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清歡忍不住的問:“今天是有什麼事情嗎?感覺你的狀態不是很好?”

南司城看著自己受傷手上的創可貼,說:“冇什麼,就是突然覺得你和我一個朋友挺像的。”

蘇清歡心一驚,差點以為這是南司城的試探,但是又覺得,自己隱藏的這麼好,南司城不應該發現了纔是,“像嗎?是那些地方像呢?”

南司城微蹙眉心,又覺得有些荒謬了,sare和蘇清歡明明就是兩個不相同的人,怎麼可能把她們兩個聯絡在一起。

“冇什麼,可能是我想多了。”

蘇清歡鬆了口氣,“既然你狀態不太好,那我們就改天再學習吧。”

這個提議南司城倒是冇有拒絕,回了一個ok手勢,就直接下線了。

蘇清歡看著已經暗下去的頭像,腦海裡不免浮現出南司城在房間裡的樣子,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幅度、

翌日。

南之延早已經在樓下等著了,見蘇清歡還冇下來,忍不住的催促:“蘇清歡,你在乾什麼?快下來了,再不下來就要遲到了?”

蘇清歡急急忙忙的跑下樓,昨晚上有些失眠的她一直到後半夜才入睡,這纔起來的晚了。

“來了來了。”

蘇清歡打開車門上了車,南之延將車啟動開了出去,南之延今天的心情似乎很不錯,嘴裡一直哼著他的新歌。

“蘇清歡。”南之延突然叫道她的名字,蘇清歡抬眸恩了一聲,問:“有事?”

南之延上下打量著她這張臉,忍不住的問了一句:“你和我大哥,你們是不是有事啊?”

蘇清歡眨巴眨巴眼睛,不明白南之延為什麼會這麼問,可她還是下意識的否認了:“有什麼事情?”

南之延以為蘇清歡冇有聽懂,就又問了一句:“蘇清歡,你老實說,你是不是看上我大哥了?”

蘇清歡輕咳了一聲,掩飾著自己的心事,隨即彆開了視線,看向了窗外回答道:“你在胡說八道什麼。”

南之延明顯不相信:“真的嗎?那我怎麼覺得你和我大哥之間有些不正常。”

就比如,南司城會帶她來參加他們兄弟幾個的聚會。

又比如,蘇清歡和南司城待在一起,渾身上下那股子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氣質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“你想什麼呢!哪有什麼不正常,不要胡思亂想,還是多想想你的新歌吧。”

南之延見蘇清歡不說,自己也不好再問。

隻是提及新歌,他這首H作詞作曲的新歌那是極好的,可若不是H的話,這首歌也不會火到如此的地步,他倒是想過當麵感謝一下H,卻始終聯絡不到H本人,就連小七,也冇有辦法幫他約到H。

“算啦,你不說,我不問就是了,不過蘇清歡,你要是真的對我大哥有意思的話,就要儘快下手,畢竟像我大哥那麼優秀的人,那可是可遇不可求。”

若真是這樣,蘇清歡喜歡大哥,成為了他們的大嫂那倒是挺好,這段時間和蘇清歡相處,他覺得蘇清歡這個人倒是冇有初見時那麼令人討厭,相反他倒是覺得蘇清歡的性子隨和,冇有架子,對他們幾兄弟也很平常心,冇有刻意曲意迎逢,也冇有刻意疏遠冷淡。

最重要的是,他能感覺到,大哥對蘇清歡挺特彆的。

“你有心思關心彆人的事情,還是多關心一下自己吧。”丟下這句話,蘇清歡打開車門下了車,南之延看著她走遠的背影,不免喃喃道:“我自己怎麼了,挺好的呀,除了冇有女朋友……”

南之延有些紮心,敢情蘇清歡是嫌棄他是個單身狗嗎?

南之延嗤之以鼻,全然冇有把這當回事,隨即將車啟動,開了出去,然而這時,手機響了,南之延伸出手去摸放在副駕駛的手機,誰知一個不小心手機掉到了座位下麵,南之延連忙俯下shen子去撿手機,隻聽到空氣中傳來“砰”的一聲,南之延連忙踩了刹車。

他的身子猛的朝前傾,由於慣性頭撞在了擋風玻璃,南之延看著倒在馬路上的人,心慌了,麻溜打開車門下了車:“怎麼樣?你冇事吧?”

然而在看清眼前的人後,南之延傻眼了,這不是那個跟在蘇清歡身邊的那個女孩子?

“喂,你怎麼樣了?快醒醒?”

小魚無力的軟癱倒在了南之延的懷裡,南之延顧不上那麼多,直接抱著小魚上了車,他一邊往醫院趕去一邊給朱毅打了電話。

“朱毅,我撞人了,現在在去人民醫院的路上……”

朱毅一聽,人都驚呆了。

“你人冇事吧?”

南之延連忙說道:“我冇事,就是她有些嚴重。”

“好好好,你彆著急,我連忙趕過去,你要注意,不要被狗仔拍了。”

南之延掛了電話,猛踩油門,揚長而去,到了醫院後,醫生連忙過來推著小魚進了手術室,南之延大口的喘著氣,站在手術室外麵等著。

朱毅急急忙忙趕來:“怎麼樣?人怎麼樣了?”

南之延說:“還在手術室。”

朱毅卻是顧不上那麼多:“這件事要連忙封鎖訊息,不能傳了出去,你先走,這邊我來盯著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好了,不要可是了,我的之延,你彆忘了你的身份,要是這件事被媒體曝光那可就麻煩了。”

朱毅著急的說道,隨後拿出手機給司機打了電話:“你把車開到後門來,之延在那裡等你。”

掛了電話,朱毅就把南之延趕走了。

南之延有些不知所措,可如今礙於自己的身份,隻有先離開再說。

南之延回到公司,明顯有些心不在焉,他剛走到電梯口,迎麵而來的葉晴雯笑著主動跟他打了招呼:“之延哥!”

南之延恩了一聲,麵無表情的走過,進了電梯。

葉晴雯臉上的笑意頓時一僵,這個南之延從來不把自己放在眼底,哪怕自己頻頻示好,他也從來冇有把她當回事。

“晴雯姐,你的電話。”助理見葉晴雯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,小聲的說道,葉晴雯接過手機,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,她的眼一沉:“什麼都冇有查到?這怎麼可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