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自從上次蘇清歡跟著南司城在亞麗國瞭解了賭石之後,她這心底一直惦記著,如今南司城主動提起,她自然而然不能錯過這麼好的機會。

“去,在哪裡?”

南司城得到這個回覆後,隨即發了一個座標過去:“明天上午十點,一起去看看?”

蘇清歡回覆了一個OK的手勢。

南司城合上了電腦,隨即伸了一個懶腰,看了看窗外滿是繁星的夜空,起身走到了陽台的位置,他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,隻要一停下來,就會莫名的想起蘇清歡,看到她和南楚江有說有笑的在一起,他的心底就隱隱的有些吃味。

南司城眼眸微眯,將這種想法驅逐出去,看來自己還是不夠忙,得多找些事情做纔是。

翌日。

蘇清歡跟著南楚江去了學校,她一心想著十點去看料子的事情,所以一到學校就跟老師找了一個理由請假。

數學老師看著她,語重心長的說:“雖然你的基礎還行,但是總這麼請假可不太好,你還是要多把心思放在學習上才行。”

蘇清歡卻是俏皮的說道:“老師,我知道了,以後我會注意的。”

數學老師對蘇清歡那是給予厚望的,可見蘇清歡自己不怎麼上心,他也隻是乾著急的份,想了想,還是說道:“這是這學期我最後一次給你批假了。”

蘇清歡想著這學期也才過了一半,還有半學期不請假而已,應該冇什麼問題,索性也就答應了。

拿著假條,蘇清歡就出了校門,這一次,她倒是有所準備,帶上備用的衣服,找了一間公共洗手間換了裝備,當她再次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,整個人已然煥然一新,變成了sare的模樣,蘇清歡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,覺得冇有什麼問題後,這纔打了車,去到了和南司城約好的地方。

A市的賭石市場並不大,隻有一條街上有石料店,蘇清歡到了之後,就給南司城發了訊息,不到兩分鐘,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就停在了她的麵前:“上車。”

蘇清歡納悶,卻還是打開車門上了車。

“不是要去看石料嗎?這是去哪裡?”

南司城解釋道:“這條街上能有什麼好料子,我帶你去看獨家的。”

南司城將車沿著另外一條小道開了過去,正巧穿過那條賭石街,不過五分鐘的車程,車子就停在了一家古老的院子門口。

“下車吧。”

蘇清歡疑惑的解開了安全帶,隨即下了車,她看了看四周,鮮少有來往的行人,倒是顯得有些冷靜了。

“進去吧。”南司城走到她麵前說道,蘇清歡指了指麵前的宅子問:“這裡嗎?”

南司城恩了一聲,隨即帶路走了進去,蘇清歡雖然疑惑,卻還是出自內心對南司城的信任,於是跟了上去。

這個宅子很大,前廳是個池塘,沿著池塘的走廊一直走到儘頭,這才走到大廳。

“南先生,您來了。”傭人恭恭敬敬的說道,南司城微微頷首說:“我是來看料子的,朱先生今天冇在嗎?”

傭人回答:“我家先生在後院,石料也都在那裡,我這就帶您過去。”

於是,蘇清歡和南司城便跟著傭人一路穿過花園到了後院,然而一到後院,原本肅靜的宅子頓時變得熱鬨了起來,隻見院子裡站著不少人,都圍在一堆石料前細細斟酌,仔細挑選。

“這個料子不錯,朱老闆,你給個價吧。”

朱老闆隻是笑著說:“這個料子不值錢,你若是喜歡,就給個五十萬吧。”

那人一聽倒是很滿意:“行,那就它了!還麻煩朱老闆幫我找工匠過來開了吧。”

朱老闆微微頷首:“李老闆這邊付款,之後我會安排精湛的工匠為你解石。”

朱老闆將人安排走了後,這纔過來招呼南司城和蘇清歡:“南先生,您來了,這位是?”

南司城主動介紹:“這位是我朋友,sare小姐!”

蘇清歡跟朱老闆打了招呼:“朱老闆你好。”

“sare小姐這邊請!”

朱老闆一邊帶著兩人過去,一邊介紹著這批石料:“這些料子都是今早上剛運過來的,成色都很不錯,出綠的概率也挺高,南先生也是老顧客了,是知道行情的,您的規矩我們也都瞭解,今天南先生打算挑個什麼樣的石料?”

南司城卻是說道:“先看看吧。”

朱老闆是知道南司城的性子的,索性說道:“那南先生和sare小姐先看看,有什麼需要再叫我。”

朱老闆走了後,南司城看向了蘇清歡:“練練手,看看你的眼光怎麼樣?”

蘇清歡在瞭解了這裡的石料至少都要三十萬以上,她的心態已然發生了變化,這拿三十萬來練手,著實有些奢侈了。

“我先看看,不著急入手。”蘇清歡說著,已然去石料堆裡看了看,這些料子大小形狀各不相同,顏色深淺也不一樣,蘇清歡對於賭石不過隻是略懂皮毛,全然不敢自己下手,索性拉著南司城說:“南總,不如你先試試?”

南司城側過頭看向了她,說:“在這裡挑石料,我是有規矩的,隻挑一次,不管結果怎樣,絕不挑選第二塊石料。”

這個規矩蘇清歡還是聽說過的,有些賭石人雖然偏愛賭石,卻也能剋製著自己,絕對不會因為一塊石料虧了就貿然跟進買入,也絕不會因為一塊料子出了綠就繼續不斷的砸錢,他們隻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覺,隻會對自己看上第一眼的石料下手。

“南總,你有心儀的料子嗎?”

南司城看了一眼,說:“還冇有。”

蘇清歡聽了這個答案,抿了抿嘴唇,又帶著南司城去了另外一堆石料裡,蘇清歡看了一圈,最後看了一塊顏色稍微暗沉一點的石頭,她覺得不錯,就問了南司城:“南總,你看那塊料子怎麼樣?”

南司城不過瞄了一眼,直接說道:“這料子表麵黯淡無光澤,又被放在這麼偏的地方,鐵定開出綠的概率極低,但是一般這種料子的價格不會很高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