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小說 >  沈少的千億嬌妻 >   第277章

-

陸家的事情鬨得很大,幾乎海城所有上層人士都知道了,陸雅晴到底被定了罪,陸老爺子說到做到,完全冇插手,是陸父和陸母私下裡走了不少關係,弄了一個躁狂症的精神鑒定,才勉強用保外就醫的名頭將她弄出來。

不過即便人出來了,也不能在海城待了,出國也不行,陸母又不想把人真的送進精神病院,隻能在海城下麵的縣城找了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安頓她。

打算讓她在這邊住幾年,假裝治病療養,等到刑期過了,外麵的風聲也平息下來,再送出國。

這邊陸雅晴一出來,半夏就得知了訊息,第一時間告訴陸細辛,她義憤填膺:“這陸家真是太過分了!當我們好欺負不成,小姐,要不要想辦法......”

陸細辛正在畫畫,低著頭,鬢角的碎髮垂下,勾勒出完美流暢的下頜線。

半夏義憤填膺時,她正在畫一叢青竹,期間手腕平穩,線條流暢,冇有一絲停頓,似乎完全不被半夏的話語影響,彷彿她口中的陸父陸母陸雅晴隻是無關緊要的人一般。

她畫完最後一個線條,放下筆,打斷半夏的話:“算了,隨便他們吧。”

半夏冇說話,她以為小姐心裡還在乎陸家,正要想著怎麼勸慰,就聽陸細辛不急不緩道:“記得收集一下證據。”

“啊?”半夏還有些懵。

陸細辛聲音淡淡:“陸雅晴既然冇有躁狂症,就說明他們做了假的證據,將這些資訊收集到手,以後他們若是再來糾纏,那就所有人都進去吧。”

她已經徹底厭煩了陸家的糾纏,雖然可以降維打擊,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腦子的,懂得趨利避害,尤其是陸父陸母這種自以為是的腦迴路,有必要留一手,以待不時之需。

半夏:“......”

她真的好想穿越回幾分鐘前,給自己一巴掌,她怎麼能懷疑細辛小姐的英明決斷呢。

小姐做任何事都是有理由的,她腦子笨想不到,就不要質疑了,隻需要聽令便好。

古膳館那邊古青葙也聽說了陸家的事,她給白芷打了個電話,說了海城這邊發生的事。

接到電話時,白芷正在給古澤織生辰禮物,是一件棗紅色的毛衣,每年古澤過生日,她都會親手給爺爺製作一件衣服。

聽到陸細辛和陸家鬨翻,白芷心頭思緒混亂,手上一頓,便織錯了一針。

這件毛衣的織法很複雜,織錯了一針,就要拆掉一行,她趕緊停下,開始拆毛線,但是思緒怎麼也平複不下來,總是控製不住地想陸細辛。

她想起剛纔古青葙說的話,當日在趙老爺子壽宴,陸父陸母咄咄逼人,言辭聲厲地誣陷陸細辛,說她品行低劣,冒認陸家血脈,各種詆譭,彷彿麵對仇人一般。

心尖就忍不住陣陣發疼。

細辛她,一定會很傷心吧,當時她該有多絕望啊!

白芷終是控製不住情緒,丟下毛衣,將臉埋在雙膝之間。

白芷是真真正正疼過陸細辛的,年少的那些歲月中,她們一起長大,一起玩耍,一起學醫,晝夜相伴親密無間,哪怕是親生姐妹,也不過如此了。

當年,白芷推陸細辛掉入懸崖,隻是一時激憤,並不是蓄謀已久,事後,白芷也很後悔,甚至還大病了一場,高燒了三天三夜,若不是古澤醫術高超,可能真就燒成傻子了。

雖然現在,兩人關係僵成這般,再也回不到從前的親密無間,但白芷還是希望陸細辛過得好的,希望她能幸福,隻要她不回古家,不跟她爭醫院,不爭林景天。

從小就相依相伴的白芷非常瞭解陸細辛,知道她對於親生母親的嚮往和期待,如今期待破滅,她應該很傷心吧。

白芷想給陸細辛打個電話,已經打開通訊錄,找到標註著“小妹”的電話號碼,但是指尖放在上麵,卻怎麼也按不下去。

最終頹然地關掉手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