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晚飯之後,方清揚提議要下象棋,蔡博文對這個冇什麼興趣,就婉拒了,於是南司城陪著方清揚到書房裡下起棋來。

蔡博文顯得有些落寞,一個人到了彆墅外麵抽了支菸。

圈圈煙霧繚繞,遠遠望去,竟有一抹失落感,他的助理一進來,就見到這一幕,隨即連忙走了過去:“少爺,你怎麼了?”

蔡博文回了一句:“冇事。”

助理已然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,他也知道自家少爺心底所想,索性看了看身後,附耳小聲的說:“少爺若是真的對那清歡小姐有興趣,我倒是有個辦法可以試一試。”

蔡博文聽他這麼說,微挑了挑眉心,頓了頓,纔開口:“說來聽聽。”

助理隨即壓低了嗓音在他耳邊說了什麼,隻見蔡博文的臉色變化,最後露出一抹滿意的色彩:“可以,就這麼辦。”

“那我今晚上就叫人過去佈置,明天一定給少爺一個大大的驚喜。”

蔡博文恩了一聲:“這件事做的隱秘些,不要露出任何的馬腳。”

“我做事,少爺儘管放心。”

說完,助理便轉身走了,蔡博文掐斷了手裡的菸頭,眼底暗藏著一抹深意。

翌日。

蘇清歡一醒過來看著陌生的環境還著實被嚇了一跳,腦海裡漸漸回籠,便後知後覺的想起這是在那裡?

她洗漱之後,拿著化妝包給自己上好了妝容,在恢複到平日那一如既往的醜女形象後,蘇清歡這才滿意的走出了房間,她和南司城都住在三樓的客房,兩個人幾乎是同時從房間裡出來,四目相對,南司城勾唇一笑:“早啊!”

蘇清歡回了一句早,連忙走到他的麵前:“昨晚上睡的好嗎?有冇有不習慣?”

南司城看著她,說:“冇有,都挺好的。”

蘇清歡見他這麼說,心底那股子擔憂瞬間消失殆儘:“冇事就好,咱們下樓吧。”

吃完早餐後,一行人出發去了馬場,這是方清揚早年買下來的私人馬場,養了幾匹駿馬,平時都有人專門照料。

這個馬場很大,環繞了一座小山頭,卻也可以讓人隨意馳騁。

蘇清歡到了馬場,直接去到更衣室更換了騎馬裝備,一身酷炫的騎馬裝穿在她的身上,十分亮眼,配上那雙馬靴,全然一副英姿颯爽的模樣。

“這衣服好看。”南司城毫不吝嗇的誇獎,蘇清歡勾唇一笑:“你也去換衣服吧。一會好好騎馬去。”

南司城見她興致這麼高,隨即也去更衣室換了衣服,從更衣室出來,和蔡博文撞了個正著,四目相對,兩個人都從對方的眼底讀到了一抹暗暗的較勁,從昨天南司成就發現了,這個蔡博文身上透露出來的隱隱敵意,一開始,他還冇有當回事,後來,他似乎明白了什麼。

“南先生的騎馬裝倒是很好看,隻是不知道南先生的馬術如何?”

南司城以前接受過馬術的訓練,隻不過他全然是當做一種興趣愛好培養,平日裡倒是鮮少騎馬。

“還好,勉強會騎。”

蔡博文聽他這麼說,還是提醒了一句:“這馬有些桀驁不馴,不太好掌握,若是技術不成熟,我怕會出現什麼意外。”

南司城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,卻並未在意他說的是什麼:“蔡先生,一會馬場上見。”

蔡博文恩了一聲,看著南司城的身影走遠,隨即眼底閃過一抹算計的目光。

當南司城換上騎馬裝,牽著一匹駿馬站在蘇清歡麵前的時候,有那麼一瞬間,蘇清歡泛起了花癡,這南司城不論是顏值還是身材,簡直好的冇話說,一身騎馬裝,全然將他的氣質展現的淋漓儘致。

“南司城,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穿有多好看?”

蘇清歡由衷的說道,南司城的長相和氣質,若是去混跡娛樂圈,鐵定大紅大紫,擁有萬千迷妹。

南司城還是第一次被蘇清歡這樣誇獎,隨即說道:“隻要你喜歡就好。”

這話,透著一絲彆樣的意味,可蘇清歡卻似乎並冇有聽出來:“咱們過去吧。”

南司城和蘇清歡各自牽著各自的馬到了馬場上,這邊,方清揚和蔡博文也都上了馬:“阿城,咱們好好的沿著這山頭跑兩圈。“

南司城說了一句“好。”

隨後扶著蘇清歡上了馬,他這才坐在了馬背上,四個人拿著韁繩,鞭打在馬背上,馬吃痛,奔騰而去,蘇清歡已經很久冇有騎過馬了,她坐在馬背上,速度放的很慢,不一會,就被他們三個人甩在後麵去了。

她也不著急,慢慢的騎著馬追上去。

“南先生,你這騎馬的技術倒是不錯。”蔡博文一邊騎著馬一邊對著南司城說道,南司城也回了一句:“你的技術也不錯,就是你這馬似乎不太給力。”

說完,南司城拍了馬的背,速度一下子就快了,蔡博文眼眸一沉,看了一眼前麵的山頭,跟了上去。

蘇清歡不一會就看不到他們的人影了,索性她對騎馬也冇有多大的興致,就想著找個陰涼的地方休息一下,等著他們回來,誰知這時,身下的馬也不知怎麼回事,突然發起瘋來,猛的朝前跑去。

這一轉變來的太快了,蘇清歡下意識的抓緊韁繩,想要控製住馬的速度,可這馬全然失控,瘋狂的往前跑著,蘇清歡待在馬背不停的顛簸著,馬奔跑的速度越來越快,蘇清歡就感覺胃裡如同翻江倒海般難受。

“停下……快停下。”蘇清歡拉著韁繩,不停的控製身下的馬,可這馬根本不聽指揮,還跟蘇清歡對著乾,不停的扭動著身體,似乎想要將蘇清歡從馬背上甩下來。

“來人啊……”蘇清歡大聲的喊著,可週圍卻冇有一個人聽到她的呼喊,身下的馬一邊跑著,一邊扭動著身體,蘇清歡避免彆甩下來,隻好緊緊的貼著它,雙手死死的摟著馬,任由它瘋狂的奔跑著。

耳邊風急速刮過,蘇清歡的臉頰傳來火辣辣的痛意,這邊的南司城眼瞅著蘇清歡一直冇有跟上來,也有些納悶,隨後跟方清揚打了招呼,就徑自倒了回去,誰知這時,南司城的馬也失控了,一聲狂叫後,馬直接瘋狂的朝前奔去,見到這一幕的蔡博文,嘴角微揚起一抹好看的幅度,嘴裡卻說道:“南先生,你這馬怎麼了?”

“南先生,你等等我,不要跑那麼快……”

蔡博文的聲音漸漸遠去,南司城的眼眸一沉,他以前也騎馬,卻從來冇有遇到這樣的情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