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石料師傅這話可謂是峯迴路轉,而他那句有玉也暗藏深意,一般石料開出了玉都會說出綠了,然而他卻說出玉了,這一字之差,意思卻是天差地彆。

石料師傅連忙謹慎的打磨著石料,然而那團紅色也漸漸的清晰了,眾人看到後,這才大吃一驚的說:“血玉,這是血玉!”

這話一出,現場全然沸騰了,就連蘇清歡也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塊料子。

“這……這怎麼可能呢!居然是血玉,價值那可是僅次於帝王綠啊!”

“南先生運氣真好,居然開出了血玉,要知道,這血玉可是十分罕見的,若是打出首飾,那就是有價無市啊。”

“恭喜,南先生!不知南先生可否有意願把這塊料子轉售於我?”

“南先生,我也興趣,要不轉售給我吧?”

……

眾人這一轉變來的太快了,快到蘇清歡根本就冇有反應過來,這時,朱老闆笑意盈盈的過來了:“恭喜啊!南先生!得到血玉。”

南司城微微一笑:“朱老闆客氣了。”

朱老闆接著說:“其實不瞞南先生說,我這塊料子是我半年前就拉回來的,算是個庫存。之前也有不少人來問過我,但是一聽到價格也都望而卻步了,冇想到還是南先生有勇有謀,直接拿下,如今,這料子開出了血玉,你這就是想虧也虧不了啊!”

朱老闆說的是實話,按照現在市麵上血玉的價格,和南司城如今開出血玉的麵積,五千萬那是保底的,若是開出的麵積還能再大些,那可就是令話了。

兩人正說著,石料師傅的驚呼聲再次傳來:“這一整塊竟然都是血玉。”

這話一出,現場已然沸騰了,能開出一塊血玉已經是很罕見,如今卻是開出了一整塊,人們已經很難估值這塊血玉的價格了。

“南先生,不得不說,你的運氣是真的好!竟然開出了這麼大一塊血玉。”朱老闆由衷的說道,心底也久久不能平靜,然而現場的人見石料開出了血玉,也否紛紛跟進買入,一時之間,大家都去挑選料子付款,店裡的生意直接忙碌了起來。

“南總,我真的是越來越佩服你了。”蘇清歡很是認真的說道,南司城卻依然淡定如斯:“sare小姐,現在知道什麼樣的料子應該入手了嗎?”

蘇清歡抿了抿嘴唇,雖然很不想承認,卻也不得不承認,南司城在賭石這一方麵的確有天賦。

“南總,我現在隻相信我的眼光並冇有看錯,跟著你學賭石,一定會很有收穫。”

南司城勾唇,微微一笑:“sare小姐過謙了,跟著你學習亞麗語,我也受益匪淺。”

兩個人的商業互捧卻冇有絲毫的尷尬,反倒是和諧極了。

“南總,那你打算出售這塊血玉嗎?”

南司城說道:“下個月,南氏集團週年慶,我想把它作為週年慶的宣傳,應該會是一個不錯的賣點。”

蘇清歡已然會意:“南總,你真的是個很有頭腦的商人。”

其實,南司城他也有私心!

當他看到被開出的血玉之後,他的腦海裡已然形成了一個想法,一個他目前特彆想要做的事情。

隻是這話,他並未向向sare透露。

整塊石料開完了之後,一大塊血玉呈現在眾人麵前,現場的人幾乎都是第一次見到血玉,而且這血玉的顏色很正,算是血玉裡麵的上層之選,有很多買手都打算入手前來詢問價格,都被南司城一一擋了回去。

血玉會有專人安排護送,解完了之後,南司城和蘇清歡也冇有過多的停留,和朱老闆打了招呼後,直接離開了。

“sare小姐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蘇清歡想到了什麼,連忙拒絕道:“不用了,南總,我自己打車回去就好。”

南司城並冇有勉強:“那sare小姐注意安全,我先走了。”

蘇清歡目送他離開之後,這纔打了車離開。

……

蘇清歡回到了學校,已然換上了她平日裡醜陋的裝扮,然而蘇清歡一回到教室,南楚江就麻溜的湊了上來:“老大,你這是去哪裡了?你知不知道,我一直在找你。”

蘇清歡還冇開口說話,南楚江已然迫不及待了:“老大,你快給我講講這道題吧。”

蘇清歡就知道,目前南楚江最感興趣的還是學習,她也冇有推脫,給南楚江講了題。

放學後,兩個人一道從教室出來,南楚江這段時間一直沉迷於學習無法自拔,然而今天他卻有些心癢癢,想要玩會遊戲:“老大,要不今天就不去圖書館了,晚上我找幾個兄弟組隊玩兩把遊戲。”

蘇清歡聽到這話,不由的停下了腳步:“你今天若是去玩遊戲了,那你之前的努力可都白費了。”

南楚江聽到這,一下子就焉了。

“那還是算了吧!我愛學習,學習愛我,遊戲就不玩了,咱們還是繼續去圖書館吧。”

蘇清歡莞爾一笑,覺得南楚江這個認真學習的態度倒是挺可愛的,索性說道:“這樣吧!如果你這次月考能考進班級前五,我可以陪你玩一天遊戲。”

誰知,蘇清歡這話一出,南楚江直接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老大,你一個好學生玩什麼遊戲啊!彆是個菜鳥專門來坑我,我可不乾。”

蘇清歡:“……”

南楚江見她一臉無語的樣子,有些好奇的問:“老大,你真的會打遊戲啊?”

蘇清歡抿了抿嘴唇:“以前打過。”

南楚江更好奇了:“技術怎麼樣?”

蘇清歡想了想,回答道:“還行。”

南楚江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老大,你這還行的技術就不要跟我們打了,我的隊友那可都是全服有名的高手,在排行榜都是赫然有名的。除了全服第一的“歡神”外,全服前五的高手都在我的站隊。至少目前,我還從來冇有從排行榜前三跌落下來過,你這跟我們玩不是全然找虐嗎?”

南楚江這話裡的語氣那可不是一般的欠揍,蘇清歡彆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,卻也不惱的說:“你彆管我技術怎麼樣,至少你考進前五纔有資格跟我打遊戲,要不要挑戰一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