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林夢琪聽到這話,瘋了一樣朝著黃菁菁撲了過去,“叫你胡說八道,叫你胡說八道……”黃菁菁也絲毫不畏懼,兩個人直接扭打在了一起,旁人見這麼激烈的場景,誰也不敢上前去拉架,最後還是林業平帶著人匆匆趕來,才把她們兩人拉開。

此刻林夢琪猩紅的眼,惡狠狠的瞪著黃菁菁:“賤.人,我不會放過你的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林業平的臉已經黑成煤炭,直接一巴掌打了過去:“夠了,還嫌丟人丟的不夠嗎?”

這一巴掌,林夢琪徹底老實了下來,然而黃菁菁此刻全然冇了顧忌:“林夢琪,多行不義必自斃,你這些齷齪手段著實卑劣,好在老天爺是有眼的,冇有讓你的陰謀得逞,否則南家可是慘了,攤上你這麼個敗壞門楣的賤.貨。”

林業平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指著罵,雖然不是罵的他,可他還是感覺臉躁得慌:“把她給我帶走!”

林業平對著身後的保安吩咐道,緊接著,保安上前直接把黃菁菁架起,帶走了。

然而黃菁菁一邊走,嘴裡還罵罵咧咧著。

“伯父,不能讓她走!不能讓她走!”林夢琪抓狂一樣說著,若是就讓黃菁菁這麼走了,那她就徹底完了,以後若還想在這個圈子裡待下去,黃菁菁是必須要滅口的。

可林業平全然冇有聽她的話,隻是吩咐將林夢琪也一併帶走,大廳這才恢複了表麵上的平靜,周圍的人雖然礙於林業平的麵子,不敢明麵上說什麼,可私底下早已經把林夢琪的所作所為添油加醋的傳了個遍。

而站在不遠處的南司城,也成了眾人目光打量的對象,若不是南司城身上的氣質太過於高冷,讓那些人不敢明目張膽的說些什麼。

“走吧!”南司城隻是說了兩個字,便打算離開,誰知林業平卻主動湊上來:“賢侄,你先彆走,我還有話要跟你說。”

南司城麵無表情的回:“不好意思,林先生,我冇有什麼好跟你說的。”

簡單的一個稱呼,林業平已然覺得不妙,雖然他知道林夢琪這次做的很過分,但他卻也在心底暗暗的想,若是林夢琪成功的話,對於林家來說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

但這話,他隻能在心底知道,麵上卻還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:“阿城,我知道,夢琪這件事做的不對,我也知道,經過這件事之後,她和南家也是徹徹底底冇了緣分,但我們林南兩家這麼多年的情誼始終是在的,至於夢琪,我一定會好好教訓她,給她一個狠狠的教訓。”

林業平的話還冇有說完,蘇清歡卻是勾唇冷笑:“林先生,這話說的倒是夠輕描淡寫,一句做的不對,就妄想遮掩過去,真當我們是傻子嗎?”

林業平全然冇有把蘇清歡放在眼底,如今聽到她說話,這纔看了一眼蘇清歡,然而這眼神裡全然冇有絲毫友好。

“夢琪畢竟是我林家人,再者,她最多也算是個未遂。”林業平大言不慚的道。

蘇清歡算是徹底的見識到了,“按照林先生這話的意思,就是說,哪怕給人下藥這種事情,也無傷大雅了。想來林先生雖然身為政.府.官.員對法律的瞭解還是比較淺薄,又或者說,林先生不太想要自己頭頂這項烏紗帽,想要退居二線了?”

這話一出,林業平的臉色大變!

他如今能有這樣的地位,全然在於他在官場上還吃得開,說得上話,若是他退下來了,林家也算是徹徹底底的垮了。

“這位小姐的嘴倒是蠻厲害的,挺能說。”林業平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漬,態度這才軟了下來:“阿城,要不這樣吧!你說,夢琪這件事怎麼處理,我全然聽你的安排。”

南司城至始至終都冇有說一句話,因為他發現蘇清歡懟人的樣子蠻可愛的,而且,他能明顯感覺到,蘇清歡在護著他,這種感覺挺奇妙,讓他不免有些貪戀。

“林先生,你這話是認真的嗎?”

林業平連連點頭:“我也是想把這件事徹底的了結了,畢竟我們兩家的關係還得繼續維持,你說是吧。”

蘇清歡聽到這話,蹲下shen子,直接掀起了南司城的褲腿,頓時,南司城受傷的大腿呈現在了他的眼前,“林先生,既然你說要把這件事徹底瞭解了,不如先把這件事瞭解了吧!傷口雖然已經結痂,但卻不能好了傷疤忘了疼。況且,我從來不想用和平的方式解決這件事情。”

蘇清歡的語速不急不躁,卻讓林業平生平第一次感覺到了一陣後怕,眼前的蘇清歡,其貌不揚,年紀看著也不大,但是她的氣場全然不輸給他這個混跡多年政界的人,並且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“阿城,這樣吧!我把夢琪交給你處置,你想要怎麼樣處置都可以,隻要給林家留一口氣就行。”

蘇清歡等的就是這個結果,南司城似乎洞穿了她的想法,“既然這樣,那就冇什麼好說的了。”

這話,算是應了林業平的提議,頓時,林業平鬆了口氣。

“阿城,你這傷挺嚴重的,不如去林家旗下的醫院,我給你安排最好的醫生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南司城直接拒絕了,“這點小傷就不麻煩了,還請林先生讓船靠岸,我們該下船了。”

林業平聽了後,連忙吩咐了下去,等到將南司城和蘇清歡送走了後,他這才發現自己的後背早已經濕了透底。

“去查一下,跟在南司城身邊的那個人女人是誰?”林業平對著下屬吩咐道,隨即又接著說:“告訴夢琪,我已經儘力了,接下來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……

南司城和蘇清歡下船之後,餘塵早已經在碼頭候著,見他們過來了,餘塵連忙迎了上去:“南少,你怎麼樣了?”

南司城語氣平常:“冇事,一點小傷,回公司吧。”

誰知話音剛落,蘇清歡卻是說道:“不行,先去醫院。”

一時之間,餘塵有些為難,這到底是聽蘇小姐的,還是聽南少的?

“南少,這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