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清歡到了宴會廳,轉了一圈,有些無聊,便找個沙發坐了下來,不一會,南司城過來,順勢坐在了她的旁邊:“這宴會估計要晚一點纔會結束,你要是累了就去船艙休息。”

蘇清歡頷首示意:“我知道,晚一點就過去。”

南司城見她似乎冇怎麼吃東西,索性起身去拿了一些糕點過來:“吃一些墊墊肚子,不要餓著自己。”

蘇清歡抬眸,看著他,說了聲:“謝謝!”

“南少,許久不見!”這時,一位工作上的合作夥伴過來了,主動跟南司城打了招呼,南司城遞給了蘇清歡一個眼神,示意自己過去一會,蘇清歡點頭示意,回給他一個安心的眼眸。

南司城便跟人攀談著,“南少,以後我們還仰仗南氏多多關照,這杯酒是我敬你的。”

對方順勢從侍者手裡端過兩個高腳杯遞給了南司城,南司城接過輕抿了一口示意,對方倒是一飲而儘十分的豪爽。

“南總,期待以後的合作。”

南司城微微頷首,緊接著,又陸陸續續來了三三兩兩的大企業的老總,南司城陪著他們雖然冇有喝多少酒,但是手裡的杯子還是空了。

這邊,黃菁菁盯著人群中的南司城,眼底閃過一抹得意,隨即對著林夢琪一臉壞笑著說:“我這藥挺猛的,今晚上你就好好享受吧。”

林夢琪的臉上滿是喜悅:“隻要能得到司城哥哥,哪怕不惜手段也無妨。”

黃菁菁知道林夢琪的心思,還是小聲的提醒了一句:“夢琪,這南司城可不是一般的人物,萬一就算你們發生了關係,他也未必會娶你,你還是得做好心理準備。”

林夢琪卻是篤定的說:“放心吧!他會娶我的,就算不是因為我,也會顧忌我們兩家的交情。再者,我也推算了,今天正好是我的排.卵日,若是成功的話,冇準我就會懷上司城哥哥的孩子,南家這樣的家族,是絕對不會允許血脈流落在外,所以哪怕為了孩子,他也不得不娶我。”

黃菁菁知道林夢琪做的決定,九頭牛也拉不回來,她也不打算過多的勸誡,“今晚上你好好把握,明天我會按照計劃行事,若是事情成了,你之前答應我的可彆忘了。”

林夢琪胸有成竹的說:“放心吧!我答應了的事情,一定會辦到的,把房卡給我吧,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。”

劉媛希和黃菁菁同時回了一個好子,隨即黃菁菁將房卡遞給了她:“2203,彆走錯了。”

林夢琪拿著房卡,對著她們揮了揮手,便朝著船艙休息的房間走去。

劉媛希見她走了,忍不住小聲的說:“咱們就這麼幫她,萬一事情敗露了怎麼辦?南司城可不是好惹的,若是他報複我們的話,咱們兩家可都要倒大黴了。”

黃菁菁卻不這樣認為:“放心吧!這件事查不到我們頭上來的,就算查到了又怎麼樣呢?全程我們都隻是在背後出謀劃策,並未真正出麵,他南司城再厲害,冇有證據也無法把我們怎麼樣。”

劉媛希聽她這麼說,心底那股子擔憂漸漸的散去。

“那蘇清歡呢?你打算怎麼辦?”

黃菁菁的眼底陰沉著說:“放心吧!我已經給她找了個好對象讓她今晚上好好享受的,她的房間就在林夢琪隔壁,冇準晚上還能聽到彼此的互動。”

說到這裡,兩個人嗬嗬一笑,,眼底全然是得逞的算計。

蘇清歡吃了一些糕點,侍者端著托盤過來,上麵擺滿了花花綠綠的杯子:“這是我們調酒師新調的雞尾酒,小姐您可以嚐嚐。”

蘇清歡順勢端過一杯,說了謝謝。

她對雞尾酒倒是挺感興趣的,索性喝了一口,味道還不錯,口感很好:“這個調酒師倒是挺不錯的。”蘇清歡一邊說著,又喝了一口,這纔將杯子放了回去,起身,去找到侍者。

“我是蘇清歡,我過來拿房卡。”

吧檯的工作人員會意,“蘇小姐稍等。”

隨即找到了房卡,遞給了她:“蘇小姐,這是您的房卡,你的房間在走廊右側,您沿著這邊過去就好。”

蘇清歡接過,瞄了一眼房間號2202,隨即朝著右邊走了過去。

蘇清歡去到了房間,刷了卡進了門。

入眼,諾大的房間儘顯繁華,房間的擺設十分高階,蘇清歡踩在地攤上,順手關了房門,這才走了進去。

蘇清歡直接攤在大床上,不知道是她有些暈船還是怎麼回事,總覺得腦袋有些暈暈沉沉的,身子還有些躁得慌。

蘇清歡扯了扯被子蓋上,打算休息一下。

與此同時,走廊外,一個醉醺醺的男人動搖西倒的走了過來,他一身流裡流氣的模樣,全然一副色痞子形象。

“媽的,怎麼還冇到!”

男人嘴裡吐槽著,停下步子看了看手裡的房卡,迷迷糊糊間好像看著房間號是2203,索性邁著步子繼續搖搖晃晃的走著,直到停在了2203房間門口。

他掏出了房卡,看了一眼,覈對了一下,似乎冇有問題,他拿著刷卡刷了一下,卻傳來滴滴滴的聲音,好像走錯了。

然而他正要轉身離開,誰知腳下一個踉蹌,朝著門直直的摔了過去,卻正巧將房門給推開了。

男人摔倒在地上,嘴裡還罵罵咧咧的。

“該死的,是那個王八蛋推我。”男人一邊罵著,一邊從地上爬了起來,此刻他進來了房間,全然冇有想那麼多,直接朝著裡麵走了進去,隻見諾大的房間裡,瀰漫著玫瑰花的響起,昏暗的燈光下儘顯浪漫的氛圍,男人臉上的笑意更大了,腳下的步子也不由的加快了起來。

林夢琪洗好了澡,換了衣服,為了避免事後被暴露,她也給自己吃了藥,便躺在床上安安靜靜的等著。

不一會,身體裡的燥.熱愈發的明顯,那種空虛的感覺也漸漸湧了上來,林夢琪有些招架不住了:“這藥的效果倒是挺好。”林夢琪說著,然而下一秒,就聽到房門被推開的聲音,她心底一喜,想著一定是南司城來了,也冇有管那麼多,徑自的關了燈,躲進了被窩裡。

她能清楚的感覺到腳步聲在漸漸的逼近,內心裡那股子火燃燒的更旺盛了。

隻見男人撲了上來:“美人,我來了!”

林夢琪已然無法判斷出男人的身份,隻知道她渴望已久的事情終於要發生了,林夢琪絲毫冇有猶豫的鑽入男人的懷裡,不一會,房間裡旖.旎的氣息蔓延。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