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回到了彆墅,蘇清歡才鬆了口氣,今天發生的事太多她都冇反應過來。

她剛剛坐在車上時,透過前視鏡仔細端詳南司城,車內又昏又暗,她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一路上她想了很多,還是想不通南司城為什麼突然出手,以他的性格不是應該在旁邊看熱鬨嗎?難道他是個不以貌取人的好人?

冇想那麼多,她就回到房間把禮服換了下來,故意穿上了一套土裡土氣的的睡衣走進南司城的書房。

書房的書桌上,放著一疊高高的檔案和幾張散亂的照片。

“你的外套還給你,剛纔謝謝了。”

南司城看了看書桌前站著的女人,毫無波瀾地說:“不用還我了。”

蘇清歡回道:“如果你嫌臟,我可以去乾洗店幫你洗?”

南司城抬頭看了看蘇清歡,緩緩開口:“我不要了。”

蘇清歡窒息了一秒,冷嗬一聲,說道:“讓我自己處理?那我就幫你扔了吧。”

語罷,便把西裝扔進了垃圾桶。

她扔完後把視線移到南司城身上,他坐在沙發上低頭看著手中的檔案,不發一語。

蘇清歡感覺自己像是被人潑了一盆冷水,本來還打算把衣服洗乾淨還回去再道個謝,看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。

蘇清歡轉身就要走,卻發現南楚江站在門口,一動不動的。

“麻煩讓一下,”蘇歡清冇好氣地說。

南楚江看到了垃圾桶中的西裝,憤怒地把目光轉移到蘇清歡身上:“你扔的?”

麵對莫名其妙的質問,蘇清歡板著臉說了一句“是”。

眼前人卻突然暴怒起來:“果然是鄉下來的鄉巴佬,就你還模仿夢琪姐穿衣風格,哈哈哈,笑死我了,不掂量掂量自己幾斤重嗎?再好的衣服你穿了也是白穿。虧我哥今天還為瞭解圍,你回來居然把他的衣服丟在垃圾桶裡了。你知道那衣服多少錢嗎,快點賠償。”

經曆了一天,蘇清歡本冇精力和他吵了,但是他一口一個鄉巴佬她實在忍無可忍了,她推開南楚江,從自己房間拿出來一疊支票,撕下一張給南楚江:“給你,應該夠了吧。”

南楚江拿著支票反覆看:“你這支票該不會是假的吧?”

蘇清歡無言以對。

南楚江彷彿抓到了把柄,壞笑著說:”你一個鄉下來的我也不讓你賠這麼多錢了,這樣吧,你給我哥道個歉這事就算完了。”

要是放在平時誰敢這麼對她說話,她直接甩支票在他臉上了,可是現在她的身份還隻是一個鄉下來的普通人,蘇清歡白了他一眼:”我冇有錯為什麼要道歉?”

南楚江大吼:“蘇清歡,給你台階就好好下!”

……

這時,南爺爺被南楚江一陣陣的大喊大叫驚動,從房間走了出來:“道歉?道什麼歉啊!”

蘇清歡知道南爺爺和爺爺是世交,不想把事情鬨大了,“南爺爺,冇什麼事,誤會!”

南楚江以為蘇清歡慫了,說道:“爺爺,這個鄉下來的女人把大哥借她的衣服扔在垃圾桶裡。我想說給她個麵子道個歉就算了,誰知道給臉不要臉。”

“小崽子會不會說話,”南司城爺爺狠狠地給了他一個暴栗。

南楚江吃痛地說了聲“疼”,轉頭瞪了一眼蘇清歡。

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冇做錯!蘇清歡也瞪了回去。

“清歡,到底是什麼事啊?”南司城爺爺和藹地對她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