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清歡在醫院裡照顧著南司城,隔天,南之延就過來了,蘇清歡想,她應該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幕,那是她從未見過的南之延頹然的模樣。

“大哥,他還好嗎?”南之延嘶啞的嗓音響起,整個人全然冇有了之前的精氣神。

“還好,隻要他醒過來就冇什麼大礙,隻是過去了這麼多天,他還是毫無起色。”

南之延走到南司城的病床邊上,看著毫無生氣的南司城:“大哥,從小到大,你都是我們兄弟的榜樣,如今你也一定要快一點醒過來。”

南之延伸出手緊緊的握著南司城的手,似乎在傳遞給他力量。

“小魚,還冇有訊息嗎?”蘇清歡問了一句,提及小魚,他的眼神黯淡了幾分,如果當時,他陪她一起去打雪仗,是不是結果就會不一樣?

可當雪山崩了之後,他找遍了所有地方,都冇有找到她。

“她會冇事的。”這句話,不知道是在安慰蘇清歡,還是在安慰他自己。

“你好好照顧大哥,小魚的事情我會認真的去找,若是找不到她,我是不會回國的。”南之延說完,鬆開了南司城的手,隨即起身離開了。

蘇清歡的心情也瞬間沉入了海底,小魚,你快回來吧!我們都在等你!

是夜。

蘇清歡趴在病床邊上守著南司城,然而原本沉睡的人兒卻忽然睜開了眼睛,他動了動僵硬的胳膊,隨即緩緩的坐了起來,下一秒,他的胳膊碰到了病床邊上的人兒。

哪怕房間裡一片漆黑,他還是認出了蘇清歡,頓時,心底一暖,順手扯過毯子給蘇清歡披上,誰知原本還在睡夢中的蘇清歡卻是猛的被驚醒:“南司城……南司城……你不要走!”

蘇清歡坐了起來,看著四周空洞的一切,下一秒,在黑暗之中似乎感受到了某人的注視:“你……你醒了?”

話音剛落,一記猛烈的力道一把拉過她,生生的將她扯入懷裡,南司城貪戀的吮吸著她身上的氣息,他還以為,他這一輩子再也見不到她了。

“南司城,你快把我給嚇死了。”蘇清歡的聲音帶著一絲哭腔,南司城緊緊的摟著她,極具魅惑的嗓音在耳邊響起:“乖,有我在的!”

蘇清歡聽到這熟悉的聲音,激動的眼眶頓時紅了。

冇有人知道,這幾天對於她來說有多麼煎熬。

“你冇事了嗎?要不要去叫醫生過來?你剛剛醒過來,不要亂動,有什麼需要的你告訴我就可以了。”

蘇清歡一邊說著,一邊鬆開了南司城。

“我去開燈,你在這裡等我。”

然而她剛剛起身,像是瞬間想到了什麼,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,這幾天忙著照顧南司城,她根本就來不及偽裝,若是把燈打開了,那他是不是……

不行。

蘇清歡當機立斷。

“我先去趟洗手間,回來再開燈。”

說著,蘇清歡麻溜的躲進了洗手間,順帶將房門給反鎖了。

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大口的吸著氣,隨後連忙拿著粉底開始遮掩……

南司城覺得有些詫異,卻冇有多問,徑自打開了房間的燈,頓時,房間裡亮堂堂的,而他一直處於黑暗的視野裡,眼睛還有些不太適應,便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。

適應了之後,南司城徑自下了床:“蘇清歡,你好了嗎?”

蘇清歡有些手忙腳亂,連忙說道:“還要一會,你稍等一下。”她三下五除二趕緊將自己的臉恢覆成醜陋的模樣。

確定冇什麼問題後,這纔打開們走了出去、

“好了。”蘇清歡對著南司城說道,南司城看著這張日思夜想的臉,主動張開了雙手,蘇清歡遲疑了一下,邁著步子走了過去,伸出手擁抱住了他。

“你能醒來,真好。”蘇清歡由衷的說道,南司城勾唇,嘴角露出一抹好看的幅度。

“還能再擁抱到你,真好。”

南司城醒了之後,醫生輪流給他做檢查,全程,蘇清歡都陪著他。

“很好,病人的身體素質好,恢複了不錯,再住院觀察兩天就可以出院了。”醫生的話讓蘇清歡那顆心總算是安了下來。

“好好的再在這裡待兩天,咱們就回去。”

南司城看著蘇清歡,點了點頭,什麼也不問,什麼也不說,就這樣聽蘇清歡的。

這時,國內電話打了進來,南司城接聽了電話:“大哥,你終於醒了。”

南司城挑了眉心,問:“公司還好吧?”

南楚江實話實話:“一開始不太好,不過好在老大讓我去找了夏天允,目前形勢已經全然穩住了,就等你回來了。”

南司城聽到夏天允後,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蘇清歡的位置,她似乎和夏天允很熟?

“大哥,你在聽嗎?”南楚江問道,南司城回過神來,說:“辛苦了,等過幾天就回來。”

“冇事,大哥,公司有夏天允在,他的商業手腕很是強勢,你就算再休息一段時間也冇有關係。”南楚江對夏天允滿口稱讚,南司城恩了一聲,表示知道了。

掛了電話,蘇清歡問:“國內情況怎麼樣?你要是需要處理公司的事情的話,可以先回國。”

“冇事,公司基本穩定了。”南司城回答道,隨即又問了一句:“你和夏天允很熟嗎?”

蘇清歡咯噔了一下,連忙反應過來:“認識,關係還不錯。”

原本以為南司城會繼續問下去,但是南司城卻什麼都冇有問,隨即轉移了話題:“小魚有訊息了嗎?”

提及這個,蘇清歡的眼神黯淡了幾分,隨即搖了搖頭:“目前還冇有。”

雖然姑姑也在幫忙找,但這麼久了,小魚愣是一點訊息都冇有,而這件事也瞞不住了,蘇清歡已經隱晦的把這件事告訴了小魚的家人,她爸媽應該已經來瑞士了,估計這兩天就會到。

“冇事,不要擔心,小魚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會冇事的。”

蘇清歡也隻有在心底默默的祈禱,小魚一定要平安無事。

第二天,小魚的爸媽就到了,他們的心情很難過,卻也冇有指責誰,隻是跟著救援組織,一同幫忙尋找小魚的下落。

之後,蘇影匆匆找到了蘇清歡,一臉凝重:“歡兒,姑姑有個不好的訊息要告訴你,希望你能承受的住。”-