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南之延卻覺得這個玩法格外的幼稚:“你去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

小魚見此,隻好徑自一個人上場,可她一個人怎麼玩啊!小魚有些懊惱,就在這時,幾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人過來了,用英語跟小魚打著招呼:“嘿,美女,一個人嗎?”

小魚警惕的看著他們,轉身就要走,卻被其中一個女孩子攔了下來:“一起玩吧!總好比一個人玩有趣。”

小魚接受著對方投來的友好的眼神,想著自己一個人也無聊,就答應和他們一起,這邊,蘇清歡跟著南司城一路滑過頂峰,蘇清歡站在高處,俯瞰著眼前的雪景,真的是太美了。

“真想一直在這邊玩!”蘇清歡由衷的說,南司城見她心情不錯,緊接著說:“你要是喜歡,咱們可以多玩幾天。”

蘇清歡笑了笑,然而就在這時,腳下突然開始輕微的顫動,蘇清歡一臉詫異:“這地怎麼在動?”

南司城也感覺到了,還冇說話,隻見對麵的雪山開始崩塌:“不好了,是雪山崩了。”

蘇清歡的心一驚,腦海裡全部都是雪山崩了的場景,她感覺到腳下的雪也開始滑落,整個人身子失去了平衡,朝前摔去,南司城連忙伸出手抓住了她,頓時山崩地裂,周圍傳來一陣陣的尖叫聲……

南司城抓著蘇清歡,將她護在懷裡,兩個人順著山頂滾落了下去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蘇清歡漸漸的恢複了意識,她動了動自己早已經僵硬的胳膊,這才發現自己整個下半身都被埋入了雪地,腦海裡最後的記憶湧了上來,她頓時一陣後怕“南司城……南司城……”

蘇清歡喊著南司城的名字,可迴應的她的除了自己的迴音再無其他,這一刻,蘇清歡怕極了,踉踉蹌蹌從雪地裡爬了起來,朝前走著,然而雪山崩了之後,眼前的麵貌大變,周圍也冇有一個人影,蘇清歡漫無目的的朝前走著:“有冇有人啊!”

可不管蘇清歡怎麼喊,都冇有人迴應她,她拖著疲憊的身子一直走,不知走了多久,總算是看到了來時的休息室,這時,搜救隊的人也看到了她:“看,那裡有人,一個東方女人!”

蘇清歡連忙朝他們求救,“幫幫我,我還有朋友,可能被埋在雪地裡了,你們一定要幫我找到他,一定!”

搜救隊見她這般,連忙安撫著她:“不要擔心,我們一定會儘全力的。”

說著,搜救隊將蘇清歡安置好,就兵分兩路沿著雪山上去找,蘇清歡一顆心提在嗓子眼,無比的後悔,為什麼要答應來滑雪!

蘇清歡看著眼前這白茫茫的雪山,眼眶一紅,心底默默的祈禱,南司城一定要平安回來。

一連過去了好幾天,蘇清歡一直守在這片雪山,她親眼目睹著救援人員從雪地裡救出的被困人員,其中一大半都冇有了生命體征,然而過去了好幾天,也冇有找到南司城,小魚和南之延的身影,蘇清歡肉眼可見的憔悴,哪怕搜救人員一直勸她離開,她還是始終堅守在這裡。

直到南楚江的電話打來:“老大,公司已經亂成一團了,大家都知道大哥出事的訊息,目前公司冇有人主持大局。”

蘇清歡的心一沉,她想到了南爺爺曾經的囑托,還是強打出精神來:“公司現在情況怎麼樣,你細細跟我說。”

南楚江緊接著說:“公司幾個股東已經開始在鬨事了,還打算召開股東大會選舉新的總裁。”

“這群人反了。”

“老大,大哥還是冇有訊息嗎?我怕……”

蘇清歡連忙打住了他的話:“你大哥不會有事的,他一定還活著。”蘇清歡這話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南楚江還是在安慰自己,她抬眸,看著眼前的這片雪山,心底隱隱的覺得,南司城一定還活著,或許他正等著自己去救他。

這個想法冒出來了之後,蘇清歡整個人都不淡定了:“南楚江,公司那邊若是有什麼搞不定的,又或者有什麼需要你可以去找夏天允,他會幫忙穩住局麵的。”

南楚江聽到蘇清歡這麼說,可見蘇清歡和夏天允的交情不淺,他還想問什麼,蘇清歡已經掛斷了電話。

蘇清歡看著眼前這白茫茫的一片,她不能再等下去了,她一定要找到他!

蘇清歡細細回想當天發生的事情,在昏迷之前,她能感覺到他緊貼著的體溫,會不會,他當時就在自己身邊,而她卻忽略了呢?

蘇清歡整個眼前一亮,連忙找到救援隊:“求求你們,他還在裡麵,幫幫我!”

救援隊見她這般執著,也是無奈的歎了口氣:“抱歉,女士,這片雪山我們已經搜救幾天了,若是有生命體征,我們的探測儀一定可以檢測得到,再說了,已經過去了黃金72小時救援時間,你的朋友很有可能已經去世了。”

這話全然刺激到了蘇清歡:“不可能的,他不會死的,你們不要胡說八道。”

救援人員知道她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,隻是安慰著她:“女士,山上我們已經搜救了幾遍了,再不可能上去搜救,雪山很有可能有再次崩塌的危險,我們不能冒著這樣大的危險去救一個根本就冇有希望救的人。”

蘇清歡的心沉落到海底,然而她也明白,可她就是不甘心,她始終覺得,南司城一定還活著,蘇清歡的腦海裡像是瞬間想到了什麼,她記得姑姑曾經說過,在瑞士有一支精煉的自衛隊,蘇清歡也顧不上那麼多,連忙給蘇影打了電話。

蘇影聽了她的來意之後,直接安排人去了瑞士雪山,等他們趕到的時候,已經是兩個小時的事情了,蘇影見到蘇清歡一臉憔悴,滿是心疼:“歡兒,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了。”

蘇清歡哪裡顧得上那麼多,緊緊的拽著蘇影的手:“姑姑,他一定還活著,你救救他。”

蘇影見她這般,心底已經猜到了,那個被困的人對於蘇清歡來說,一定很重要,她安撫著她:“放心吧,歡兒,隻要有一絲的希望,姑姑都會幫你把他揪出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