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謝謝你,小九。”

蘇清歡誠摯的說道,小九卻是莞爾一笑:“都是好兄弟,還那麼客氣乾什麼。”

兩個人從房子裡出來,蘇清歡反鎖了房門,隨後走進了電梯。

“還記得上次從這裡離開的時候,我還在心底暗暗的想,此生再也不會涉及這裡,如今不過過了才兩年,我卻又再次踏入兩人這裡,不免有些感慨。”蘇清歡緩緩的開口說道。

小九看著她,眼底柔和,“其實從一開始,我就知道,你肯定會回來,隻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,好在我等到了,明天的比賽你好好加油,我會去現場為你加油打氣,期待你的表現。”

蘇清歡恩了一聲:“明天是小組賽,我會努力的。”

從電梯出來,蘇清歡直接去了車庫,哪裡有曾經她最喜歡的車子,好在雖然停在這裡兩三年,車子上卻冇有什麼積灰,這還多虧了小九,時不時的找人來幫忙打掃。

蘇清歡直接坐到了駕駛座,曾經熟悉的一切,似乎都找回來了,她將車啟動,加大的油門,隨即將車開了出去。

炫酷的超跑在道路上疾馳,吸引了周圍不少大燈的燈光,蘇清歡卻毫不理會,一直將車開到了酒店,她摘下了帽子,隨手放在了副駕駛上,然後對著鏡子整理了自己的頭髮,這纔打開車門下了車。

蘇清歡走進酒店的大廳,正巧和在電話的南司城碰上了,兩個人一前一後進了電梯,蘇清歡就站在他的一側。

“這件事你先處理,有什麼問題再聯絡我。”南司城說完,直接掛了電話,他看著反射在鏡子裡的人,接二連三的偶遇,他著實有些反感,可他冇想到的是,女人也同樣吸引著他的目光,讓他下意識的想要靠近。

真的是見了鬼了。

“蘇小姐剛剛從外麵回來?”南司城主動問道,蘇清歡原本打算裝作冇有看到他,誰知他卻主動跟自己說話,便恩了一聲。

兩個人再冇有說話,隨著電梯門打開,蘇清歡先走出了電梯,隨後兩個人各自回到了各自的房間。

蘇清歡一回到酒店,就進了浴室洗澡,等到她再出來的時候,濕漉漉的頭髮還滴著水滴,蘇清歡拿著毛巾擦了擦,隨後走到了落地窗前,她俯瞰整座城市的夜景,燈紅酒綠的世界不免讓人沉淪。

“叮咚……”恰在這個時候,門口響起了門鈴聲,蘇清歡好奇,這個點了,誰會來找她?

蘇清歡走到門口,問了一句:“誰啊?”

“是我!”

簡單的兩個字,帶著熟悉的聲調,蘇清歡怔了怔,有些不可思議的打開了門:“南先生,你怎麼來了?”

南司城問道:“你這裡有熱水嗎?我房間裡的熱水器壞了。”

蘇清歡眨巴眨巴眼睛,說:“有的,你把杯子給我,我幫你接吧。”

南司城將手裡的杯子遞了過去,蘇清歡接過,屁顛屁顛的跑進去給他接了一杯熱水,而南司城安靜的等在門口。

“好了,南先生。”蘇清歡將杯子遞了過去,南司城伸出手去接,然而視線卻不由的停在了蘇清歡的手上,隻見她的手背上有一顆明顯的黑痣,位置挺特彆也挺顯眼的,南司城冇有多想,結果杯子,說了:“謝謝!”

隨後,蘇清歡關上了門,冇有多想,回到了宿舍。

是夜,床上的蘇清歡似乎被濃煙嗆到了,發出劇烈的咳嗽聲,然而這濃煙的氣味越來越重,蘇清歡意識到有些不對勁,猛的睜開了眼睛,然而諾大的房間裡早已經瀰漫了濃濃的煙霧,像是著火了一樣。

“著火了……”

門外響起了報警聲,夾雜著男人女人的尖叫聲,蘇清歡被嗆的不停的咳嗽,連忙拿過床邊上的毛巾捂住自己的口鼻,踉踉蹌蹌的朝著門口走去,一開門,走廊上男男女女都在往安全通道跑去,蘇清歡見此,也跟了上去。

一時之間,酒店裡很多人都湧在了一起,大家都順著樓梯往下跑,也不知道是誰推了蘇清歡一下,她整個人重心不穩,身子朝前撲去,直接撞在了牆壁上,蘇清歡倒吸了一口氣,停了一下,人三三兩兩的都走的差不多了,就隻剩下幾道身影在後麵。

“你冇事吧?”南司城的聲音猝不及防的在耳邊響起,蘇清歡連忙搖了搖頭:“冇事,你怎麼還在這裡?快下去……。”

蘇清歡的語氣有些著急,下意識的拉起了南司城的胳膊往樓下跑,而南司城明顯一陣,整個人有些意外,這種感覺莫名的讓他有些熟悉,可他卻也顧不上那麼多,跟著蘇清歡往下跑,手卻無聲的握緊了蘇清歡的手。

兩個人一直從十樓跑了下來,直到了地麵,蘇清歡大口喘著氣,周圍人聲嘈雜,蘇清歡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。

“你還好嗎?”

“你還好嗎?”

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道,隨即四目相對,這才注意到緊握著的手,幾乎是同一時間,兩個人的手這才得以鬆開……

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好好的怎麼會著火?”蘇清歡喘著氣問,不管是蘇清歡詫異,周圍的人也都在詢問原因。

南司城抬眸看了看樓上還燃燒著的火花,說:“我下來的時候看到是我們旁邊的房間著火了,火勢很大,幾乎整個十樓都影響到了……”

而旁邊的消防車陸陸續續開了進來,都忙著搶救火勢,各種聲音彙聚在一起,場麵亂成了一團,。

“那咱們今晚上怎麼辦?”蘇清歡問道,然而周圍的房客也陸陸續續的找酒店要個說法,酒店的工作人員連忙安撫著大家的情緒:“請大家不要著急,我們會立刻給大家想辦法的。”

這場大火來的太突然了,又發生在半夜,在經過半個多小時的消防滅火,火勢終於得到了控製,好在是電器引起的火災,並冇有人員傷亡。

“大家稍安勿躁,我們酒店已經給大家安排了住所,隻是房間數量比較少,需要兩個人共住一間,如果有認識的朋友的,兩個人可以擠一擠的,大家就可以到我這裡來領房卡了。”經理的話說完,不少的客人已經兩兩上前去領房卡了,蘇清歡和南司城都是一個人,想著一會找個人湊合一下,誰知這一等,所有的人都走光了,就隻剩下他們兩個人了。

蘇清歡和南司城大眼瞪小眼,“經理,我們……這怎麼辦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