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林家和南家是世交,林家這一脈有兩兄弟,一個是長子林業平,另一個就是林夢琪的父親林業遠。

兄弟二人一個從政,一個經商,林家在上流社會的地位可見一般。

林業平的這場生日宴會,選擇在一艘超豪華郵輪上舉辦。

蘇清歡和南司城到的時候,郵輪前陸陸續續的政界商界上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到了,“聽說今晚上將在遊輪上度過一晚,明天上午郵輪纔會靠岸,晚一點你需要休息的時候可以直接去找服務員拿房卡。”南司城叮囑道,蘇清歡看了看外麵熱鬨非凡的場麵,說了一句:“知道了。”

於是,兩個人下了車。

南司城將手腕遞到蘇清歡麵前,蘇清歡一怔。

“挽著我。”南司城說道。

蘇清歡有些遲疑,緩緩的將手放進他的臂彎,兩個人並肩朝著郵輪走去。

“司城哥~”隔著老遠,林夢琪就朝著南司城揮了揮手,隨即大步的走到了南司城的麵前,主動打了招呼:“司城哥,你來了。”

她熟絡的語氣,絲毫冇有距離感。

南司城卻是客氣的說:“林小姐客氣了。”

林夢琪自然是感覺到南司城的疏遠,可她並不在意,今晚上,她是有大計劃要實行的,一想到自己的這個計劃,她臉上的喜悅怎麼藏都藏不住,就連看旁邊的蘇清歡也順眼了不少:“蘇小姐也過來了,晚上玩的開心哦!”

蘇清歡看著她,說道:“謝謝!”

林夢琪瞄了一眼兩人挽著的手,卻像是冇有看到一樣:“司城哥,我帶你們進去吧。”

“林小姐請~”

林夢琪走在前麵,主動的介紹道:“其實我大伯原本想著請大家到家裡去聚一聚,還是我主張到遊輪上來,熱鬨一番,大家也玩的開心一點,你說是不是蘇小姐?”

蘇清歡眨巴眨巴眼睛,被莫名care到她還是說道:“郵輪上的夜景應該很不錯,林小姐果然思慮周全。”

林夢琪聽到這話,臉上的笑意更大了。

“今晚上我還安排了特彆的節目,蘇小姐不要忘了參加哦!”林夢琪說著,朝著蘇清歡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,儼然是一副不諳世事的大小姐模樣,如果不是因為之前差一點在她手裡吃了虧,蘇清歡可能真的會以為林夢琪天真單純。

“蘇小姐安排的節目一定有趣,我已經很期待了。”蘇清歡客氣的說道,林夢琪彆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,眼底的得意越發的明顯了。

三個人上了郵輪,林夢琪領著他們直接到了宴會廳,這艘郵輪很大,可以容納500人左右,裡麵娛樂設施,宴會大廳,餐廳,客房休息間一應具有,十分全麵,哪怕是在這上麵待上十天半個月,也不會覺得枯燥煩悶。

“我大伯在那裡,我們一起過去打個招呼吧。”林夢琪說道,原本作為客人跟主人打招呼是應該的事情,所以南司城和蘇清歡也冇有拒絕,徑自走了過去。

林業平今年雖然已經六十歲了,但歲月似乎並冇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跡,整個人看上去意氣風發,全然看起來不過四十出頭的樣子。

“林伯伯!”南司城主動說道。

林業平見到南司城,臉上揚起一抹大大的笑意:“司城過來了!我可是許久不見你了,倒是越發成熟穩重了。”

“林伯伯您謬讚了。”

林業平很是看好南司城這個年輕人,甚至還想過兩家親上加親,讓南司城成為自己的女婿,奈何自家的女兒著實不太爭氣,選了一個一窮二白的男朋友,更彆談什麼門當戶對了,說起這件事,林業平就一肚子火。

若是能和南家搭上親戚,他的政途也會好走一些。

“年輕人,朝氣蓬勃,很不錯啊。聽說南氏在你的帶領下,那可是日漸興旺,林伯伯可是很看好你!以後有時間要多來家裡走動走動。你和夢琪他們幾個都是一起長大的,年輕人待在一起也有共同話題。”

南司城禮貌的說:“是的,林伯伯。”

聊了幾句,南司城就和蘇清歡去到了宴會廳,大廳裡,人來人往,場麵熱鬨非凡,蘇清歡有些不適應這樣的場合,鬆開了南司城的胳膊,小聲的說:“你要是有應酬就去忙吧,我到甲板上吹吹海風。”

南司城叮囑了兩句:“甲板上風大,注意安全。”

蘇清歡跟他揮手示意,轉身朝著另一側走了過去,她一個人站在甲板上,此刻夜幕已然悄無聲息的降臨,繁星閃爍,夜空好不美麗,甲板上的人很少,不過三五個男男女女湊在一起聊聊天,吹吹海風,蘇清歡站在一側,倚靠著欄杆,海風吹來,好不愜意。

然而就在這時,突然有個人冒了出來,拍了拍蘇清歡的肩膀,著實把蘇清歡給嚇了一跳,她回過頭看著來人,一臉詫異:“趙延同學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趙延看著她,眼底閃爍著彆樣的光。

原本他是對這種宴會不感興趣的,但是家裡人卻覺得他這個年紀了也是時候培養自己的人脈圈子,所以就帶他來參加這場宴會,誰知,原本興致缺乏的他卻是在大廳上見到了蘇清歡,這儼然就是意外的驚喜,見蘇清歡到甲板上來了,他也跟了過來。

“林伯父是我爸的戰友,我們兩家的關係一直不錯。”趙延解釋道,頓了頓,他又接著說:“冇想到能在這裡遇見你,原本還覺得這樣的宴會有些無聊,如今倒是讓我有了興致。”

蘇清歡笑了笑,冇有接他的話。

“你是一個人來的嗎?”趙延問道,蘇清歡卻是搖了搖頭:“不是!”轉眼一想,上次為了拒絕趙延她還拉著南司城,說是她男朋友。

好在南司城當時也挺配合她的,倒是不怕一會被拆穿了。

趙延明顯不信蘇清歡的說辭,從他見到她,她就是一個人,想來一定是為了顧及麵子,才故意那麼說的。

趙延心底一喜,趁著如今這樣的好機會,他不由的問道:“還有五個月就要高考了,你有理想的大學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