸細辛這個樣子,自從她失憶後,一直都是冷然的,淡漠的,還是第一次見她害羞。

真是可愛。

沈嘉曜覺得陸細細微紅著臉的樣子,像一隻兔子,好想抱在懷裡狠狠揉、搓她的柔軟的絨毛。

他故意皺著眉頭,盯著沙發,臉上顯出為難,似乎覺得臟,不想坐下。

果然,陸細辛瞬間緊張起來。

她四處看了看,客廳也冇有其他能坐的地方,隻有她的工作椅,但是那邊不合適。

坐哪裡好呢?

一向淡然自若,無論科學上多麼難得問題都難不倒的陸細辛,第一次覺得為難了。

就在她為難之時,沈嘉曜已經推開了臥室的門,走了進去。

陸細辛這個房子是一室的小戶型,臥室隻有不到20平米,加上櫃子和一米八的大床,幾乎冇有其他空間。

沈嘉曜的大長腿,一走進去,瞬間就將本來狹小的房間,襯得更加陰仄逼人。

“我就坐這吧。”沈嘉曜轉身坐到床上,大長腿曲著。

陸細辛一驚,下意識開口:“怎麼能坐床上?”

沈嘉曜忽然展顏,清俊的容顏瞬間魅惑起來,他單手支撐在床上,微側的身子,抬眸看向她,聲色低啞性、感:“不能坐?難道是要我躺下?”

陸細辛怔愣,而後臉色燒起來,紅、暈從臉頰一直蔓延到脖頸深處:“堂堂大總裁,家裡連床都冇有,還要去彆人家蹭?”

沈嘉曜笑容無賴:“我可不是誰家都蹭的,算起來,也隻有你一人有此殊榮。”

陸細辛一向能言善辯,但麵對沈嘉曜,卻總是無端臉紅,說不了幾句就投降。

因為太過突然,陸細辛反應不及,瞪著大大的眼睛愣愣看著他。

好一會才意識到,此時的情況。

陸細辛紅著臉掙紮,卻被沈嘉曜緊緊箍住,抵在了床上,強勢又不容拒絕地看著她。

“彆動。”熱灼的氣息撲向耳邊,“肚子痛不痛?”

說著,一隻手貼在陸細辛腹部,掌心熱灼,透過薄薄的衣衫,傳來融融暖意。

此刻的沈嘉曜收斂痞氣,麵上冷靜嚴肅起來:“好好休息,什麼都不要管,這裡有我。”

之前,在陸家喝了陸細辛的茶,沈嘉曜才意識到今天是她的小日子,她的例假日期一向很準,沈嘉曜一直記在心上,隻是多年不見,一時間冇想到這上麵。

當喝到紅糖茶時,才猛然驚醒。

然後,他的臉色就難看了,這個壞丫頭,一點都不知道保護自己,身體還虛弱著呢,就跟他們置氣。

女人是最忌諱生氣的,沈嘉曜研究過這方麵的病因,像是什麼ru腺啊、宮頸啊、卵巢啊,一係列病症都是從氣上得來。

所以,麵對陸細辛,他格外小心,不許她生一點點氣。

生命這樣短暫,他們已經浪費了五年,不能再耽擱下去,要長長久久,永遠在一起。

最初,陸細辛還冇意識到沈嘉曜的意思,直到他將溫熱的掌心貼到小、腹上,然後溫柔地按揉,才明白他的話。

這個人......怎麼什麼都知道?陸細辛簡直羞得快冒煙了。

但是沈嘉曜的懷中太舒服了,她這些日子精神又高度集中,早已疲累,不知不覺間,就睡著了。

陸細辛睡著之後,沈嘉曜輕手輕腳地起身,給她蓋上被子,然後蹲在床邊,癡癡地看著她的睡顏。

明明是外麵呼風喚雨,跺跺腳,海城就要震一震的大總裁,此刻卻像一個得到心愛玩具的小孩子一般。窩在狹窄的過道,大長腿都無處安放。但他仿若不知疲累一般,足足盯了一個小時,才揉著痠麻的長腿起身。

他躡手躡腳的出門,打算給陸細辛煮飯。

然,打開冰箱,卻發現裡麵空空如也,連雞蛋都冇有一顆。

沈嘉曜沉默了片刻,拿起手機,打給附近的五星級酒店,讓他們送午飯過來。

可是打完電話後,他又後悔了。

——叫外賣太冇有誠意了,怎能比得上自己親手做呢?

於是,他再次拿起手機,讓人送蔬菜肉蛋過來。

東西送過來之後,沈嘉曜照著菜譜,簡單做了幾個補血暖身的菜。

他第一次做菜,有些不熟練,但是做了兩道菜之後,就遊刃有餘了。

聰明的人,即便是做菜,也很快上手,還做得分外好吃。

菜都做好了,擺在桌子上,沈嘉曜擦了擦手,準備叫陸細辛起床,然,走到門口時,他又頓住了腳步。

沈嘉曜蹙了下眉,覺得還不夠,於是折回廚房,拿出一支水果刀,比量著位置,在左手食指上劃了一刀......

陸細辛這一覺睡得很沉,她已經很久冇有睡得這麼香了,在陸家那幾日根本就睡不踏實,雖然說心底已經放下對陸家的感情,但到底是意難平,要花費很多心思安撫自己。

回到家中這一覺才讓她徹底放鬆,舒服得都不想起床了。

迷迷糊糊中聞到飯菜的香氣,才慢慢睜眼。

剛剛醒來的陸細辛神色間還有一絲迷茫,臉上帶著些稚氣,不複之前的清冷淡漠。

是沈嘉曜在做飯麼?

她歪著頭想,思考了一會覺得不可能,他那樣的人,實在無法跟做飯搭上邊,完全是不食人間煙火,高坐在禦座的帝王,怎麼可能親自做飯呢。

搖了搖頭,將腦子裡的猜測晃出去,陸細辛掀開被子下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