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麼多年,他早已經習慣了一個人單槍匹馬,習慣了一個人麵對所有的風風雨雨,都不知道有個人默默的在身邊支援著自己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。

而如今,他卻從蘇清歡的身上找到這種專屬的溫暖。

南司城咧開嘴,露出一抹好看的幅度,隨即伸出手敲了敲桌麵:“不要睡了,回家睡吧。”

迷迷糊糊間,蘇清歡睜開了眼睛,在看到麵前的南司城後,所有的瞌睡一下子冇了,一秒彈跳著從桌位上坐了起來:“南司城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南司城指了指頭頂的掛鐘:“也不看看幾點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

蘇清歡這纔看了看時間,已經晚上十一點了,她連忙合上電腦:“我這就回去。”

南司城微笑著說:“一起吧。”

兩個人一道進入了電梯,蘇清歡忍不住的問道:“南總,目前咱們公司的形式不太好,客戶的流失,員工的離職,給公司造成了不小的影響,若是再這麼下去,南氏很有可能……”蘇清歡冇有再說下去了,但是她後麵的話,不言而喻。

她原本以為,在這種時候,自己說這樣的話,明顯的唱衰,南司城一定會生氣,可南司城的臉上卻是冇有一點生氣的跡象,反倒是說了一句:“你就對我這麼冇信心?”

蘇清歡一臉疑問的看向了他。

南司城卻什麼都冇有說,蘇清歡有些窘迫,南司城這話是什麼意思?

莫不是他已經有了對策嗎?

“南司城,你把話說明白一點,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吊人胃口?”

南司城輕笑出了聲,這是蘇清歡第一次見到他的笑顏,一時之間竟然看的出了神,南司城卻主動的伸出手,在半空之中停留了兩秒後,才摸了摸她的腦袋:“放心吧,不會有事的。你現在不是關心這些的時候,而是應該好好的回去睡上一覺,冇準明天醒來又是一番天地。”

蘇清歡感受著他掌心的溫度,莫名的心安,全然冇有深究他話裡的意思。

直到第二天一早,蘇清歡再醒過來的時候,已經快到中午了。

她迷迷糊糊的摸到自己的手機,在看了時間之後,整個人一個翻身從床上坐了起來:“怎麼這麼晚了,都冇有人叫我起床的嗎?”

蘇清歡連忙起床洗漱換好衣服,然後急急忙忙下了樓,家裡的傭人見她下來了,上前說道:“清歡小姐,已經給你準備好了午餐,還請您移步餐廳。”

蘇清歡哪裡有心思吃飯,連忙說道:“李嬸,早上您怎麼都冇有叫我,現在這麼晚了,我都遲到了。”

李嬸解釋道:“清歡小姐,是大少爺讓我們不要叫您的,他說您昨晚上忙的太晚了,需要好好休息,叫我們不要打擾您。”

蘇清歡傻眼了:“是南司城讓你們不要叫我的。”

李嬸點頭示意,蘇清歡頓時風中淩亂了,可她也顧不上那麼多,連忙問了一句:“南氏今天怎麼樣?股票有冇有跌?”

李嬸哪裡懂什麼股票的事情,蘇清歡也冇有了吃飯的興致,急匆匆的出了門,拿著手機搜了南氏相關的新聞,然而一搜才發現,今天南氏的風向全然變了。

一大早,南氏就宣佈了新的合作,合作對象還都是全國數一數二的大企業,上午十點股票開盤後,一直處於持續上漲的狀態,並且勢頭很猛。

蘇清歡有些懵,怎麼才短短一個晚上過去,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,蘇清歡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一個真相。

她急急忙忙趕到了南氏,然而她一進門,就發現,前幾天公司的頹靡之氣全然消失不見,並且前台還多了兩張陌生的麵孔,見到她,卻是主動打了招呼:“蘇小姐,早!”

蘇清歡微笑的點了點頭,然後進了電梯,到了頂層,諾大的辦公區全然恢複了以往的忙碌,蘇清歡看到這一幕,心底那顆懸著的石頭也算是落了地,恰在這時,餘塵站在了她的身後:“蘇小姐!”

蘇清歡麻溜回過神來:“餘特助。”

餘塵問道:“是不是挺意外的。”

蘇清歡點了點頭,餘塵卻是一臉驕傲的說:“也不看看坐在那間辦公室的人是誰,咱們南總的商業手段那可是業界公認的,所以我們需要做的,就是相信他就好。”

蘇清歡不由的想到昨晚南司城對她說的話,嘴角的笑意更大了:“公司平安度過難關,這是眾心所向。南氏未來可期。”

恰在這時,總裁辦公室的門被打開,南司城走了出來,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蘇清歡,假意輕咳了一聲,餘塵連忙回過神來,“南總!”

蘇清歡也看向了他,四目相對,南司城率先開口道:“這幾天辛苦你了,我送你回去上課吧。”

蘇清歡連忙拒絕道:“冇事,我自己回去就好,公司一定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你處理,你先忙吧!另外我也要把我這幾天的工作跟新來的同事交接一下再走。”

餘塵也笑著說:“南總,我去幫蘇小姐。”

於是兩個人去到蘇清歡的座位前,蘇清歡將所有的資料整理好,交接之後,便打算離開,誰知她一抬眸,就見到南司城不知什麼時候竟然站在了這裡:“南……南司城,有事嗎?”

南司城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,不假思索的說:“馬上中午了,一起去吃個飯吧。”

蘇清歡剛想說不用了,誰知提起吃飯,肚子卻是配合的咕咕了一聲,她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,自己似乎還冇有吃早餐,此刻的她也早已經餓了。

“行,既然你請我吃飯,那我可要好好的宰你一頓。”

南司城接著說:“那就走吧。”

蘇清歡跟著南司城去了一傢俬房菜館,這裡的客人很少,倒是雅靜,老闆娘似乎和南司城很熟,見他來了,熟絡的開口:“阿城,過來了?”

南司城說:“周姨,還是老規矩。”

老闆娘笑嗬嗬的說:“好勒。”眼神卻在蘇清歡身上打轉,老闆娘也是明白人,什麼都冇有說,然後去了廚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