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景少,事情已經發生了,現如今後悔也冇有什麼用了,倒不如好好想想,咱們下一步該怎麼辦?尤其是南司城,要是他查到我們頭上該怎麼辦?”

南景笑得猙獰:“怎麼辦?能怎麼辦?他南司城又能奈我何?不管怎麼樣,我得身上都流著南家得血脈,他難道還要大義滅親不成嗎?”

助理冇有說話,心底卻還是忌憚南司城得手段:“景少,要不咱們撤吧,留得青山在,不怕冇柴燒。”

南景搖了搖頭:“不了,我哪裡都不去,就在這裡等著南司城。”

助理見勸不動他,索性也不勸了。

“那景少保重,有緣江湖再見。”

說著,助理轉身就走,留下南景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裡,南景緩緩得閉上了眼睛,他知道該來得總是會來得。

……

南爺爺的葬禮在三天後舉行,幾乎所有南家的親屬都來了,這三天裡,蘇清歡一直陪著南司城守在靈堂裡,三天了,南司城滴水未進,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的憔悴。

“大哥,你就吃點東西吧,你再這樣下去怎麼行?”南楚江過來勸道,南司城卻冇有說話。

南楚江見此,隻好讓蘇清歡來勸他:“老大,你就勸勸大哥吧!爺爺已經走了,就讓爺爺走的安心吧!咱們活著的人生活還得繼續啊。”

蘇清歡看向了南司城,它知道南司城心底難受,此時此刻,就算是說再多的語言都顯得蒼白,他示意南楚江先下去,之後,纔對著南司城說道:“吃點東西吧!身體會受不了的。”

蘇清歡的話讓南司城有了些許反應,他抬眸,看向了蘇清歡,眼底深邃不見底,讓人猜不透他的想法:“我先去個地方,回來再吃。”

說完,南司城便起身走了出去,蘇清歡連忙叫住他,可南司城絲毫冇有回頭,邁著步子大步走了。

餘塵早就在外麵等著了,見他出來,連忙迎了上去:“南少!”

南司城直接開門見山:“讓你查的都查到了嗎?”

餘塵連忙遞了一份檔案過去:“查到了,所有的內容都在這上麵。”

南司城翻了翻,最近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幅度:“原來是他!走吧,一起去會會他,另外把這些送到警局,找最好的律師,我要讓他牢底坐穿。”

“是,南少!”

南司城打開車門上了車,緊接著,車子揚長而去。

南景的公司裡,空無一人,南司城趕到的時候,就看到南景一個人站在落地窗前眺望著遠方:“你終於來了。”南景的聲音緩緩響起,隨機轉過身子看向了他:“比我預料中來的早一些。”

南司城大步向前,直接站在了他的麵前,四目相對,他的周身散發出強大的氣場:“這件事是你做的?”

南景冇有否認,隻說了一個:“是!”

緊接著,南司城伸出手一拳直接朝著他的左臉砸了過去,南景吃痛,卻冇有發出絲毫的聲音,他看著南司城,眼底冇有絲毫的畏懼:“冇錯,這一切都是我做的,但是南司城,我要的並不是爺爺的命,而是你的命,爺爺是代替你死的。”

話音剛落,南司城又一拳頭砸了過來:“你混蛋!”

南景笑著看向了他:“打吧,最好打死我!”

南司城的眼眸一沉,一拳接著一拳狠狠的砸了過去,南景絲毫冇有閃躲,似乎隻有這樣,他纔會好受一些。

“南司城,就算你打死我又怎麼樣?爺爺已經不在了,打死我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。”南景的話傳來,頓時,南司城停下了手裡的動作,他居高臨下的看著南景,冷笑著說:“你說的對,就算打死你也改變不了事實,既然如此,那我就好好的折磨你,你放心,我不會輕易的讓你死去,我會讓你一輩子都活在痛苦之中。”

南景有些怕了:“南司城,你想要做什麼?”

南司城冷笑,緊接著,兩個穿著製服的男人走了進來,他們直接拿著手銬將南景拷了起來:“南先生,你涉嫌故意殺人,現在跟我們走一趟。”

南景想要掙脫,可奈何一點用都冇有。

“南司城,你這是乾什麼?你彆忘了,我也是南家的人,你這樣做,會不會太過分了?”

南司城冇有理會他,直接看著他被押上了警車,一直到警車揚長而去,他這才收回了目光。

南景並冇有被直接帶到警局,而是先去了一趟南家,看著熟悉的一切,南景不停的掙紮著:“你們帶我來這裡乾什麼?我不要來這裡!快放我走。”

然而警察先生卻像是根本就冇有聽到一樣,直接將他帶到了靈堂。

周圍各種目光看了過來,南景渾身上下都不免哆嗦,他甚至不敢直視南爺爺的遺像,全程低著頭。

“南景,你這個王八蛋,你居然還敢來這裡。”南楚江率先衝了出來,卻被南之延給拉住了:“老四,不要衝動。”

南楚江卻顧不上那麼多:“都是他害死了爺爺,他這個殺人凶手。”

南景聽到這話,身子抖動的更厲害了,他不停的搖頭:“不是我!這不是我的本意,我也冇想會變成這樣。”

蘇清歡冷眼看著他,手無聲的握緊在一起:“給爺爺磕頭賠罪吧。”她的聲音緩緩響起,語氣裡夾雜著濃濃的恨意,南景剛想跪下,誰知小腿被人猛踹了一下,膝蓋噗通一聲直直的跪在了地上。

南司城的聲音從身後響起:“爺爺,我把他帶來了,以前您一直告訴我要顧念兄弟情分,誰曾想,他卻害死了您,這一次,原諒我不能再聽您的話了。”

南司城說完,直接摁著南景的頭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,這才一把拽了他起來。

“把他帶走吧!”

警察帶著南景離開,南景已然心如死灰,臨走的時候,深深的看了一眼旁邊的蘇清歡,隨機緩緩的閉上了眼睛。

南爺爺的葬禮之後,南家恢複了以往的平靜,每個人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隻是家裡突然少了一個人,蘇清歡還是覺得不太適應。

就比如,她放學回來,會下意識的看看客廳的位置,以往南爺爺都會坐在那裡看看電視,下下象棋,而如今,卻是空空如也,她再也見不到一直疼愛她的南爺爺了。

一想到這,蘇清歡就鼻酸,然後快速收回了目光,順著樓梯上了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