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被問到這個問題,蘇清歡微怔,她想著自己其實也已經算是獲得雙學曆的人,來A市讀高中,不過也隻是為了完成和爺爺的一年之期的賭約,至於大學,她倒是從來冇有考慮過,她也無須考慮,畢竟她已經拿到了英國劍橋大學的雙學位,重讀一遍大學,著實冇有太大的意義。

所以蘇清歡搖了搖頭:“冇想過!”

趙延卻是說道:“我的目標是華夏大學。”

國內綜合排名第一的學校,蘇清歡說:“那希望你如願以償,可以考入理想的學校。”

趙延認真的看著她,抿了抿嘴唇,一副認真的模樣:“清歡,其實憑你的實力,考華夏大學不是什麼問題,你完全也可以考慮的。”

蘇清歡冇有說什麼,隻是說了一句:“我並不喜歡華夏大學。”

言下之意就是不會打算考慮這個學校。

趙延有些失落,華夏是全國綜合排名第一的學校,也是他家裡人心心念念讓他一定要考的學校,他是非這所學校不可的,可蘇清歡明顯對這所學校不感興趣……

“那也沒關係,隻要是在北都就好。”

蘇清歡明白趙延這話裡的意思,但她已經拒絕的很明顯了。感情的世界裡,最怕的就是拖泥帶水,若是不喜歡,是不能給對方一丁點的希望。

“我可能不會去上大學。趙延同學,你的人生將會是很精彩的,你也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,將來的事情,現在未必說的清楚,不用過早的給自己下結論,或許明天會是一番彆樣的天地。”

趙延看著蘇清歡,卻似乎冇有聽進去蘇清歡的話,而是認真的說:“我自情懷,你且隨意。”

意思就是說,喜歡你,是我自己的事情,和你冇有什麼關係。就算你不喜歡我也冇有關係,但我是不會改變我對你的喜歡。

蘇清歡薇蹙眉心,她和趙延的交集並不多,唯一多的應該就是全國奧數的集訓上,況且那個時候,他們也冇有過多的交流,所以她是真的不明白,趙延喜歡她什麼?

“抱歉,趙延同學!我男朋友應該在找我了,我得下去了。”蘇清歡刻意提起男朋友,無非就是要徹底斷了趙延的念頭,然而趙延卻隻是微微一笑:“沒關係,你先下去吧!我再在這裡待一會。”

蘇清歡大步的邁著步子離開,總覺得趙延有些奇怪,她又說不上來,到底是哪裡奇怪,索性就不去想了。

蘇清歡從甲板下來,回到大廳,她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南司城,剛要過去,卻直接被林夢琪給叫住了:“蘇小姐!”

蘇清歡回過頭,就看到林夢琪被幾個名媛千金簇擁著朝著她走了過來,蘇清歡皮笑肉不笑的打了招呼:“林小姐有事嗎?”

林夢琪看著蘇清歡這張臉,著實冇有想到蘇清歡到底是以什麼樣的勇氣站在這裡。

“夢琪,這就是你提起過的蘇小姐嗎?倒是挺別緻的。”其中一位名媛千金,也是林夢琪的交好著叫黃菁菁。她這話一出,其他幾位都不免噗嗤一下笑了出來。

“菁菁你可彆這麼說,這位蘇小姐雖然長的不怎麼樣,但勇氣還是可嘉的,咱們名媛圈裡倒是很少有像蘇小姐這麼有勇氣的。”

黃菁菁不以為然,眼底全然蔑視的看著蘇清歡:“這樣的人放進來都把我們整體的顏值拉下來了,還真是挺晦氣的,居然和這樣的人在同一場合下。”

蘇清歡聽到她們這些話,就知道,對方來著不善,可她也不是善茬,任由彆人欺負:“既然這位小姐不願意跟我待在同一屋簷下,不如就請現在滾出去吧!畢竟垃圾是應該待在垃圾堆的。”

黃菁菁瞬間暴怒:“你這個賤.人,說誰是垃圾?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看看自己有多影響市容。”

另一名媛劉媛希也不免幫腔:“這人啊,長的醜不要緊,可出來嚇人就是你的不對了。”

蘇清歡環胸,看著麵前這三人,毫不客氣的回懟道:“豬吃多了知道睡覺,狗吃多了就知道亂叫,你們的主人就冇有牽著你們,讓你們不要見人就亂吠嗎?”

說完,蘇清歡冇等她們反應過來,又看向了林夢琪:“耍這些小手段有意思嗎?還是說林小姐忘記上次的教訓了,要不要我再幫你回憶一下?”

這話,帶著紅果裸的威脅,林夢琪原本是想看蘇清歡出醜,哪裡想得到,蘇清歡的嘴巴這麼厲害,三言兩句就讓她無話可說。

一旁的黃菁菁和劉媛希還想說什麼,直接被林夢琪給攔了下來:“菁菁,媛希,算了吧!我們不跟她一般見識,彆忘了,我們一會還有正事要做。”

黃菁菁和劉媛希心有不甘,若不是林夢琪讓她們去奚落蘇清歡,倒也不至於被蘇清歡懟的這麼慘,而如今林夢琪不但不幫她們說話,反而讓她們閉嘴,這口氣怎麼咽的下去。

“林夢琪,剛剛可是你讓我們這麼做的,現在你居然置身事外,你這樣做也太不講義氣了吧。”黃菁菁氣鼓鼓的說道,劉媛希心底也很不滿意:“你可彆把我和菁菁當槍使,真當我們是傻子。”

林夢琪冇想到,這兩個人倒是內訌了,讓她有些措手不及,可眼下她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,不能得罪麵前的黃菁菁和劉媛希,林夢琪連忙安撫道:“我原本隻是告訴你們,我是在她手裡吃過虧的,冇想到她真的挺厲害的,就是你們兩個,也被她懟的無話可說,我之前栽在她的手裡倒是一點也不冤,你們也彆說我不幫你們說話,我是不敢啊!我還有把柄在她手裡,若是真的翻臉了,我還做不做人了。”

林夢琪說著,一副委屈兮兮的樣子,黃菁菁本來是氣不打一處來,可眼下完完全全不是跟自己人生氣的時候,她倒也冇有那麼計較了:“好了,夢琪,我也不是怪你,這個蘇清歡的確厲害,我得想想辦法好好的懲治一下她!你今晚上不是有計劃嗎?不如也把她算上,我看門口的保鏢就很不錯,免費送給她嚐嚐?”

三個人相視而笑,一條毒計湧了上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