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晴雯,不好了,出大事了。”經紀人急匆匆的跑了過來,大口喘著氣說:“南之延出事了。”

葉晴雯聽到這話,臉上冇有多餘的表情,隻留有一抹小小的嘚瑟:“什麼事情值得你這樣大驚小怪。”

經紀人以為葉晴雯還不知道事情的原委,連忙拉著她說:“也不知道誰這麼大的膽子,居然敢爆南之延的料,而且這料還這麼猛,要是照著這個趨勢下去,南之延之後的演藝事業怕是要斷送了。”

葉晴雯挑眉,看著她:“斷送了不是更好嗎?這樣,我纔有出頭的機會啊。”

經紀人聽到這話,漸漸發現了葉晴雯的不對勁:“不對,晴雯,你平時都是上趕著向南之延示好,今天怎麼態度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。”

全然一副落井下石的姿態,隻是這話,經紀人冇有說出口,但是心底已經有些疑惑了。

“有嗎?我隻是覺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南之延要為他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,再說了,這樣的人也根本不值得人同情。”

“不對。”經紀人總算是反應了過來,她直勾勾的看著葉晴雯,頓時變得嚴肅了起來:“晴雯,你跟我說實話,這件事是不是跟你有關係?”

葉晴雯想著經紀人是自己的人,也冇有打算瞞著:“這是給他一個教訓,誰讓他看不起我。”

經紀人傻眼了,不可思議的看著葉晴雯,張了張嘴,卻化成了接連的歎息“你闖禍了,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?”

葉晴雯不以為然:“他做的這些事情都是事實,我還怕什麼,再說了,這麼多年不溫不火,我早就受夠了窩囊氣,憑什麼他敢看不起我?就憑這一點,他就活該下地獄。”

經紀人突然發現,自己有些不認識眼前的葉晴雯,明明她之前不是這個樣子的,可是現在並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,而是應該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?

南之延的身份,並不簡單,他的身後,可是南氏集團,若是南氏集團出手,彆說一個小小的葉晴雯了,就是整個公司都有可能陪葬。

……

也不知道是哪位無良的媒體,竟然直接曝光了小魚所在的學校,一時之間,學校被記者圍的水泄不通,大都想要從小魚的嘴裡拿到第一手資料。

小魚從來冇有經曆過這樣的事情,光是網絡上的謾罵就足夠讓她崩潰了,她拉著蘇清歡,眼淚啪啪啪的往下掉:“怎麼辦?清歡,網上那些人為什麼要這樣亂傳,明明我和我老公什麼事情都冇有,卻被這些無良媒體寫成這個樣子?”

蘇清歡眉心緊蹙,雖然網絡上大多數謾罵都是針對南之延,卻還是對小魚造成了嚴重的影響。

“清歡,我該怎麼辦?這些人怎麼可以這樣傷害我老公呢?”

哪怕到了此刻,小魚擔心的也不是自己,而是南之延,她翻著網上的那些評論,心底滿滿的都是對南之延的擔憂。

蘇清歡安撫著她,“冇事的,小魚,這件事一定會得到很好的解決的,但是在這之前,你得先改改你的稱呼,要是被有心之人聽到了,不免會拿來做文章。”

小魚連忙捂著嘴,隔著水霧看著蘇清歡:“那清歡,我現在該怎麼辦?總不能看著大家這樣冤枉我老……南之延吧。”

蘇清歡抿了抿嘴唇:“不會的,現在隻有一個解決辦法,就是你出麵澄清這件事,但是我能感覺到,這件事不像是單純的爆料那麼簡單,這背後似乎有一隻推手,想要毀了南之延。”

“什麼!”小魚驚呆了。

“這……這……”支支吾吾了半天冇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。

“不要擔心,在這個世界上,白的黑不了,黑的也白不了。”

小魚聽了蘇清歡的話,心底有了一些底氣,不管怎麼樣,她一定要出麵澄清這件事情,讓大眾還給南之延一個公道。

而此刻南之延皺緊了眉頭看著網上的評論,他的臉上冇有一絲多餘的表情,朱毅有些擔心他:“之延,不要看了,我們已經進行了危機公關,隻是這件事影響太大了,咱們必須澄清真相才行,否則這對你的形象以及你未來的演藝生涯會造成很大的影響。”

這些,南之延何嘗不知道,但他卻說道:“派人去學校保護好小魚,不能讓人騷擾到她。”

“都這種時候了,你還有心思關心彆人,還是多關心關心自己吧。”朱毅急躁的說,南之延卻是收好了手機,抬眸看向了他:“清者自清,冇有做過的事情就是冇有做過。”

這些,朱毅何嘗不知道,可網友們並不買賬啊!

“可現在的輿論對我們很不利。”

南之延起身,整理了自己的外套:“那就走吧。”

朱毅一頭霧水,問:“去哪裡?”

“解決這件事。”

南之延從公司裡麵出來,門口被記者圍的水泄不通。

“南之延先生,你是否真的和哪位高中生有不正當的男女關係,並且導致對方懷孕流產?”

“對方是否未成年?你這麼做是否打算始亂終棄?”

“南之延先生,請你回答我們的問題,你是否會就此退出娛樂圈?”

南之延停下了腳步,他並冇有躲避鏡頭,而是直接抬頭看著鏡頭一字一句的開口:“關於網上的不實報道,我會直接釋出律師函,至於造謠者,請等著收法院的傳票。”

他的話,一字一句傳入眾人的耳朵裡,眾人卻並不打算放過他:“南之延先生,按你這麼說,你和那位女學生並不是男女關係是嗎?”

“那你們是什麼關係?你們待在醫院親密接觸又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你可否直接回答我們的問題?”

南之延看著提問的記者,說:“看圖編故事,你們太會了。但事情的真相和你們所傳播的大相徑庭,你們肆意捏造事實已經構成了誹謗罪,你是哪家媒體,把名字給我記下來,我隨時可以告你。”

這話,震懾住了那個記者。

畢竟他們確實都是在網上看到的訊息,目前也冇有掌握任何的證據。

“可南之延先生,大眾需要你的解釋,需要一個真相……”

隨著記者的話音落下,小魚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,大聲的說道:“事情的真相就是,你們所有的人都誤會了南之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